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诗苑】2020年诗选合刊第33期

搜索网址,可以到达世间诗歌网站
http://www.worldpoetry.cn/portal.php
【金陵诗苑】2020年诗选合刊
第33期
本期上刊诗人
张子洪|天雪沉香|包尘|一渡|杨祥军|爱恒大|占东海|晓君一生何求|伟东(加拿大)|小舞|沧海|傻波依|凌语子|龙秀银|费娜(贵州)|金陵倦客|不憨|宋倩|艾妮克斯|大河原|无枪的将军|徐庆鹤|高桥|向日葵|王丽慧(江苏)|雷晓明|李威
※岁 月
文/张子洪
有一个痕印
你加上的 那
一笔
是不能消失的足迹……
2019.5.31日欣作于琶头
※每一片叶子都是向上的梯子
文/天雪沉香
阳光透过云层,悬空的梯子
牵引目光
只有向上攀爬的绿植
实心实意
用每一片叶子给风做的梯子
2020—7—27
※两人床
文/包尘
离婚多年
我睡的床上
一直摆着两只枕头
有时候半夜醒来
迷糊中看到那边没人
我就顺势一滚
填补了一项空白
※喊不传
文/一渡
摘不掉的面具
猫样的,狐狸脸的
就是不透气
原来它是神的刑具
光华的舞台
断骨的武松,娶妻生子
哦,这是一场哑剧
台下有笑声,也有叹息声
谁不想吼一嗓子
快来救我
不然,就让撕票
宁死不做亡国奴
2020.8.3
※特异功能
文/杨祥军
自打有了特异功能
出门必戴墨镜夜晚也不能取下
低头走路不敢直视人的脸、胸部和下体
能看透人的记忆胸腔里的红心黑肺
准确判断男女是否貌合神离同床异梦
一次听某领导廉政讲座
取下墨镜一瞬就看清那是大贪官
吓得借尿遁逃之夭夭
把自己封闭起来内心的痛苦无人知道
夜深风清月朗才立于窗前取下墨镜凝望窗外
突然发现荔枝树上长出了芒果
※七月锄头月
文/爱恒大
7月有一把小锄头
太阳拿着这把小锄头
朝我体内挖,身体里的水不断被挖出来,衣服弄得湿且脏
又朝我身上挖,一个人在家,身上被挖得就剩一条短裤
天上云姐拿着小锄头,递给雨哥
雨哥下来在安徽歙县,在湖北黄梅,在江西九江,在湖南,在广西
一阵阵疯挖、猛挖
有些堤堤坝坝挖出来大口子,黄祸水因之得到自由往下冲
叫新冠的歹毒货拿到小锄头
继续挖世界墙角,人类厄运看不到尽头
一个没用的人,拿着七月的小锄头
挥锄四顾有茫然
既无力给灾民帮上一点儿忙
又不敢挖天上日头,不敢挖空中云雨
也无能打砸那毒物的王冠
只能闷闷兮兮、无无聊聊地
挖挖自己的母语
填填自己的空虚
※睡前书
文/占东海
于山谷独居
月光站在更高的树叶上
裙裾微微倾斜
蝉鸣爬出来,挣扎着蜕壳
鹅卵石光滑,汹涌而下
我要趁赶路人到来前
一粒粒拾起
锁进他的海中
怕硌他走向远方的脚
萤火虫提的灯火,飞过孤坟,好蓝
顺着小路蜿蜒曲折
那只白天丢失的羊
被狼的叫声吓回
一脸惺忪
我每天在栅栏门关闭前必数一遍
少一颗流星都辗转难眠
※朋友
文/晓君一生何求
一声再见,很轻
但让车马声、风雨声走得缓慢
当天空洒满星星
我想起了昨天,想起了很远的地方
你走在河边,我的心沉入到河水
如果有一天,我们慢慢地坐下来
沏一杯茶。然后
慢慢地走,慢慢地爱
慢慢地流水般,听完那
没完的故事
※选举的疯狂
文/伟东(加拿大)
2020.7.26 多伦多
有一种选举
时不时 突兀着疯狂
仿佛 暮年鹰隼
目空一切 不可一世
翅膀却带伤而沦亡
冷战 阴魂不散
选举异化 不择手段
以选民的名义 凌驾大地
忽悠与洗脑 意识形态结帮
有谁在乎战争与和平?
有谁在乎选民根本福望?
※一厢情愿
文/小舞
以为痴念
感动了佛,我落入一朵花的梦里
快乐刚刚抬起右脚,失落张开了翅膀
落秋的枝头
果子都出嫁为人妇
那些开花的往事在凉风里等雪
我在一场雪里
埋着过往
※生活
文/沧海
雷雨之前,气压很低
你放下手的饥饿
虫子努力靠近蜻蜓的翅膀
田野灰暗
城市里早晚的高峰期
天空,堆满油腻的影子
你想一些新鲜的空气
像鱼。沿着河水
一个人
眼睛,玻璃般混浊
※这一天
文/傻波依
桌上是热腾的西红柿蛋汤
而墙的另一面,丈夫在肢解
睡梦中的妻子1 ,痛苦
被牢牢的锁在盒子中
此刻的命题是——荒诞
运尸柜里不知名的尸体
被送往数字的火化场2
这是一场生者与死者的游戏
此刻的命题是——谎言
生父将诅咒掐入少年的面孔
黑暗种子得以生长
复仇,复仇 !
此刻的命题是——继承
注释
1 :2020杭州失踪女子凶杀案
2: 2019新冠肺炎事件
※蝉缘
文/凌语子
一只蝉,撞上了我的
胸膛,如钩的上肢
刺痛我的薄衫。我平静地摘下
交给旁边的儿子
如获至宝,双手捧出一个巢
去游览的某家寺庙在山腰。
手擎竹竿的少年,黏住了
佛像顶冠的蝉
儿子双手平摊,浮出水面的气泡
穿过佛像飞出大殿
我该有的敬畏之心,在儿子
总算是还了心愿
※废弃的渡口
文/龙秀银
一只废弃的铁船
斜躺在渡口岸边,钢板
已经全部锈蚀
舱内的积水,泛着血红
渡口台阶淤积的泥土
长满了许多青苔
可是,这个废弃的渡口
却渡出了一片葱绿
南瓜藤爬上渡船的甲板
举出三五枝淡黄色的瓜花
几个青嫩的小南瓜
躲在瓜叶下面
2020~07~24
※用一生,养一身
文/费娜(贵州)
这一春,早过
一道小河懒懒散散朝着草丛深处润泽
这一夏,尚可
一道月光轻轻冷冷朝着禅房深处经默
这一秋,浅酌
一道桂香袅袅婷婷朝着莲座
深处喜舍
这一冬,风朔
一道单薄慢慢吞吞朝着因果
深处解脱
这一生,养一身感性鲜活
织梦寐以求的水波在深邃高处 闭门思过
这一生,养一身铮亮枷锁
耕心驰神往的笺注在平潭低微处 扪心恭省
这一生,依然流浪徘徊, 依然了无着落
※数字
文/金陵倦客
当死亡以冰冷如芒的数字
扎进每一双关注疫情的眼睛,
那些彩色的数字或许还会变得更加庞大
而2718,每一个组成分子
有过笑,有过哭,有过爱,有过恨
有过新年之后种种设想
饱受痛苦之后凋谢的生命
凝固了。地图触目惊心的殷红
20200225
※空
文/不憨
寺里的钟被分割成碎片
晨起的明友圈撞出余音
拥挤的人们,容易把悠远当空旷
该空的地方站满朝拜的人
有人用一杯茶或一颗烟
试图营造一种虚阔
最终还是被烟雾注满
我在光阴里打坐
去除身体内的多余
留下空间,像空气
自然进出
不再关心,空与不空
※有爱来过
文/宋倩倩
羞怯,期盼,忐忑不安
一心忠诚,更是心疼
都在想方设法
摆脱无处不在的诱惑
最终,你认识了我
我认识了你。喜怒哀乐
都是包容,更像两个孩子
治愈七零八落的时间
有爱来过
※让我写下去
文/艾妮克斯
让我写下去
写孙子
写孙子身上的奶香味
胖嘟嘟的小人
骑在木马上
让我写下去
写妈妈
写她辛苦劳累了大半生
把泥土的芬芳
撒在爬满喇叭花的小院
当诗吹起喇叭
花就开遍了天涯
让我写下去
写孩子
写他们身上的臭毛病
臭袜子作掩体
一抖身上的夜来香
让我写下去
写自己
写骨子里的爱
但不要写纸上的江山
指鹿为马
错杀情爱
让好事变坏
让我写下去
白菜是白菜
萝卜是萝卜
腌几缸白菜萝卜
在寒冷的冬天各取所爱
这么美的日子
我就这样一直写下去
2020.07.26
※阳光酷烈
文/大河原
阳光酷烈耀目
鸟儿在晨风里欢鸣
哦,它们的快乐
是多么甜美
舒畅
来到一棵树下
让凉荫遮挡静默的祈祷
让一颗心种进隐秘的时光
一个个家庭,一处处原野
一个个名字,看见你
看见你,看见你
这个早晨
沉醉在沟渠哗哗的水声里
远山
闪耀着麦子的梦想
2020.06.07
※毁灭
文/无枪的将军
一朵云 落下
毫不犹豫就埋葬了光芒
也藏匿了花的梦想
远眺 记忆那座山
树已燃烧 草已殆尽
想 触摸欲飞的候鸟
振断双翅
归途 却无法寻觅
唯 等待重生
※赵志勇局长的无间道
文/徐庆鹤
二十四年前
他利用从部队
回家探亲的机会
干了一票
哥五个
在河北辛集市
持枪抢劫了运钞车
抢走现金79万
造成一死两重伤
随后转业
进了石家庄一法院
把赵智勇改为赵志勇
勤勤恳恳
一干二十几年
当了执行副局长
不曾想到
二十四年后
一同伙落网
我们的赵局长
才结束局长任期
2020.7.31.21.28
※镜中人
文/高桥
晨起照镜子,两鬓
添了不少白发
端详,眼皮低垂
一副老僧安祥状吗?
背脊恍若芒刺倾轧
十指连心,会比亲眼所见
更加痛得入心入肺
我举着手,低过额头
不能放上脸颊
发丝枯黄,五指如柴
秋风秋去秋又来
岁月安好,静静仰躺
走远了的那些
是镜子里面的人
2016.10.5,佛山
※依旧
文/向日葵
爱你依旧
美丽的誓言
依然为你保留
季风吹
也吹不朽
今生的情爱
只为你守候
想你。依旧

打湿寂寥的晚秋
真想牵着你的手
一同走那条叫爱情的路途
走下去



※七月不带走一片云彩
文/王丽慧(江苏)
沉默了太久
有说不完的山川 河流
还有记录过往的前朝后事
乾坤 轮流转动
没有盘古不变 风拍了拍肩膀
打开天眼 将阳光放回了大地
一缕挂在云端 触手可碰
每一缕展开了翅膀 会飞 会变
温驯如绵羊 轻如羽毛
借我一件霞衣吧
我要踩在云朵上 去见一见上神
再和玉帝推杯换盏 对弈一盘
告诉他 别高估了天上人间的距离
地大物博 资源丰富
百姓 幸福安康
天 瓦蓝瓦蓝的
忍不住 收下了这枚钻戒
我要用文字炫耀 八月的心
火热火热的
听 知了 青蛙 蟋蟀在为我歌唱
七月 不带走一片云彩
※城市与乡村的影子
文/雷晓明
这头千手千眼的庞然大物
正被更大的喧嚣和更辉煌的灯火淹没
人们在街上走动
彼此都互不相识
初看上去,想象他们的各种境况
相遇和惊奇,爱抚和痛苦
全封闭在电梯里
一条街从城市的中心伸延郊外的村庄
带着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
带着喷溅着热辣辣汽油味的车辆
带着草莓颜色的公园和超级市场
带着灯红酒绿的欲望和遮天蔽日的尘埃
它的终点难道是破落的乡村墓地么
站在任意一座立交桥下
似乎感受到钢筋和水泥的战栗
这也是人类肉体和心灵的战栗
当移动的瞬间
迎面的汽车急剎和车窗里那张变形的脸
上演了一个活生生的马路惊魂
我便落魄地闯进了另一座陌生的建筑
像一只没头苍蝇一样
一次又一次迷失自己
无边无际的喧嚣丝毫没有停息
辉煌的灯火却忽然亮起来
这座城市眨眼间变成了烧红的海洋
举头不见星星和明月
低头不见霜迹和故乡
只有车窗疏忽闪过一个个的画面
把视线遮得模糊
比朝阳早起的是清洁车
车载着许多霉变垃圾物
滴答的污液从铁皮缝里溢出来
几只苍蝇在卫生纸上岿然不动
至于清洁车把这些垃圾运到何处
也没人寻问
城市边缘的村庄已夷为平地
广阔的田园成了垃圾山
和更多的高楼大厦互相支撑重叠着
这座城市的另一面
人就像一粒尘埃一样游走
在看见和看不见的喧嚣里
把满城的灯火烧向灰蒙蒙的天空
把铁甲长龙的清洁车赶向快要死亡的乡村
李威的诗(四首)
※刚刚和友人聊到抬死人
随后就读到皮旦的诗写到抬死人
如果不是皮旦的诗提醒
关于抬死人,聊过就忘了
不会想到把它写成诗
写抬死人诗的一定不止皮旦和我
这些人有没有真抬过死人
这应当放在另一首诗里去讨论
不管有没有真抬过死人
人都说,死人抬起来很重
但再重也重不过抬自己
正如现今写死刑犯的人很多
他们说:其实死刑犯
到那一刻很平常
但再平常也不如自己当死刑犯
有些人被执行死刑了还不知道
有时对他行刑的就是他自己
2020/7/27上午11:10
※不是每个人都配得上的
一位教育工作者
同时也是一个海外求学者的母亲
对我谈起那些
凭自己努力出国流学的孩子:
他们要经受很多困难
学习的困难
生活的困难
文化差异的困难
孤独的困难……
但他们应该记住:每一个困难
都是他们经过艰苦努力
才得到的困难
我深深赞同。何止困难
我更相信
失败也如此
有些失败
是卓越者笃定心志矢志不渝争取来的
这些失败
不是每个人都配得上的
※我问女儿
“为什么妖怪都要把唐僧蒸熟了吃?”
女儿答对了:
因为妖怪想像人一样吃他们无比看重的肉。
妖怪再有神通,也是妖怪
再有神通的妖怪,也羡慕做人
他们吃唐僧肉除了种种好处
一定有对唐僧是个人的憎恨
唐僧不是凡人
但不是凡人的人首先是个人
妖怪们却不懂得
唐僧即便被他们蒸熟了
也仍是一个死去了的人
他们即便吃了唐僧肉
也还是吃人肉的妖怪
妖怪就是妖怪
人就是人
除非一个不是凡人的人忘了自己是个人
2020.8.2上午9:15
※谁在看星星
谁在看星星,星星就是谁的
谁看得见多少星星,多少星星就是谁的
有多少人在看星星,星星就是他们每一个人的
这笔大得惊人的财富
怎么能既属于一个人,又属于另一个人?
天上的律法,就是如此不同于人间的律法
挥霍吧,谁在奢侈地享用星光
这个人的星光就越多
有多少人在挥霍,多少人的这笔财富就越增长
这些富翁,越是富有
身体越是贫穷,越是卑弱
直到穷弱得不能承受自己的财富
直到富强得不能承受自己的财富
延伸阅读(代征稿,滑动查阅)
延伸阅读:
下面 这几个省级正规刊物, 一版发文字2300,诗歌60行:
一、
1.《鸭绿江》
2.《文学少年》
3.《视界观》
上面这几个刊物都是每版一但录用,赠送样刊一本
4.《参花》小说1000字 诗歌50行
二、以下三个刊物,散文 小说 1500字 诗歌60行 ,任投稿一个省级纸刊。
1.《文学岛》
2.《时代作家》
3.《文学世界》
三,《文学百花苑》编辑部公告:
《文学百花苑》是与河南科技报联合办的刊物,刊号为:CN41-0019,具备全国发行和刊登广告的资质。刊出的作品可作为申请各级作协的依据,是在职公职人员评职晋级的重要依据。
《文学百花苑》是作家的园地,更是文学爱好者的摇篮!
诗歌 古体诗作品限定40行以内,小小说、 散文 、札记、 故事字数限定在1000字左右。
征稿已启动, 愿意投稿的文友请把稿件,个人简介,照片、地址,电话一并附上!
本刊不赠送样刊 如稿件编辑部二次审稿通过 需要征订样刊相关事宜与群里编辑老师们联系!
《文学百花苑》编辑二部
《河南梦宇文化传媒公司》2020.5.5日
四,《神州》杂志,(2600字符(诗歌60行)1300元),国家级。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管、中国通俗文学研究会主办。国内统一刊号:CN-114461/I,国际标准刊号:ISSN1009-5071,邮发代号:2-871。全文上万方网。
五,《文学百家》是由大科技杂志社改版后编辑出版的一份文学双月刊,是大科技杂志周刊中的其中一刊,该杂志是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由海南省科普作家协会指导,海南省科学技术厅主管、海南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主办,是一份省级正规文学刊物,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4-7344,国内统一刊号:CN 46-1030/N,国家新闻出版部署可查。
本刊现面向全国作家、诗人、文学爱好者征集稿件,特将本刊栏目公告如下:
名家榜:刊发在小说、散文领域内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的作家新作;
小说林:刊发中短篇、微型小说,作品主题积极向上;
散文苑:刊发各类题材散文、随笔,给人以心灵上的美感与鼓励;
诗歌府:刊发现代诗、古体诗;
评说志:刊发各类对文学作文的评论性、分析性作品;
少年圈:刊发各类中小学生具有一定文学水准的作品。
要求:所有作品主题积极向上,不涉及政治、宗教,否则产生不良后果需自行承担
以上各刊物,需要投稿的文友,稿件以裸文或者文档的形式发送。添加微信发送。
微信blstsmy2015
你不是风儿,我也不是沙,再缠绵也到不了天涯。
【金陵诗苑】用稿要求
1,金陵诗苑公众号用稿以群内投稿为主,要求原创佳作,严禁抄袭,文责自负。
2,个人专辑,务必原创首发,诗歌5-10首(每首30行内),评论,随笔,散文小说等千字以内。
3,邮箱或微信来稿:诗歌5-10首(每首30行内),评论,随笔,散文千字以内,长篇小说连载不限字数,附百字简介和近照一张,欢迎自带配图配乐。两周内未见回复者,请自行处理作品。
4,投稿邮箱:245394483@qq.com
5,关于稿酬,个人专辑一周内打赏金额满10元及以上,与平台平分金色。不足10元,平台据为己有。合刊打赏金额,归平台所有。
免责:部分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属于原创作者,如有不妥请联系本公众号及时删除。致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