糟糕便利店(共情桃子)

糟糕便利店

1、桃子
“吃了这个桃子就可以达成共情能力百分百……”
……
在打打杀杀的音效之外,手机那头的北枳忽然出声,“谁在说话?”
我沉浸在游戏当中,“这他么打的什么,送人头比饿了么还能送。”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的问句,“谁谁在说话?哦,我室友。”
“你这新室友相处得还行?”
趁着英雄挂了的当儿,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冰箱前踌躇的李黛,她双手高举至脸庞面前,捧着一颗刚从冷藏柜里拿出来还冒着丝丝冷气的水蜜桃,仿佛在朝圣似的。
我说,“就那样,除了神神叨叨,其他还行。天天加班倒是真的,我睡得已经够晚了,她还能每天在我将要睡觉的当儿回来。”
“那岂不是一两点了都?”
“是啊。要不是缺钱,我用得着找一室友给自己添堵。”
北枳说,“你这钱真不经花,你典当掉的那什么,也就够你两年房租。什么玩意儿来着?”
“哎等会儿,后裔跑来中路打麻将呢?”问句我倒是听见了,只是没空搭理他。余光撇见李黛如临大敌般接起铃声大作的电话,急忙出门上班去了。
不知过了几个小时游戏告一段落,摔了手机这才发觉口干舌燥,冰箱里瓶装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告急,也就还剩一颗水嫩新鲜的蜜桃能止点渴意,一口咬破表皮,汁水冷不防迸了出来,差点搞出一桩料理台惨案。与之而来的香甜气息盈溢整个厨房,让我片刻恍惚。
过了会儿我看了下时间,1点47分,现在出门还能赶得及便利店的午班。
北枳传来的语音特贫,“破天荒了啊,咱们成引蔓今天竟然提前去上班了?是什么让你有如此觉悟?”
废话,除了生活还有什么!
靠着一笔意外之财过了两年荒度的日子,不工作、不社交、自由自在的活法总也有妥协的时候。两周前偶然发现余额仅够交半个月房租,我赶忙把剩下一个居室租了出去。房租搞定了,生活费依然需要解决。但是让一个两年不工作的人突然朝九晚五,且不说企业看不看得上我,就说这时差吧,也能把我折腾得够呛,于是先找了个附近的便利店上上午班,勉强应付得过去就成。之后怎么过,再说吧。
2、店长
门口风铃叮当。店长一手拿着手机,抬头正要挂上招牌笑容,一看是我,瞥了一眼门口的挂钟,这才放下了嘴角。“引蔓你今天倒是蛮准时嘛。”说完这话之后,她才继续讲电话,语气似乎有点焦灼。
我对镜扎高辫子,整理制服,依稀通过语音内容辨认出她是在和另一位本应今天休假的员工通电话。
“你晚上真的不行吗。小帆晚上有聚会,来不了。谁?她啊,你也知道的,咳。那好没事你休息吧,我再想办法。”
店长方才话中语气陡转的“她啊”,运用一下排除法也能猜到是在说我。我怎样?有话当我面讲啊,互通暗号算什么本事?就我这直来直往的性子,刚想不满地一问究竟,谁知说出口的话却成了,“店长,你晚上有事上不了晚班是吗?我来吧,我住得近。”
店长一脸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惊恐地看着我,“你可以吗?可是你之前不是说坚决不上晚班吗?”
可以你个头!本来午班从下午2点到晚上8点就已经足够让我累散架了,再撑到凌晨4点我哪儿能捱得住啊!
“我可以的,这也是我的职责嘛。”等等,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说话不受内心控制?
店长松了一口气,表情如释重负,“那好,我和你交代一下注意事项,一会儿赶着回去,家里有事,真的是太谢谢你了引蔓。”
我晕乎乎地听完了这繁琐到让人头疼的交班事项,勉强记了六七分。眼下比交班更重要的显然是另一件事,我得再验证一下!
3、失业男
来了两个买冰淇淋的女中学生,打了西瓜味的甜筒递给她们,除了买单之外没有其他对话。验证失败。
来了位美艳的卷发女士,手指修长利落地指了包烟,麻利结账走人,徒留一室浓郁香水味。验证失败。
来了群避暑的游客,乌泱泱拥了进来,各花入各眼地挑了一排冷饮,话倒是说了一箩筐,只可惜都是在和同伴商讨稍后的行程,全然没有一句是留给我的份儿。验证再次失败。
一个下午,净干些结账买单整理货架的事,像方才和店长对话时的违心行为,竟没有再发生过。
临到了五点,推门而进一位衬衫西裤的男士,手上握着一件皱巴巴的黑色西装外套,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子,看样子是酷暑难耐。他拿了瓶冰水,结完账之后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坐在橱窗前,对着街景,轻轻叹了口气。他后背的白衬衫被汗水浸透了一片巴掌大小的水渍,西装外套从椅背滑落到地上,他又叹了口气,没有留意到身后的细碎动静。
我从柜台后面绕向前。等等,我为什么要走向他?他衣服掉了关我什么事?还未等我阻止这行径,我的身体已经先我的心一步了。弯腰捡起外套,顺带还拍了拍落灰。
“先生,你的衣服掉了哦。”
兴许是过于沉浸在自己的哀矜当中,这位衬衫男似乎有些被我的出声所吓到,“……谢谢。”他索性把衣服随意对折,放到了桌面上,仍是紧锁着眉头。
“你看上去很苦恼呢,是工作上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喂喂,我发誓这句话不是我本意!
他迟疑了一会儿,眼神从游离四周到注视着我,这感觉着实让我感觉有点不妙。
“公司生意不景气,上个月通知要裁员,说是这一个月内业务能力最差的后五名必须得自觉地退出公司,今天就是公布的期限了。”
“就是今天了吗?”我还搭这个话干嘛!
衬衫男缓慢地点了一下头,“等我回去公司,六点开会就要接受死刑了。”
“为什么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也许不是你呢。”
“肯定是我了,我又不像其他有些关系户,我只能靠自己。这一个月来我跑遍了手头上的所有客户,没有人要下订单。刚才有一家公司,我甚至还没见到业务部经理被保安赶出来了。还有最后一家公司,我都没有勇气去了。”
我拜托了,这位从脸上沟壑也能看出是工作十年以上年限的人了,怎么比我一个两年无业游民还天真?我都听出来这是公司裁员的好听说辞,说什么再宽限一个月,我可去那些资本家的吧,这摆明了压榨员工最后一点价值,让他们更拼命跑业务,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还真能成一个订单呢?
“这不是你的问题,是现在整个环境都不景气。更何况,你还有最后一家公司呢。时来运转,否极泰来,你都已经接受这么多次失败了,现在正是时候翻盘了。”
不知道现在谁掌控着我的口舌,我只想说,可别害人了吧。劝人家再继续踮踮脚尖努努力,不如劝人家多看看劳动法干翻这家卑劣的企业!
衬衫男眼睛忽闪了一下,“真的吗,还有一个小时我真的可以做到吗。”
“不要浪费时间,快去,你一定行!”
衬衫男一扫来时的倦态,又买了瓶冰水灌下肚,咕嘟咕嘟的吞水声似乎象征着他的决心。拉开便利店的大门,他又孤注一掷地问我,“倘若最后一家也失败了呢?”
夏日热浪随着这半开的门疯狂翻涌入内,如同我说出口的发烧胡话,“如果不行,你就回去告诉你总监,公司这么多人,多少人来着?”
“二十三个人!”
“公司二十三个人,比二十二条军规还多一个人,就算再怎么不景气,也一定能重振山河。只要齐心协力,一定能抵挡大环境!”
他重重点头,大跨步重新走进了烈日中。
我在心中默念,保重吧大哥,这鬼话你也信,那就等着接受社会的毒打吧。
4、小鬼头
刚才发生的一切也不过十来分钟,我却仿佛看了一场跌宕起伏的戏。两个小时前我还想通过和陌生人的对话来确认这一怪现象,现在我能肯定了,我的行为真的不受我的心控制!可是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呢?我正打算从今天起床的那一刻开始复盘做过的事,门口风铃又一阵响。
是个约莫十来岁的小学生。这么小的小鬼头,总归不会有什么差池了吧?祈祷他买完就走,不要多说一个字,不要多呆一秒钟!哦不,他点了满满一碗关东煮,并且又在窗前的座位坐下了。
“叮!”小鬼头刚才点的香肠熟了,我用纸碗装上,拿去给他,“刚烤熟的,小心烫哦。”提什么醒,都上小学了,会没有这个常识吗!我正懊恼地要转身走回柜台,小鬼头忽然说,“你讲话好像我妈妈。”什么你妈妈,搞清楚,我分明是当你姐姐的年纪!
“那你的妈妈肯定是最爱护你的那个人。”
“可是,要是妈妈不逼我做这么多事就好了。”
OK fine,就到此为止好吧,不管我身体里这个人是谁,咱们转身走吧,别再搭话了成吗?然而……“她逼你做什么事了呢?”
“她总是让我学我不喜欢的东西,比如象棋,萨克斯,还有画画。每天课都排得满满的。明天还得上作文课呢。”小鬼头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流露出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丧气表情。
“作文课是不是特别不好玩呀。”我快被这轻声慢语给恶心吐了。
“巨无聊的!上节课让我们描述下雨天,我写了个艳阳高照的暴雨天,天地一片昏暗。十几个同学,老师就骂了我一个,问我是不是在写科幻小说。”
废话吗这不是,换成我是老师我也会骂,瞎编也得讲究事实依据啊。然而说出的话却成了,“太过分了他,还是为人师表吗!小孩子的想象力应该被无限鼓励!世界这么大,肯定有某个地方在下着黑暗的太阳雨!”
小鬼头崇拜地看着我,“对嘛对嘛!”看得我内心汗颜。
“既然这么不好玩,那就翘课嘛,反正一个班这么多人,少你一个又不会发现。去做好玩儿的事!”
“这样可以吗。”小鬼头自问自答,“那我想去科技馆,我朋友们都去过了,说里头有瓦力和格鲁特,还能扭扭走路和说话呢。”一讲到科技馆,小鬼头的表情终于生动起来,手舞足蹈差点掀翻了一碗关东煮。
“那就明天和朋友们去吧!”
小鬼头瞬间黯然失色,“可是我……”
我用鼓励的语气示意他说下去,“可是什么呢?”
“可是我没钱,妈妈给我的零花钱就只够我每天吃饭,她不会多给我的。”
内心的我瞬间气结,那你还好意思点这么一大碗全是荤的关东煮,不懂开支节流,反而大手大脚!活该去不成科技馆!
“那她是还蛮小气的哦。”这不妙的预感又来了,“去科技馆要多少钱呀,姐姐给你。”喂!这就真的过分了啊,不仅让我出卖内心,还要让我损失一笔钱?喂喂喂!
来不及了,小鬼头已经拿着我的钱蹦蹦跳跳地走了,连关东煮也不要了,剩了一大半迎头受冷风吹,不一会儿就成了字面意义上的残羹冷炙。
5、还是桃子
被冷气兜头一浇,我可算是回忆起来今天来便利店上班之前我都做了什么事了。就三件事!起床、打游戏、吃了个桃子!前两件事都是我的日常,只有最后一件事情是与以往不同的变量。哦对了,李黛那时候还说什么来着,什么桃子?
我本打算发信息问李黛,刚敲了几个字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直到第三个电话,她才接起。还未等她出声,我先直呼其名,“李黛!你老实说!”李黛打断我的话,“可不可以等我下班回家说,我得加班。”
我抬眼看时间,这还没到六点,我得等到什么时候?“你先回答我,你的桃子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李黛有些心不在焉,似乎是在一边手指翻飞敲键盘,一边回答。“什么桃子。哦冰箱里的……”冷不丁键盘声停,她反问我,“桃子你吃了?”
“对,我吃掉了,结果我这一整天都遭遇了些什么,满口胡言,连篇鬼话!”
“所以你意思是,我早上没吃?”李黛顾左右而言他的态度简直要让我抓狂。
“对,你没吃,你接了个电话就出门去了,那桃子好端端地放在冰箱,被我吃掉了!”
“所以我可以拒绝他们了?谢天谢地今天我不用加班了,一会儿就去找你,你在便利店吗?”
李黛挂电话前我还依稀听到她对同事说,“汪姐,这活你自己干吧,这不是我份内事。莫哥,报表你自己跑吧,分分钟的事用不着我……”
6、多情女
我本打算关店等李黛来,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然的话,指不定一会儿又来个什么人,我又得说出什么迷糊话,干出什么荒唐事。
估计墨菲定理就是在这种场合之下应验的。正当我走到门前打算上锁,有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冒失地闯了进来,“请问有垃圾桶吗?”
垃圾桶刚从柜台后面推了出来,瞬间就被一摞浸满泪水鼻涕的纸巾给堆满了。那女孩又哭腔连声,“请问有纸巾吗?我还没哭完……哇啊啊啊呜呜呜……”我拆开一个卷纸递给她,显而易见,这比小包纸巾更适合最大化她的情绪。
奇怪怎么今天所有人都钟情窗前这个位置?那女孩趴在桌前抽噎啜泣,肩膀耸动。约莫十来分钟才渐渐稳定下来,这期间她的哭声替我赶走了若干顾客,倒也算是美事一桩。只是,等她抬起头和我对视,事情就不再这么美了。
“我失恋了。”
为爱所困,多么永恒的主旋律啊。可以理解。
她又说道,“失恋给了两个人。我的好朋友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了。”
常见的电视剧戏码和桥段,的确可以理解。
“这也太让人难过了,一下失去了两个重要的人。”那个善解人意的虚伪人格又开始发言了。
“不,你不懂,”那女孩说,“不仅仅是重要,这两个人我都喜欢,而我现在才明白。我和她不仅仅只是想当朋友。”
等会儿,所以这是心中脚踏两条船、而这两条船还像草船借箭里的船一样绑在一起共进退的意思?我不太能理解!
“我懂,喜欢一个人不分性别,不分形式,不分友谊爱情,毕竟歌词里都这么唱,能成为密友大概都带着爱。”
“是的,可是我明白得太晚了。”说着,她又哭了起来。“她曾经陪我淋雨,他曾经陪我聊天十三个小时,她曾经帮我对付欺负我的人,他曾经站在山顶大喊我的名字,她曾经和我凌晨走过长安街,她曾经说我永远是她的小美人鱼……”
她的回忆越说越离谱,更何况,到底说的是哪个ta?男的他?女的她?好想喊停,另一个我却不允许。
“你好像很喜欢他们呢。”
“再喜欢有什么用,现在是我退出的时候了。”
“谁说你一定要退出呢?既然彼此相爱,为什么不一起快乐?”
她迷茫地看着我,“快乐?一起?”
“是的,你不是要拆散他们,而是要加入他们的!”这台词真是糟糕得如同古早八点档的伦理片,然而更糟糕的是,“来,给你便利店调酒,喝下去你就有勇气告诉他们你的真实想法了!”
平常工作中的我懒得要死,怎么这会儿手脚这么麻利,三两下就把酒和饮料从货架上扫下来,还鼓捣出了四五种组合酒。
多情女痛饮一瓶柠檬茶伏特加,语气越发笃定,“没错,我爱他,也爱她,我要和他们在一起。”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把各种调酒饮下肚,然后趴倒在一片狼藉的桌面上,一动不动了。
酒量这么差到底为什么要接受陌生人的劝酒!
7、李黛
再次托多情女的福,酒气熏天的便利店,酒醉昏睡的女客人,看上去就是大写的危险,后面遇到的那些客人都正常多了,买了物品不再逗留,很快就离开。
七点十三分,我等到了李黛。
她目光撇向还在沉睡的多情女,“她?”
我不耐烦道,“不重要,桃子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天我快疯了。”
李黛后背靠在冰柜上,不紧不慢地拧开瓶盖,神情放松。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流露出这般神情,前两周的她满脸写着焦躁和紧张。
“那是共情桃子,我在一家水果店买的。”
我很快明白她的意思,但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了之后能和别人共情?”
“对。卖水果的老奶奶是这么说的。如果遇到正在遭受困扰的人,就能够设身处地地感受到他们的痛苦,并且尽自己可能为他们解决麻烦事。”
“你嫌自己的人生太简单了要开启hard模式吗?你买这玩意儿干嘛?”我简直快要出离愤怒了,如果不是出于利益,我难以理解李黛的初衷。
李黛自嘲地笑了一下,“一开始我买桃子,是因为我想和总监搞好关系,因为她决定了下半年谁能升职到小组组长。我想如果我和她共情的话,就能感知到她现在的苦恼,比如说家庭、小孩。如果能和她私交不错,也许她会考虑我升职的可能性。”
“然后呢?”
“然后她那一周出差去了。”
“所以你共情到别人身上去了?”这真是出乎意料的发展。
“对,结果就是我听了一堆办公室同事乌七八糟的私事,这个人要接小孩下幼儿园,那个人要照顾生病的婆婆,还有人家里欠了巨债不得不做私活补贴家用。”
那么接下来一切就很顺理成章了,“所以你统统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天天做分外的工作,永远下不了班?”
李黛说,“没错。可怕的是,老奶奶说桃子的效用期限不能保证,有的人自身共情能力强的话,可能会效力会叠加,持续一周甚至十天。而也有的人可能二十四小时就失效。我就是属于前者,遭受了长达一周的痛苦,无论如何都拒绝不了别人。渐渐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越来越多人觉得我软柿子,什么活都交给我干。”
“既然这么痛苦,你今天上午还想再吃一个桃子?”
“因为这周总监回来了,我想再试一次。今早太匆忙,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吃过桃子了,直到你告诉我。”李黛往前朝我走一步,“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会误以为自己说不出拒绝的话,依然只能违心地答应任何人的无理要求。也是在那一刻,我终于意识到,我受够了这一切,我再也不想和任何人共情了。承担别人的心事很累,收拾别人的残局更累。”
终于搞清这一切的我有气也发不出来,因为具备共情能力的我得以他人的情绪为先,不允许宣泄自己的怒气。
“那你升职无望了?”
李黛耸耸肩,“如果让我用喘不过气来换,那我不要了。”李黛双手绕到我背后,解下围裙腰带,系到自己身上,“给你赔罪,今天我给你打工!”
既然如此,我也就随李黛去了。她在货架柜台忙前忙后,我为了避免和其他任何人接触再惹出什么麻烦事,躲到储物间看闲书打游戏,不知什么时候睡倒在了一堆膨化食品旁边,李黛来喊我起床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而昨夜买酒醉的多情女也早已不见踪影。
回到家还没来得及进卧室,我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8、有心水果店
醒来时身上披着一件毯子,面前的茶几摆放着牛奶面包,以及一张便利贴,那是我凌晨清醒时分问李黛水果店的地址,她写给我的。
有心水果店。姜桂街余辛巷77号之3。
这熟悉的名字唤起了我两年前的回忆。那是我曾经典当的地方,幽暗,潮湿,充满腐烂的味道。交易之后,店铺老妪说我将会按照约定忘记这个地址,除非有其他人为因素让我再度解封记忆。
我从地上捞起手机,屏幕显示便利店的店长来过几通电话,也发来了数条消息,从感叹号的数量可以推测出,店长的情绪从客观的陈述逐渐过渡到失控的发泄。
“引蔓,你醒了吗?有个中年男子说找一个扎高马尾的女生,就是你吧,他留了口信说被辞退了,说所有人都觉得他可笑又傻*。” 
“引蔓看到消息接我电话。又有人来找你了!”
“这家长说你教唆他小孩逃课,还和他做了非法的金钱交易!”
“接电话!!!人呢!!”
那之后店长索性不再打字,而是留下一个匆忙录下的五秒钟视频,背景是在熟悉的便利店内,人影晃动,影像模糊,一片嘈杂中只听见有个声音说,“你叫她出来,监控呢?信不信我告你们这…”
我正算再看一遍视频,店长的电话又打来,气急败坏地说,“成引蔓,你昨天都做了什么好事!你现在立刻给我过来店里,现在三个男男女女在店里闹事,情感纠纷也要来凑热闹?诶,你们不能砸酒瓶!”
昨天的那些人无知轻信又愚蠢,别人随便灌几句毒鸡汤就能上钩,全然没有一点判断力,明明是自己搞出来的破事,为什么要我负责?
在哐当碎裂声中,我果断地挂掉电话,并且把店长的号码拉黑,这样她再也找不到我了。这一举动出现,我立刻意识到,共情桃子在我身上失效了。二十四小时,很明显我就是李黛所说的那种自身缺乏共情的人。
我喊北枳上号,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聊天,“便利店你就不去了?”
“谁爱去谁去吧,一小时十八块钱的工作,不要也罢。”
“那你下个月生活费怎么搞。”
我得意洋洋地说,“我已经有办法了。”人逢喜事精神爽,我又拿了一个人头。
“喔唷不错嘛,有在偷练。所以是什么办法,说来听听,我也学一下。”
“我找到典当行了。只要再典当掉一样东西,我就又有两年生活费了。”
“典当掉什么?”
“什么都可以啊,羞耻心,虚荣心,只要是我有的心,都可以拿去换钱。”
好胜心卖给赌徒,羞耻心卖给高官,虚荣心卖给懦夫,自尊心卖给舔狗,至于清醒,给酒鬼倒是不错的买卖。
北枳恍然大悟,“对哦,我想起来了,前两年你典当掉的,是你的同情心。”

后记:灵感来自某个加班到没有地方觅食的晚上,在思北路口某家便利店啃着三角饭团和关东煮,瞎猜着,上夜班的店员们是不是见过许多都市人的深夜心事呢?

? 版权所有 转载请联系 

葛有闲
一个脸上写着情诗的路人
?

糟糕便利店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