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人,真离不开地摊!

最近这些年,天津为了创文创卫,开始大力整顿市容市貌,大批的传统夜市逐渐消亡,变成了霓虹闪烁的网红景点,小吃摊、地摊也进入了统一制式的店铺。随着管理力度的加大,就连街早晨的早点摊、晚上的烧烤摊也都不知去向。
不得不承认,天津的街道越来越干净整洁,但它给与摆摊人的生存空间却在日渐缩小,零星的一些流动小贩,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街角处、天桥下、地铁口……他们在城市的夹缝中艰难求生,天天和城管斗智斗勇。
而更加饱受诟病的,就是因为过于重视环境卫生,完全摒弃地摊小贩,让曾经接地气的城市,再也接不上了以前的地气。
“地摊经济”的消失,已经成了中国大城市的通病。这种情况的弊端,在疫情过后,急需复苏经济的当下,暴露的格外明显。
在2020全国两会上,这个问题终于被拿上了桌面讲。天津东丽华明镇的人大代表提出建议:
“在进一步加强规范城市管理的同时,因地制宜,释放“地摊经济”的最大活力,制定统一的“地摊经济”准入许可标准、从业资格条件和商品入市手续,采取颁发资格证、许可证等方式,给予“地摊经济”与从业者合法地位。”
“摆地摊应合法”的建议一出,瞬间刷爆网络,对于恢复摆地摊一事,有网友一针见血的评论道:
“开放地摊,比发几亿消费券还管用”。
那么大家为嘛这么赞成恢复地摊呢?
传统
摆地摊,在中国拥有悠久的历史,唐宋时期就已经十分繁荣。唐代实行“坊市制度”,设有专门的贸易区;到了宋代,这种制度被打破,由于农民和小手工业者没有钱租门面,摆地摊也就成了一种独有的经营方式,路旁随处可见小商摊,夜市、早市也开始流行,在一些农村地区还出现了“草市”,也就是现在咱们常说的“集”。
《清明上河图》中,描绘有大量的地摊
对于每一代天津人而言,每个人都曾有过最常去的市集,年长的忘不了西头鸟市、南市;年轻的肯定也记得估衣街、大胡同、服装街;喜爱文玩杂项的,离不开千里堤、沈阳道;吃完饭爱溜达溜达的,也没少去凯莱赛、老佳园里、小海地儿、辽宁路、王顶堤……这些地方的各色小摊,每一代天津人都有关于它们的独家记忆。

可以说,从古至今,地摊从未离开过咱们的生活。哪个天津人没小摊上买到过自己心仪的商品?曾经天津最繁华的商业区,哪个不是靠地摊撑起来的?
更重要的是,地摊经济还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是小吃。一个地方最有特色的美食往往不在大酒楼里,而是依偎在城市中某个不起眼的小角落中,全国各地的特色美食,都会在这些角落里的地摊上得到传播和发展。
例数天津的美食,无一不是从地摊做起来的,远了的有狗不理、十八街、耳朵眼,近了的有赵师傅、铁真、二斗,哪个不是从摆小摊发的家?
天津人之所以一直都很认可地摊文化,因为它本身就带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延续一千多年的地摊,不仅了塑造着天津人的生活习惯、满足了天津人的口腹之欲,更是天津文化的传承。
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说丢就丢呢?
民生经济
传统是一方面,地摊文化对民生经济的推动也不容小觑。
细数中国历史,可以发现无论哪个朝代,都没有出现过杜绝摆地摊的现象,反而非常推崇地摊经济。原因就像2016年,总理谈到某些城市禁止西瓜小贩进城时说的:
“有的城市规划、管理观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环境整洁’,牺牲了许多小商铺。这样的城市其实是一座毫无活力的‘死城’”。
城市经济的活跃与否,不是光靠那几个商业巨头,这个社会既然有贫富差距存在,就应该有多元化的经济存在。有资源的人可以坐在家里躺赚,那没学历没文化的底层人民怎么办?
尤其是年龄上了四十,没有特长和学历的老百姓,以后基本没有出路。现在还能去看看大门,做做卫生,超市理理货,但是就人工智能发展的速度,再过三年五年,中年普通人连看大门都没人要,门口摆个机器人就让你下岗。
可就是咱们这些普通人,才共同构成了城市的基础,没有地基,就别琢磨盖楼了。
而摆地摊“三低”特征,正好能够满足底层人民的糊口需求。
创业门槛低,没有店铺租金压力,没有学历、技能要求,支个小摊、打开私家车后备厢就能卖货;
投资风险低,船小好调头,创业者就算赔了,也不至于伤筋动骨,还能东山再起;
商品价格低,也能让老百姓拥有更多选择空间,享受更多的实惠。
而且地摊经济也给相对阶层固化的社会里的穷人提供了一个上升的路径,其中的确也有一些头脑灵活善于经营的人才,通过地摊赚到第一笔财富,把生意逐渐做大,摆脱了穷人的身份。
一个城市的繁华程度,不仅取决于它有多少摩天大厦,更取决于摆摊的有多少,它们在繁华城市、改善民生、活跃经济上的作用是殊途同归的。
天津之眼下已经开始有摊贩聚集了
所以这次中央文明办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的举措,非常符合老百姓的利益,也赢得了百姓的民心。
让地摊经济延续下去
路边摊确实可以让一座城市变的繁荣热闹,但曾经它对环境卫生的破坏,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商贩占道经营,影响居民交通出行,大家也深受其苦。
而在执法层面,由于商贩们流动性强,非常适合打游击,管理起来难度也非常大。所以我们不能一味抨击管理者的一刀切做法,如果你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取缔路边摊也是无奈之举。
但疫情之际,我们发现一味的取缔并不是一劳永逸的做法,突发情况来临时,城市的抗风险能力会降低,保障民生远比保障卫生重要得多。
图源@北方网
所以对于小商贩们摆地摊的现象,疏导和管理应该大于取缔和打击,通过这次疫情,商贩应该明白管理者的难度,和自己饭碗的重要性;管理者更应该理解底层百姓的养家糊口的紧迫性。
只有大家互相理解,才能在确保不影响居民、交通和不扰乱市容环境秩序的情况下,把天津曾经引以为傲的地摊经济持续下去。
有活力的城市不是冰冷冷的横平竖直,但也不是杂乱无章的繁华热闹。恢复地摊经济,不等于放弃市容环境,别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才这咱们要做的。
内容由天津人(tianjinren88)综合整理,其他公众号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你离天津的距离,只差一个公众号
加入天津人自个儿的微信圈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
商业合作微信请加:tiehua730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天津孩子小时候的回忆,真的怀念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