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路文风●小说006】一次内窥镜检查(微小说)小蒜粑粑(安徽)

小说,小小说,短篇小说,小说连载
★小说一次内窥镜检查
文/小蒜粑粑(安徽)
王安平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次简单的内窥镜检查,竟令他如此的刻骨铭心。至今,那一次检查的整个过程,完整复制在他的记忆深处,一有风吹草动,便会一帧帧回放。以至他身体下部,现已无大碍的某个部位,立刻开始收紧。记得那天,王安平和妻子走向某某医院内窥镜科。离得尚远,一阵隐隐约约的压抑的呻吟声便钻入王安平的耳朵。那声音有的尖细,有的低沉,有的高亢。到得近处,王安平方才发现,那些声音正从一排隔开的房间里流出。每个房间门上,都有编号。王安平的第一感觉竟然是,这么多房间,都在进行内窥镜检查?这得有多少人?
回想起自家小城的县医院,内窥镜检查,只有一个房间,而且似乎好像还是不定期开放。和这里相比,何异于天壤之别?王安平的赞叹尚在唏嘘,一声高亢嘹亮的痛呼,从某一个房间传来,一下子打了王安平一个措手不及。敢情,这是杀猪的节奏?否则,何来那等恐怖的痛叫声?王安平和老婆面面相觑,心下都有些忐忑起来。王安平记得,在家乡县医院检查时,那个满脸粗豪的青春痘的男医生,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痛苦啊。或许,是他动作轻柔?或许,是他刚开始时说过的一句话,“可能有点痛,忍一忍”。所以王安平心里有了底,所以就轻松自在地忍耐下来了?呼痛声从一扇扇紧闭的木门里流出,有男有女,有高有低,象一串串连绵不绝的针,不断地刺向王安平的耳膜。刺得他的心,也“砰砰”跳动起来。怎么会这么痛?是他耳朵出了问题?但看一看妻子的目光,那里面的一丝惊慌失措,是绝对真实的。那就不是他的耳朵出了问题。也就是说,那钻进他耳朵里的声音,是绝对真实的。那声音的主人,可以想见,现在正承受着一种怎样的痛苦,煎熬?王安平的身体,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下身的某个部位,也一阵阵抽紧。一只小手适时地握住他的右手。他转头,看到了妻子眼睛里的忧虑。他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安慰妻子道,“没事”,又反手握住妻子的手。好不容易叫到王安平的名字。他的心猛地一抖。隔壁房间里,那连绵不绝的呻吟声尚围绕着他。让他错觉那不是一间间检查室,而是一个个某种动物的屠宰场。现在,轮到他了么?
给王安平检查的是一个半老的女人,身旁站着一个年轻的护士。应该是给她打下手的。谨遵医嘱,而且毕竟有了一次县医院检查的经验。王安平利落地把自己放到一张床样的台子上,接着又十分干脆熟练地把下身衣物褪至膝盖,然后屈膝,弓身,把自己变成一只虾。白白的,硕大的屁股突出向前,刚好正对着那个老女人,以方便她的操作。没给他半分钟酝酿情绪的时间,一根微冷的物体便已插入他的肛门。乌拉。王安平兴奋地想,似乎并不很痛。他甚至有闲心,一边感受着探头在自己肠道里前进,一边看着屏幕上同步的探头在自己肠道內看到的情景。六公分,还是七公分,与上次在县医院检查时看到的一样,探头深入六七公分,在他的直肠壁上,出现了一个比黄豆大,比蚕豆小的肉疙瘩,学名叫做息肉的小玩意儿。与上次相比,没有增大,也没有缩小。这可恶的小东西,乍一看,象堆满皱纹的老头的脸;仔细一瞧,那东西的表面,布满一条条青黑色的筋,象一根根魔鬼的绳索,正张牙舞爪地要漫延,伸展开来,占领他的所有的肠壁,器官,甚至,他的整个身体。
这当然是他所不能允许的。老女人在息肉部位停了一下,似乎在拍照留影,然后又用内窥镜自带的刀头,在息肉上切下一块,以备检查。王安平紧盯着屏幕,看着那刀子在自己体内“喀嚓”一声切了下去,似乎立刻,就有一缕血丝飄出。但他丝毫没有痛感,仿佛那是在别人体内的操作。他看着那缕血,彩带般飄荡。他想,应该结束了吧?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身上就这么一块息肉。回答他的,是内窥镜头突然的前进。顿时,仿佛有一股气被镜头推着,在下腹部冲撞起来,肠道內变得又胀又痛。王安平一咬牙,强忍住这一波疼痛。心想,县医院毕竟是县医院,它的水平,怎么能和某某医院相比。万一有漏网的息肉怎么办?对,不能错过这次大医院检查的机会!说不得,忍。正在王安平忍得双目暴睁,死去活来,考虑是不是请求终止检查的时候。“大粪,大粪,又是大粪”老女人似乎很不高兴的声音。想来此时,她满脸的皱纹,都已经变成厌恶和不耐了吧。王安平突然想起家乡医院那个粗豪的年青医生,和这老女人相比,似乎就是个慈眉善目的菩萨。不过谢天谢地,老女人手里的镜头,总算是停止了。王安平强忍着小腹内的巨痛,偷眼瞄了一下屏幕,只见满是清色液体的肠道內,飄荡着一块块长的,短的,大的,小的物体,象夜晚的天空浮动着的无数的星星。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哦,那是我的大便?感谢大便,他心想,因为它,这该死的探头才最终停止了。
王安平小心翼翼下了高台,瘐偻着腰,一手按住腹部,一手拉开房门,慢慢走了出去。一出房门,他便目光乱撒,寻找厕所。他有些后悔,检查前怎么就没有先瞄定厕所的位置?他感到自己小腹内就象一个越来越满的水库。现在,就靠肛门,这一道堤坝紧紧闸住了。但随着水位越升越高,堤坝也越来越脆弱。更要命的是,他的小腹内不仅是水位的问题,还有一股气,象水怪一样在肠道內游走,冲撞。一阵阵的绞痛,令得他的身体,又重新弯成了一尾虾。好在妻子很快找到了厕所。王安平欲快实慢地奔向厕所。说实话,他恨不得一步就跨进厕所,快速解开裤子,放出体内魔鬼;但他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他担心,堤坝提早崩塌的话,那后果,岂堪设想?好不容易进厕,有条不紊地解裤,尚未完全蹲下,“噗”的一声,一股秽物便磅礴而出,掷地有声,都是一点点,一朵朵,殷殷的红。走出厕所时,王安平的脸色,如纸一样白。他刚走出厕所,又有一人风一般掠过他的身侧。尚未等他关门,一声“噗”便哗然而出。王安平不敢肯定,这位的裤子,脱下了没有?
走出厕所,就又到了检查区,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仍然连绵不绝地传来,仿佛这里不是内窥镜检查区,,而是杀猪宰羊的地方。回想起刚刚经过的检查,王安平不自觉地又颤抖了一下,刚刚松弛的某个部位,又开始紧了紧。
栏目介绍及投稿说明
一、【一周诗选】:每周上、下两期,刊发选自投稿群的诗作。主编:陈怀(微信号:huaige1971;邮箱:chenh3338@qq.com)二、【古风新韵】:每周古诗词合集一期,选自古诗词投稿群。主编:潘安明(微信:wxid_vhrp63lakqdu21;邮箱:pam656@163.com)。
三、【同题诗】:每月1~3期,群内征集诗作。主编:黄祥贵(微信:wxid_c9kjybxdsq6m22;邮箱:1242962162@qq.com)
四、【诗坛精英】:推介在诗坛已取得一定成就的中青年诗人,个人专辑或合集;栏目主编组稿。主编:陈韶华(微信:wxid_zhxdf011pk1j22)
五、【先锋诗人】:要求个性强、有探索精神、令人震撼的诗作;栏目主编组稿。主编:陈韶华(微信:wxid_zhxdf011pk1j22)
六、【杂的文】:除诗歌以外的其它短篇文字,如杂文札记、散文随感纪实等。主编:彭剑明(微信:pj18755380086;邮箱:739114923@qq.com)
七、【群英会】:个人专辑,各栏目主编视来稿情况不定期选编一人六首以上(古诗词十首以上)刊发于本栏目。
投递零星诗作的,可加栏目主编微信,申请进群贴诗;组诗可发到相应栏目主编的邮箱,要附作者简介、生活近照,并附微信号,以便及时建立联系。
栏目主编陈韶华;陈怀;黄祥贵;王朝明:潘安明
编委
现代诗:方方,王朝明,无我,汪建军,陈怀;罗锦华
古诗词:产林苗,陈桂枝,唐海生,清流,傅少森,温蒂,潘安明
关于个人专辑稿费的说明
赞赏合计20元内归平台所有,作为平台运转经费。赞赏20元以上部分,其中80%归作者,20%留作平台运转经费的补贴。推广期为10天,第11天发放稿费,未发放及时或有特殊情况可与主编私下沟通。在本微刊平台单独推送过的诗人作家们,请你尽快与总编辑建立联系,以方便发放稿费。
总编辑:彭剑明;微信号:pj18755380086
如觉着图文不错,就分享群或朋友圈吧!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推荐阅读原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