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文苑天栏地
遇 狼
文/张汉卿
多年前我带了三辆大车去某地山区拉铁矿石,返回时半夜十二点多;整条山路上就我们三台车在山风和寒冷中轰鸣前进。
三台 车到达一个大弯道时中间一辆车打了几下后灯停了下来,我在第三台车上,知道前面车出了问题,也跟着停了车。
前面车上司机和跟车的拿着工具下来开始处理问题。
我和第三台车司机走过去一看,发现问题不大,第三台车司机说:小意思,走吧,前面饭店等他们。我裹了裹身上军用大衣,脖子往毛领里缩了缩,挥手让他们先走,自己留下来看着司机修车,一辆车将近八十吨矿石,我不敢大意。第三台车慢慢绕过去走了。
半个多小时后,问题解决,我们三个上了车就走,到底是年轻人,无论做什么都显得这么的利索和干练。
车开了了十几分钟,司机突然一拍脑袋骂道:大爷的,有几件工具忘记拿了!
我当时就蒙了,破口大骂,当然骂完了就后悔了,我怎么也没记得拿呢?跟车的是个才不读书的孩子,到是工具箱拎上了车,几样工具都忘死了!天气太冷,人也累,又是半夜三更,都懵逼了。
修车工具必须拿回来!还有五分之四山路要走,一点都不能大意。
我让跟车的孩子和我去取遗落的工具,让司机车停路边先休息休息。我俩拿着高光手电,披着大衣顶着风往前走。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我们才走到事发地,手电一照,两把短撬棍,一个千斤顶,一把大榔头出现在光圈中。这他妈要多粗的心才能忘记拿这么大的东西?
我骂他们也骂了我自己。
把几样工具装进工具袋开始往回走,慢下坡,还是顺风猛吹,人必须得脊背往后靠着点风,要不能顺着坡跑起来,就这都走的太快了。
过了大弯要上坡,前面山上是稀落的树林,冷冽月光下,枝丫如刀。这时突然传来一声狼嗷。声音很大,仿佛在我旁边,其实狼就在半坡上!
离我俩最多十五米!而且是三头狼!
我看见狼时浑身内外上下一下子就和周围环境下的气温一样冷,确实吓坏了。狭路相逢呀。旁边孩子实在是涉世未深的典型代表,说了一句:卧槽,好大的狗。那他妈是狗的祖宗!
我一下清醒了过来,又可笑又无奈,更多的还害怕。
一把夺过他手里手电就对着狼照,炽白光圈下,三头狼一大两小,深灰色毛皮,竖耳尖嘴,獠牙森森,眼神冷而残酷,绝对要拿我们祭天的意思。
小孩反应过来,哆嗦了几十秒想要说个狼字出来,可就是说不出来。
我把光柱来回扫三头狼,中间大狼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往旁边树林走,两头小点的跟着。三头狼都是步态潇洒,不急不慢,简直闲庭信步。
我抖着举起手电的手,用肩膀拐了一下旁边彻底懵逼的小孩,示意可以走了。这孩子持续懵逼中,不理我,我只好屈起胳膊肘来捣了他一下。
好,懵逼孩子倒是转身就走,手电却突然灭了,我赶紧又是啪啪摁开关,又是把手电头在另一手心里上下啪啪磕。狗日的手电成心制造危险氛围,就是不亮。
三头狼明显楞了一下,然后用更加潇洒自如的姿势转回来身,歪着头,带着些许疑惑看着我在不停摁开关,磕手电头。
我看见了狼看着我们,本来还想再磕几下的手电举起来就凝固了。
小孩突然来回在身上摸,我懂他想摸个打火机出来,最少刮着七级北风,你他妈就是摸出来要能打着的话你就是我大爷。
跑是根本没戏,我们貌似顺风下奔跑速度要比平时快的多,可是狼也是顺风撵我们。
“狼怕脱,狗怕摸”我脑袋中灵光一闪出现了这句记在我心里一二十年的老话。
那就脱吧!操,只要狼走了,冻一冻没关系的。
我两下就把大衣拔了下来扔在了地上,刚要叫小孩,看见地上就掉下一件大衣来,看来这孩子也听过这句话了。
狼好像没听说过,恨本不动,静静的看着我们,黑暗中六只绿光都聚焦在我们这里。
那就继续脱!我快速把脖子上围脖拉下来摔在地上,小孩把头上棉帽扔在我围脖上,我开始拉上衣拉锁,小孩已经脱了上衣了,你妈,比我都快。
两只手左右分开衣襟刚要发力……等等,嘶……这狼貌似不怕脱呀???!!不能再脱了!这分明是给狼们表演免费的脱衣舞!
看目前情况,即使脱光了狼也不怕,裸体下只能让狼更轻松惬意而且方便至极的大快朵颐。而且脱光的话有五分钟我们就冻僵了,十分钟估计就昏迷了。
啊?!
小孩也反应过来,也知道了“狼怕脱,狗怕摸”这句话的含金量只有百分之零几。
北风吹的我俩开始打摆子,狼慢慢站了起来,“啊……”我拼命大叫了一声,表情绝对是须发俱张的样子,虽然没有留胡子。狼们吓了一小跳,蹲了下去。
看来顶用。抓住此机会赶紧打电话叫援兵吧!
我掏出了诺基亚——5300手机……嗯?没信号!110也拨不出去,拨出去也没用,公安干警们来了只能顺着血迹找到两具残骨……
啊……旁边小孩颤抖着大叫了一声,原来他看见狼们站了起来,狼们又吓了更小一跳,极为缓慢的卧了下去。
呜……呜呜……呜……中间的大狼突然叫了起来,听着我头发都炸了起来。呜……最少三个方向传来了其他狼回应的声音,他妈,这是要搞聚餐的意思啊。
我冷静下来,附身拿起大衣穿好了,把围脖围结实了,拉开工具袋,一手榔头,一手撬棍,牙齿一咬,咳嗽了一声扭头要啐唾沫,唾沫刚出嘴就被风贴到了我一边脸蛋上,人倒霉放屁都砸脚后跟。
小孩见我一手榔头,一手撬棍,两腿岔开迎狼站里,威风不可一世,也蹲下去一只手举起了千斤顶,一只手抡起一个大号活扳手。千斤顶比较重,小孩举了几十秒胳膊没劲了,晃了晃“咣当”掉在了地上,声音沉闷。狼们在等亲朋好友过来聚餐,我们却不能再等了。
走!我慢慢往后退眼睛盯着狼,小孩跟着我退,我们死死握紧工具,慢慢往后退,千斤顶这次是铁定不要了。
狼们深谙游击战术,我们一退,它们就起来跟,我们一停,它们又不动了。标准的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战术。
呜……左后方传来狼叫,声音清晰可闻,呜……右后方也传来叫声,声音阴森亮响。这是合围之态势!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心想只能豁出去了,只是可惜了这孩子,人家还是“在室娃”,我倒是经历颇丰,人世间逍遥过,倒霉过的人。
小孩虽然有些胆量,但毕竟还小,带着哭腔问我怎么办。
怎么办?打不过,跑不过,除了待会儿拼命死战,还能怎么办。我当然不能这样说。
没事,有我在,来一个拍死它一头,来两个,干死它一双!
我话说的豪气干云,威风八面的样子,只是给孩子宽心,安慰安慰那颗幼稚而又年轻的心罢了。
呜……面前的大狼突然嚎叫一声,像是催促其他方向的狼准备进攻。呜呜……,两边传来和应声,声音很近,已经到了我们几十米外左右……
这时候俗话就来了,因为俗话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
后面好像有车光亮起,接着隐约传来发动机声音,车光更亮了,汽车发动机声响亮的传来,在我耳中发动机声如天籁之音,在我眼中刺目的车大灯光如同佛光普照!
无论如何我们脱险了!
是警车救的我们,附近派出所的几个干警去城里吃饭玩耍后回家,见到我俩后干警们浑身酒气把我俩推搡到车跟前,让车里面一个胖子处理,胖子是所长一类人,看都不看我俩,态度傲慢而又凶狠,但比起刚才的狼来,他就是菩萨在世了……
(完)
作者简介:
张汉卿,男,46岁。学历:高中,转业军人。长篇军事体裁小说《C团往事》与凤凰文学网签约连载,其余作品在某吧发表。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说明】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