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君武:小草(自传体散文之一)

小草(自传体散文之一)
文/李君武
风可以吹弯草,但无法折断那傲立人间的筋骨
——题记
记得小时候,父亲曾找人给我算过卦,说我聪明伶俐,踏实肯学,必定能考上大学,最终学业有成,走上自己理想的工作岗位。谁曾想算卦的话没有应验,我读书虽然成绩一直优异,但是只读了初中就辍学了,高中都没有上过,更别提上大学了。离开学校以后,我踏入了出外打工的道路,进入了建筑大军这个行列,来到社会的大熔炉不断地磨练着自己。如今,我已是不惑之年,这期间,经历了多少酸甜苦辣,多少艰辛不易,只有自己知道。生活本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无论生活以什么方式对待我,我依然会微笑着去坚强面对。我一直把自己当成一棵及其顽强的小草,纵然承受着风吹雨打、脚踏寒霜、野火焚烧……但我不会屈服,不会退缩。不惧风霜寒,难阻步前行;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经历了这一切的洗礼,我这棵平凡的小草会更加傲然伸展,用那抹生命的新绿,为生活增添着希望的色彩……
一、辍 学
初中三年勤寒窗 成绩优异不负望
谁知人生多波折 无奈打工去远方
一九八五年,我以优异的成绩从小学考入吉家庄中学,开始了我的初中学习生涯。那时候我的家庭条件比较贫寒,家里日子过得很是清苦。当时在学校食堂买饭吃是需要先用粮食去粮库换了“凭单”,然后拿着“凭单”去学校兑换了饭票,再用钱买了菜票,这样才可以在食堂购买饭菜。我记得那时候我家的粮食都不够吃,每年都要靠和别人借粮食来度日。我三姐那时候刚刚师范毕业,参加工作当了老师,她就把自己的粮食和钱节省下来给我用,还给我买了一辆自行车和一块手表。我深知自己的学习机会来之不易,所以我更加努力地去学习,在每次考试的时候我都是名列前茅,也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认可。
三年的初中生活很快就过去了。在中考的时候,由于我酷爱体育运动,所以报考了师范体育特长班。记得当时师范学校从我们县100多名报考体班的考生中初步筛选至25人,然后最终录取8人。我当时的考试成绩是第三名,可是却没有被录取。后来才知道是被人家有关系的顶替了我的名额。我心里非常生气,根本想不通为什么考了好的成绩却不能被录取,这念书有啥用呢?三姐和我说让我再复读一年,凭我的成绩,明年肯定还能考上。可是这样的结果对我打击很大,使我非常灰心。况且我的家庭生活本来就非常拮据,妈妈也经常犯病还需要买药吃。我又想到如果继续复读肯定还得三姐供我上学,对我姐也是很大的负担。所以我带着满腹的气愤和不甘,跟随当时在北京打工的哥哥干活。就这样,我结束了自己的上学生涯,踏上了外出打工的道路……
二、打 工
打工路上不畏难 泪与汗水淌心间
勤学苦练多磨砺 阳光驱散阴霾天
刚开始来到工地的时候,大家都拿我打趣说:“看你这个小瘦猴子,哪能干得了工地的活呀?赶紧返校念书去吧!”我执拗地说:“别看我是小瘦猴子,我有劲着呢!我啥也能干得了!”第二天,我被工头安排和大家一起去挖沟。大家来到工地上,地面上已经撒好了灰线,工头交代说是要挖一条长30米、宽4米、深3米的沟。大家开始分头忙碌起来,我也拿起“洋镐”开始沿着灰线刨挖起来。在大家挖了刚有40厘米深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一层异常坚固的三七灰土基础,这面层太硬了,使劲挥起的洋镐落在层面上,只留下一个小白点。有经验的工友想出了好办法,找来了一堆铁錾子,用大锤把铁錾子成排得打在基层上,这样就可以一块一块得来进行分解。我抡起大锤,开始学着别人的样子打工友手扶着的铁錾子。刚开始的时候我还能准确的砸在铁錾子上,不一会儿功夫我只感觉自己的胳膊发酸,挥动的大锤也失去了准头,好几次差点砸到了工友的手。工友说:“小屁孩,还是你来扶,我来打吧!”我俩互换了位置,我扶着錾子,工友的大锤落下来,震得我的虎口发麻,好几次在大锤落下来的时候我都差点没扶住。工友说:“你得扶紧了啊,要不这样容易砸了你的手!”吓得我赶紧双手紧紧地把住铁錾子,虽然手被震得生疼,我还是稳稳地将它扶住。大锤“咣咣”地落下来,一锤一锤地砸在铁錾子上,透过我的手臂,也好像砸在我的心里。一天的工作下来,我的衣服不知道湿了几回又干了几回,衣服后背上留下了一层白白的汗渍。晚上躺在被窝里,浑身酸痛,感觉身体就像散了架,没有一点力气。可第二天我仍然坚持起来上班,还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就这样,我们整整干了一个星期,终于把这条沟挖好了。工友们见我干这么累的活从来没有叫苦,没有喊累,都竖起了大拇指说:“你这个瘦猴子还可以啊,挺能坚持啊!原以为干这几天重活会把你累得受不了不想干了呢!”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我哥和工头以及工友们商量好的,让我一来就干很累的活,想让我受不了这样的苦而放弃,重新回去读书。这原来是哥的一片良苦用心。
哥再次劝我复读,我执意不肯。哥最后一看实在说不动我,也没有办法。就和工头说了让我和哥他们一起干钢筋活。一开始我和师傅们学习手工打箍筋,就是用一个特制的钢筋扳手把一根直钢筋弯曲成正方形或是长方形的封闭箍筋,这是用于柱子或是梁上的一个构件,用来形成钢筋骨架的。我感觉这种工作没有多少难度,只是一个熟练的过程,没两天我就能非常熟练且快速的掌握了这种技巧,而且做出的箍筋非常规矩平整,受到了工头的表扬。
在工地上,我发现技术员以及工长们手里拿着图纸,比比划划指指点点得很是威风,我于是也有了想学习看图纸的念头。可是那时候图纸不是随便给工人们看的,技术人员只是手绘一个小小的草图拿来指导工人施工。我记得当时我们的钢筋工长姓石,这个人挺爱喝酒。于是我就买了他爱喝的二锅头给他送去,每天我给他打上饭,他吃完饭我给他洗碗。他脱下的脏衣服,我都拿去给他洗了。我就像他的一个小小勤务兵,就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趁他喝酒喝得高兴的时候,就和他提起来想看看图纸。他答应了我,但是告诉我只能借我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必须给他还回去。我高高兴兴地把图纸拿回宿舍,铺开以后用心去看,但是好多地方根本看不明白。想着第二天早上就得送回去,怎么办呢?后来我想到我可以把这图纸参照着画下来,然后我就可以慢慢看了,有不懂的也可以自己慢慢琢磨。我找来了纸和笔,一夜没睡,把借来的图纸都画在了纸上。虽然一宿未眠感觉很疲惫,但是心里很兴奋,暗暗窃喜,终于可以学习看图纸了。就这样,白天我去工地干活,晚上我就琢磨图纸,再拿上工长发给班组长的钢筋下料单进行对比,慢慢的我就学会了钢筋抽样这项技能。
工地上有个同乡工友,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大名,大家都叫他“二红眼”。这个人很是聪明,能说会道,也非常喜欢搞个恶作剧。那时候我刚去工地,对很多事情都不熟悉,也不知道一些施工操作有什么危险,我就被他捉弄了一次。他见我每天晚上自己在那里琢磨着学习看图纸,就和我说:“在工地上需要学习的技术太多了,你不光要学会看图纸,还要学会电焊这门技术,这是技术工种,学会了以后可以挣高工资的。”我听信了他的话,他让我第二天和他学习电焊技术。他告诉我,他在用焊条打火得时候,让我必须用眼睛盯着看,看他如何打火,看焊条如何摆动。我说人家看电焊不都是戴个面罩吗?他说:“带面罩你能学会手艺啊?戴面罩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于是,我在他焊得时候用眼睛死死盯着,虽然感觉那强光及其刺眼,但我依然坚持看着,为了学艺就不能怕苦。结果,悲剧了!到了晚上,我的眼睛疼得就如同里面塞满了沙子,睁开眼合不上,闭上眼就睁不开,一个劲地流泪,那种滋味太难受了!哥问我咋回事,我和哥说了“二红眼”让我和他学电焊的情况,气得哥直说“二红眼”是个“大坏枣”,把他一顿好骂!可是骂了他也减轻不了我的痛苦啊!“二红眼”看我那么难受,确实也感觉自己玩笑开得有点大,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第二天到处给我去找哺乳女人的奶水,据说被电焊闪了眼睛,点上奶水可以缓解。后来他找来了奶水,可是我点上以后感觉毫无用处。就这样,我的眼睛整整疼了三天才有所好转。
干够了一个月以后,我领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笔工资,日工资是4.5元,一共领到工资135元。当我从会计那里接过装着工资的信封,心里很是激动。这是用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力气挣来的钱,我也深深体会到挣钱的不易。我留下了自己的生活费,把其余的钱都汇给了家里。想着我挣的钱能给母亲买药,也能贴补家用,心里很是欣慰。
转眼到了中秋,工地上给我们放半天假,还给大家发了月饼和苹果。晚上,同乡的工友们围坐在一起喝酒,共度中秋。那天,我正好也收到了父亲写给我的信,叮嘱我干活要注意安全,说家里一切都好,让我不要惦记。我透过工棚的窗户,望着窗外那一轮明月,想起家乡的父母,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起了在家的时候和父母一起过节,母亲会把西瓜切成好看的花篮形状,把水果都装好了盘,我会端着送到院子里摆好的桌子上。母亲还会煮上一把带着叶子的毛豆角,说是给月亮上的小白兔吃的。最后再放上一个大大的“照月饼”,这个“照月饼”代表团圆的意思,是要全家人分开吃了的,即使家人不在,也要分好份留着,等着回家吃属于自己的那一份。然后就是上香烧纸,跪下拜月,让月亮保佑农家丰收安康。“兄弟,吃饭了!”哥哥的一声喊,把我的思绪从遥远的家乡拉了回来。“二红眼”笑嘻嘻的逗我:“小瘦猴子,想妈妈了吧?来吧,喝点酒吧,喝了酒以后就好了,啥也不想了!啥好也不如酒好!”说着,他拿起酒杯,给我倒了一杯酒。我端起酒杯,放到嘴边尝了尝。“好辣啊!”我一边叫着一边吐了吐舌头。“喝,再继续喝就不辣了!来,大家一起干杯!”“二红眼”高高举起酒杯说道。“干杯!”大家的酒杯碰在一起,一饮而尽。大家一起喝着聊着,诉说着对家乡亲人的挂牵与思念。突然我发现“二红眼”的眼睛更红了,而且眼里还闪着泪花。我就问:“二哥,你怎么哭了?是想家了吗?”大家也共同起哄:“二红眼想媳妇了,没出息,哭喽!”只见“二红眼”用手抹了一下眼睛说:“我怎么会哭呢?我眼睛本来就是红的,所以才叫‘二红眼啊’!来啊,喝酒啊!”大家的酒杯又碰在一起!其实,我深深地懂得,在此阖家团圆之际,远在他乡的游子那种刻骨思乡之情有多浓烈!我也随着他们一起喊着,喝着。就在那个中秋之夜,那是我第一次喝酒,也是我第一次喝醉了酒……
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我慢慢的学会了看图纸,也学会了钢筋算料。到了另外一个工地的时候,工头安排我当了班组长,带领工友们干活。我也非常勤奋,每天早早的在工友们之前起来,先去工地上了解好当天的工作内容,具体需要怎么去合理安排大家的分工都做到心中有数。安排完工作后我就来回巡视检查,以免大家工作出现失误纰漏。有一次,我正在外架子上检查转角墙体钢筋的垂直度,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探头板”,直接从四楼上掉了下去。万幸的是,我刚好掉到地面的大沙堆上,我被松软的沙堆缓冲了一下,竟然安然无恙,只是头上磕了一个大包。当我们的钢筋工长“老叶”和工友们气喘吁吁地从楼梯跑下来的时候,我早已自己站了起来。“你没事?”老叶抹着头上的汗水好惊讶地问我。“嗯,没事,就是吓得我腿有点软!”工友们过来把我从沙堆里带出来,我活动一下手脚说:“没事,叶工,都好好的呢!”“哎呀!没事就好,天呐,吓死我了!”我要继续上楼去坚持工作,“老叶”说啥也不让我去,说是我受了惊吓,非让我休息半天。由于我勤快肯干,踏实不怕吃苦,工头对我很是满意,到年底的时候居然给我发了100元奖励。我用这钱给父母买了一台录音机,他们二老都爱听戏,我一并买了一些戏曲磁带,给父母带回了家。父母看着我给他们买的录音机,虽然嘴里责怪我瞎花钱,但是我知道,其实父母心里肯定还是挺高兴的。看着他们兴高采烈地在那里听着,父亲还跟着戏曲的节奏比比划划,哼哼呀呀的,我的心里很是开心。
三、父母过世
父母相继离世间 宛若天塌伴地陷
万般痛苦心迷茫 好似孤叶随风转
我打工寄给家里的工资,父母并没有在日常生活中使用,而是攒起来给我买了盖房子需要的砖石、木料。在1991年的时候,父母开始张罗着给我盖房子。在那年国庆节期间,父亲找了乡亲们帮工,进行房屋墙体砌筑。快中午的时候,我正在给砌墙的师傅打下手,突然我的好哥们“全中子”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找我说:“宝宝,我去屋里喝水,看到你妈在土炕的窗台那里晕倒了!”我赶紧跑回屋里一看,母亲正倒在土炕上,手还趴在窗台上。屋里烟气很大,看那场景应该是母亲在做中午饭的时候,准备上炕打开窗户放烟,然后突然晕倒在那里的。我跳上炕,扶起母亲喊道:“妈,醒醒!妈,醒醒!”母亲毫无反应,眼睛紧紧地闭着,只是嘴里发出类似于睡着的打鼾声。这时候众人都涌进了屋,我父亲上炕也呼唤着母亲,母亲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人群中有人说:“赶紧找医生去吧!”我这才如梦初醒,跳下炕就向村医家飞奔而去。到了村医家一看,医生没在家,当时正是秋收的忙碌季节,人家早去地里收秋了。我打听了人家庄稼地的具体位置,就向那里跑去。
医生随我一起来到了我的家里,上炕先是翻开母亲的眼睛看了看,然后又把了一下脉,说:“怕是脑出血,不要耽搁了,赶紧去医院吧!”我赶紧找来了同家族的四叔,四叔家里有一辆马车,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母亲抬上马车,送往镇医院。到了医院后,医生做了初步的诊断,用手电照了母亲的瞳仁,又用手挠了脚底板,母亲均没有任何反应。医生摇了摇头说:“这是脑出血了,无法医治了,你们还是拉回去准备后事吧!”我一听感觉脑袋“嗡”的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走上前去,问医生:“你是说我妈没救了吗?”医生说:“是的,这种病在咱们这里是治不了的,就是去了大医院希望也很渺茫!”我双腿一软“扑通”一下跪在了医生的面前,我抱着医生的腿哭泣着:“医生,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妈妈吧!我妈妈一定会醒过来的!求求你了医生!”医生俯下身子说:“孩子,快起来吧,这里是医院,就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们也会努力救治的!”姐姐们这时候过来把我拉了起来,我真的无法接受这样的诊断结果,我的身体颤抖着,站都站不稳。这时候住在镇上的老叔也来到了医院,最后大家和医生商量了一下,让我母亲先住院输液,根据具体情况再做详细观察。
就这样,母亲在医院住下了。我们兄弟姐妹几个陪在妈妈身边,看着药物通过输液管一滴一滴地流进妈妈的身体,我们心里默默祈祷,盼望着能有奇迹出现。我们也在妈妈耳边轻声地呼唤着,盼望妈妈听到孩子们的声音能够醒转过来。可是连着输了两天液,妈妈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对手心、脚心的刺激也没有一点反应,只是响着鼾声昏睡。到了第三天的傍晚,我突然发现妈妈的脚好像动了一下,我高兴地喊哥哥姐姐来看。大家围在一起,发现妈妈本来攥成拳头的手突然伸出了自己的大拇指。我正在暗暗高兴以为是输液起了作用,让妈妈有了知觉。这时候同病房里一个年级比较大点的人说:“孩子们,这是你们的妈妈伸出手指头叫你们大家呢!”当时我和我哥、我三姐、我四姐我们四个围在妈妈身边,我大姐由于嫁到外地还没有来得及赶回来。哥哥握住了妈妈的大拇指,我看到妈妈的嘴角有点抽动,好像想说话的样子,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然后,妈妈收回了大拇指,又伸出了食指,哥哥流着眼泪说:“妈这是叫我呢!”接着妈妈又收回了食指,伸出了中指,三姐赶紧上前紧紧握住。随后,妈妈又伸出了无名指,四姐紧紧抓住妈妈的手指,不断地抽泣。最后,妈妈伸出自己的小指,三姐说:“弟弟,咱妈叫你呢!”我依在妈妈身边,紧紧地握住妈妈的小指,泪眼朦胧。突然我发现妈妈的眼角流下了眼泪,一滴一滴,竟然连成了线流淌下来。三姐说:“弟弟,你最小,这是咱妈放心不下你啊!”我哭泣着说:“咱妈不会有事的,一定可以醒过来的!”这时候医生听到了我们的哭声来到了病房,医生又看了妈妈的眼睛,量了血压后严肃地说:“今晚把你们妈妈拉回家吧,你们妈妈病情没有好转,这只是回光返照现象,再耽搁怕是回不了家了!”
无奈之下,我和三姐夫回到村里又找了四叔,套着马车来到了医院拉妈妈回家。在路上,我们轮流举着输液瓶,紧紧握着妈妈的手,不断地呼唤着:“妈妈,一定要坚持,咱们回家!咱们回家!”马车虽然走得很快,但我却感觉回家的路怎么如此漫长,我怕妈妈在半路上有什么意外,因为农村讲究人就是死也要死在家里,不能死在外边。终于在后半夜到了家,我们把妈妈从马车上抬下来放到了土炕上。第二天的上午,我发现妈妈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大家一看赶紧给妈妈穿上装老的寿衣。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围在妈妈身边抽泣着,就看到妈妈嘴角流下了一点口水,脸部的肌肉忽然塌陷下去,头一歪,妈妈就这样离开了我们!姐姐们抱着我哭成一团,四姐哭着说:“弟弟,我们再也没有妈妈了!”是啊,我从来不知道人的生死别离就是这一瞬间!我们再也没有妈妈了!真真切切的,再也没有了……就在这年的农历九月初二,妈妈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享年54岁……
妈妈过世后的那个春节,是我和父亲一起度过的。节日里没有了妈妈的张罗,这个春节过得分外冷清。过完了春节,照例又到了我出外打工的日子。正月二十七那天,父亲推着自行车驮着我的“行李”把我送到西合营汽车站坐车。一路上,父亲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个没完,我心不在焉地“哼哈”答应着。我怎么也未曾想到,这竟然是爹和我最后的诀别。到北京后第二天的上午,我正在楼上干活,工头喊我下楼把一封加急电报交给了我。虽然电报上没有明确说父亲过世了,但是看到电报的内容,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父亲肯定不在人世了。我找到在别的工地上干活的哥哥,一起踏上归家的火车。
在恨不得肩生双翅的焦急中,我和哥哥回到了村子里。我撒开双腿奔向我家的院子,远远的,我看到了停在堂屋的那口棺材。我踉踉跄跄地冲进院子,双膝一软一下跪在那里,我傻傻地望着棺材,竟然哭不出来,没有一滴泪水……姐姐们围过来,抱着我说:“兄弟,你哭吧!你心里难受就哭吧,不要憋着!”可是不知为何,我真得哭不出来,我就那样直直地跪在那里,仿佛凝固了、傻了一般……我的疯妈妈刚刚过世不到五个月,父亲竟然也永远地离开了我!我恨苍天,我恨大地,为何要将我父母双双夺去!有谁能知道,我内心最深处的呜咽,比满脸的泪水痛苦一万倍……
在爹丧期的那几天,我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呆呆傻傻的,也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身体极度虚弱。哥和姐姐们怕我的身体吃不消,在丧事那几天举行的任何仪式都不让我参加。父亲出殡的那天,我就像一根木头一样跪在那里,直到看到一堆人抬着棺材走远,我这才意识到父亲真的与我阴阳两隔,我再也看不到父亲了!刹那间,我的泪水如雨般倾泻而下。我手脚并用地往前爬,歇斯底里地哭喊着:“爹,不要走!不要走……”众人想要把我架回去,我用手使劲地抠着地,将手指抠得鲜血直流……
丧事办完了,帮忙的众人都散去了,姐姐们也都返回了自己的家。我一个人在空落落的屋子里,心里那种空虚、孤寂、无助,无以言状。我闭上眼睛,想象着父母在世时候的温馨;想象着妈妈在坐在小板凳上,“呼嗒呼嗒”地拉着风箱给我做饭;想象着父亲盘着腿坐在土炕上,就着几块豆腐干和一碟酸腌菜,满足的端起酒杯小酌……这种幸福的场景再也不会有了!而现在陪伴我的,只有桌子上父母的那一对灵位牌。我跪在父母的灵位前,用手轻轻的抚摸着父母的灵位牌,就像抚摸着父母那双长满老茧温暖的手。我拿出笔,在纸上写下了“父母放心含笑九泉,小儿坚强面对人生”的字句,放在父母的灵位前。然后,我打开一瓶白酒,坐在父母的灵位前,边喝边流着眼泪没有腔调地唱着:“爹妈呀儿想你,爹妈呀儿想你!为何你们要早早地弃我而去!你们可否知道我的痛苦,你们是否明白我的孤寂!你们知不知道儿在想你”……我就这样喝着、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竟在父母灵位前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 李君武,70后,河北蔚县白乐人,现为北漂一族。喜欢文学,爱好摄影、唱歌、户外运动。希望用文字表达自己真实的思想感情。曾在《雪绒花原创文学》、《宝玉文学社》、《桃花源文学艺术》平台上偶有拙文发表。常怀感恩之情,心若阳光,一往无前!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原创文学同题诗会
雪绒花原创文学月度感言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帅|曹森|刘爱军|吴永利|傅北生|醉仙子|陈 晔|白宝|贺宝贵|邵燕云|周绍明|孟燕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