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讲坛 | 张孝玉《律绝中几个特定句式初探》

《律绝中几个特定句式初探》
作者:张孝玉
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安徽省诗词学会副会长
案上有多家诗刊和多本名家诗集。这些书刊中,律绝都要占总量居多。而作为最高文艺形式的诗,竟如此刻板吗唐诗、宋诗中异于正格的诗句多得很。却有人说“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是刻板有误,上句应是“正是江南风景好”。又有人指责杜牧这样的大诗人居然写出“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来!
前些年,已故诗词大家霍松林教授发表的《简论近体诗格律的正与变》,文里指出:“新时期以来,近体诗创作十分活跃,却过分拘守格律,知正而不知变”。霍老明察秋毫,一针见血指出今之死守格律之弊。这篇文章很长,后辈的我花了很长时间,下了很大功夫,看了一遍又一遍,文中谈这样的变,那样的换,这样的拗,那样的救,都有例句,但看不出规律来,对这些光彩夺目的珍珠玛瑙,终是茫然。又买几本谈诗词格律的册子,也是使人越看越糊涂。比如谈拗救,同句拗救下分1,2,3,对句拗救下分A种拗,下分1、2、3;B种拗,下分1、 2、3;c种拗,下分1、2、3……,看了三天,得了一锅糊涂糨。我想这可能是见“正”不“变”的原因之一吧,理之难,用之亦不易,即使造作生硬,也是从格不从意了。
我从读书笔记中,整理几个具有规律的句式,对照许多谈格律的书、文,证明是可以成立的。有的因其被过去使用频率较高,已经被命名,不过只是作为一种知识提出,点到为止,不见其可操作性,本文对其可操作性,以实例证之。原来无名者,则据其功能,给予命名并述以可操作性。经过提取,余下拗救项目简化了不少。
一、特拗式
①特拗式的基本形式。
王力在《诗词格律》中称之为“特定一种平仄格式”,其他谈诗词格律的小册,多称之为“特拗”,兹则从众。其基本形式是,凡五言律绝中原格律为“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的其上句可以换作“平平仄平仄”,下句原平仄格式不变;七言是五言的扩展,故在七言律绝中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的,将原上句换用“仄仄平平仄平仄”。下句平仄格式不变。王力在讲了此句式后,加“注意”云:“在这种情况下,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须用平声,不再是可平可仄的了”。
实例如下:
五言律绝中的特拗句
刘敞的《秋睛西楼》
清风卷阴翳,广野见秋毫。
木落山觉瘦,雨晴天似高。
开窗置尊酒,看月满江涛。
高卧淹湖海,非关气独豪。
注:①此诗首联颈联都用了特拗句。②颈联用的是“五仄拗”五仄拗在下节详述。
杜甫的《月夜》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注:①此诗颈联尾联都用了特拗句。②颈联用的是“五仄拗”。
七言绝句中的特拗句
用在首联的如赵汝燧的《陇首》
陇首多逢采桑女,荆钗蓬鬓短青裙。
斋钟断市鸡鸣午,吟杖穿山犬吠云。
避石牛从侧路出,作陂水自半溪分。
农家说县催科急,留我茅檐看引文。
用在律诗颔联和尾联的如林和靖的《小园山梅》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用在律诗颈联的如文天祥的《过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唐诗别裁》尚有一例:“孟浩然闲游秘书省,时秋月新霁。诸诗人文士,联句缀诗,浩然所联之句:‘微云淡何汉,疏雨滴梧桐’。此句既出,举座惊其清绝,咸阁笔不复为继”。随口可用特拗句,可见熟练到何种程度!
②特拗句里关键处平仄仍可通融
王力先生在“注意”中指出,在特拗句里“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必须用平声,不再是可平可仄的了”。纵观古今律绝中的特拗句中,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仍用仄声的为数不少。
如胡光炜的《中原》
倭行速如鬼,飞火入中原。
楚塞成边塞,夔门即国门。
剖心卫江汉,拊背虑襄樊。
早撤谈空坐,墙头铁鸟翻。
再如陈子昴《次乐乡里》律诗中的
故乡杳无际,日暮且孤征。
宋教仁《晚泊梁子湖》律诗中的
夜阑不能寐,抚剑独伤神。
注:请看“ ”的特拗句,第一字用的都是仄声。
再请看七言的
陈可陪的《谒武侯祠》律诗里的
老柏四围见宁静,一灯终古镇光明。
马君武《京都》律诗中的
欲以一身撼天下,终于平地起波澜。
徐淙泉《施肥》绝句中的
布谷一声韵悠远,蓝天深处起回声。
注:请看“ ”的特拗句的第三字,都用了仄声。
聂老绀弩先生被胡乔木称放为“过去、现在、将来的诗史上都是独一无二的”。当然也包括他在变格句式的应用上,他的诗集里,百分之九十五是七律。试举其几个特拗句。
《桥上有询黄鹤楼遗址不得而惆怅者》中的:
黄鹤早冲白云去,破楼时引黑风来。
《一缘居士丈枉过失迎》中的
何与剡溪戴安道,子猷兴尽自归船。
《林冲·题壁》中的
高太尉头耿魂梦,酒芦戎颈系花枪。
特拗句如此被广泛应用,《中华诗词》曾有一篇为《漫谈从容与性灵》的文章中,举一首《书斋漫兴》:
窗外二三四丛竹,院中五六七盆花。
客人来访不须问,朗朗书声是我家。
评曰:“首句第六字应仄却平,换字很难,第二句尾三字三平,似乎也难换字,但这首有意境,我看可存。时下新诗,全无规矩可言。旧体诗词,大可不必统得过死”。首先讲此诗人用的是旧声韵,以文中举他的另一首《警钟》的第一句为例:“散尽硝烟六十秋”,“十”应为入声,“七”字当然是入声。此诗上联,乃特拗耳。评者结此定非盲点,然作此评,真让人百思不解。
③特拗句诗联中,下句可以三平脚对应。(命名为“三平应特拗”)
特拗句式的基本形式里说,不论五言七言,上句用了特拗,下句平仄格式不变。上例统如此。
从读书笔记中与格式诗书籍里对照看来发现了在特拗句的联中下句,可以应对以三平脚:
五言的如:
李白《沙丘城下寄杜甫》律诗中的:
我来竟何事,高卧沙丘城。
王维《终南山别业》律诗中的: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归期。
释敬安《梦洞庭》律诗中的:
何人忽吹笛,使我松间醒。
刘虚《阙题》律诗中的: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洪昇《客愁》绝句里的:
醒听北人语,梦听南人歌。
七言的在聂老集中多见,如:
《青春之歌》中的,
志士头颅委沟壑,佳人怀袖生云烟。
《嘲王奇赶车》中的:
驷马俱颓两轮陷,一人其奈千钧何?
《送大学生小王》中的
将有事时当平日,于无声处听春雷。
《答雪峰》中的:
九仞为山止吾止,显微揽镜虫哉虫。
二、五仄拗
①名目来历
原因如下:五仄拗的基本形式,是五言律绝,把正格中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的联拗为“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如“人事有谢代,往来成古今”。上句可五仄、四仄,下句第三字救以平声字。七言是五言的扩展,在其“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联,可拗为“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联。即出句第三字必平,下面五字等同于五言五仄拗式,故仍称“五仄拗”。如“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清李少鹤《拗法普》里称之为“一平字拗五仄法”。异于基本形式的很简单,即不管五言七言,上句用了五仄拗,下句五言第一字,七言第三字,不用平声字,依然用仄声字,五言的如“上有不得志,栖栖吴楚间”。(孟浩然)七言的如“中年畏病不兴酒,酌我仙人九醉觞”。(黄庭坚)《拗法普》称之为“拗中拗下一字不救法”。既是上句拗以五仄,下句救不救都可,何必啰嗦那么多名目,定为“五仄拗”。
②五仄拗的应用
五言中的“五仄拗”例:
用在首联的如李白《遇崔八丈水亭》中的:
高阁横秀气,清幽并在君。
用在颔联的如白居易的《原上草送别》中的: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用在颈联的如贾岛的《忆江上吴处士》中的:
此地聚会夕,当时雷雨寒。
用在尾联的如王安石的《岁晏》中的:
延绿久不已,岁晚异流光。
七言中的“五仄拗”例:
用在首联的如陈师道《绝句》中的:
书当快意读易尽,客有可人期不来。
用在颔联的如陆游的《归来杂吟》中的:
胸中那可有一事,天下故应无二人。
用在颈联的如吴伟业的《过淮阴有感》中的:
浮生所欠止一死,尘世无由识九还。
用在尾联的如神童程羽黑的《李白诞生1300周年》中的:
胸中实有两万丈,万丈逍遥万丈哀。
且看聂老的“五仄拗”:
《自嘲》里的:
昨叨地富反坏右,今享肉烟蛋豆糖。(不避孤平)
《悠然六十》里的:
日三斤酒半碗饭,断一回腰三次肠。
《赠电工小蒋》里的:
胸中早有辩证法,舌底犹翻花样轻。
《马兜铃姑娘六十矣岂可无诗》里的:
君当再活六十岁,我请献吟三百篇。
③五仄拗与特拗在一首律绝中可同时运用
在特拗句例诗中,刘敞的《秋晴西楼》和杜甫的《月夜》注中已说明,另如:
岑参的《送杜佐下第归陆浑别业》
正月今欲半,陆浑花未开。
出关见青草,春色正东来。
夫子且归去,明时方爱才。
还须及秋赋,莫即隐嵩莱。
注:此诗首联用的是五仄拗,颔联尾联用的都是特拗。
④五仄拗在律绝中虽属常见,然也常遭不公正的指责。如《宋诗三百首》编者在对黄庭坚《寄黄几复》中的:
持定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
译曰:“‘但有四立壁’,都是仄声,而‘四立壁’又皆入声,意在求奇,究非常法”。又如《XX刊》上有一篇《数字与律诗》的文章,其中举了唐诗人杨炎的《流崖州至鬼门关》:
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
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
评曰:“‘一去一万里’”全用仄声字,音律逼仄拗峭,‘千之千不还’,则多用平声,低回压抑……以五绝格律量之,首联不合,为变体,但从修辞角度来看,能适情择字,以声达情,不以格律害意也“。实在的,本诗上联是五仄拗,下联是特拗,诗作者是应用”变“之高手,却遭到似褒似贬的点评。冤哉,冤哉!
三、仄平对等式
“三平”、“三仄”,在古诗里似乎不太计较,后经平仄先生们的反复炒作,已成了严酷的禁律。然而,从读书笔记里诗篇摘录,对照某些讲格律的条文,命名“仄平对等式”可以成立。其基本形式:律联中,上句可以是三仄、四仄乃至五仄,下句必对以三平、四平乃至五平。
五言的如:
用在首联的如王维《终南山别业》律诗中的: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用在颔联的如李白的《沙丘城寄杜甫》律诗中的:
城边有古树,日夕连秋声。
用在颈联的如释敬安的《梦洞庭》律诗中的:
一鹤从受戒,群龙来听经。
用在尾联的如吕本中的《丁未二月上旬四首(之一)》律诗中的:
遥知汉社稷,别有中兴年。
七言的如:
杨载《送罗云叔归山中》律诗颈联中的
冯衍能忘白首叹,谢安须为苍生忧。
杨慎《昆明望海》律诗颔联中的:
平吞万里象马国,直下千尺蛟龙宫。
聂老《次韵苗公》中的:
译文出版走不胫,稿费在家堆如柴。
四、丁卯名法
唐朝诗人许浑在写诗的过程中,从拗句中,总结出一个固定的句式。如: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水声东去市朝变,山势北为宫殿高。
湘潭云尽暮山出,巴蜀雪消春水来。
许浑诗集《丁卯集》中多用此法,故称《丁卯句法》。此句法未动二四六节骨眼上字,尚不足引人注意。然此定式句,吟之已颇多启发,何妨试用。
因受水平限制,提及的怕有谬误:仍有规律可循者,怕有疏漏。请前辈方家,诗人多加指教。认真体味,变格诗句有的可使诗势突兀拗峭,有的是行文疑无路时突然来的柳岸花明,有的是诗的表现力上再加的一把油,至少也可以成为正格句式遇到故障时的“备胎”。
上面例诗作者中,吴伟业、释敬安都是清朝诗人,清以后,诗词便进入了休眠期。现在有关单位正在以各种手段抢救,保护濒危的有生物。值此诗词大复兴的今天,我们这些青年人倘不能有效地保护好这些濒危的变格诗句,恐怕对先辈、对后辈都难交代。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微信电话同号:18551712797)
微信又改版了,请喜欢“书法聚焦”的书友
将“书法聚焦”设为星标
谢谢!
识别二维码即可添加
小编微信

(手机号微信同号:18551712797)
如果您喜欢本文
欢迎转发到您的朋友圈或微信群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艺术之旅
书法聚焦编辑发布
戳“阅读原文”,进入兰亭会官方微店购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