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的情味

54号房间的旅客—在游船上(劳特累克)
去年9月30日至11月4日,北京画院美术馆推出了布达佩斯美术馆珍藏的法国画家劳特累克作品展,其中的90余幅作品,涵盖绘画、素描、石版画与海报。出生于1864年、未满37岁便离世的劳特累克,虽然在名气上没有他的前辈马奈与莫奈、同窗凡?高或晚辈毕加索和莫迪里阿尼那般响亮,但他在短暂一生所留下的艺术作品,在今日看来却并非昙花一现。
生活在19世纪末的巴黎,对于当时风靡欧洲的“日本主义”(Japonisme),劳特累克好奇且痴迷;与凡?高的同窗之情又让他们得以对此有所交流切磋。从展览中的多幅复制海报及版画真迹中,观众可以明显感到他将东西方绘画进行交融的特点——作为19世纪盛行于欧洲的东方平面艺术,日本浮世绘中明显的黑色轮廓线、强烈的色彩对比和不同于西方焦点透视的构图,都对劳特累克的绘画影响深远。
骑师(劳特累克)
于世纪之交骤然离世的劳特累克,留下的海报、版画与素描,却对整个20世纪的平面设计和广告领域有着诸多影响,他的作品从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了黑白照片的意义:照片只是简单、直白地记录某个瞬间,而劳特累克的笔触,从《54号房间的旅客——在游船上》中女子遥望远方的神态,到《骑师》从马背上一跃而起的动感,都加入了他在起笔那一瞬间的情感与感悟,让画中人格外生动、鲜活。
劳特累克曾说:“我描绘事物的本来面貌,不加以评判。”其作品也确如他所言,不论贵贱,也不加褒贬。对巴黎夜生活,剧场和舞台的情有独钟,启发了劳特累克对夜巴黎的关注,其观察的视角也十分独到;尽管他喜爱以夸张的笔触描绘人物的神情与动作,但无论是歌舞明星的光芒四射、剧院包厢中名媛的大方端庄,还是风尘女子的生活样貌,他都如实地记录着、描绘着她们的本色。展览中,从《坐着的小丑:夏?玉?卡奥小姐》《镶有金面具的剧场包厢——自由剧场的剧目单》到《日本音乐厅》,从这些作品中不难发现其珍贵不仅在于绘画价值,更有对19世纪末巴黎表演风格,对剧场、服装、化妆乃至欣赏习惯进行比对、研究的文献价值。
镶有金面具的剧场包厢-自由剧场的剧目单(劳特累克)
如果说劳特累克的笔触,有对众生的平等;那么同样在金秋时节展出的一位中国画家——丰子恺的作品,则融进了他对世间万物的爱。“如同一片片落英,含蓄着人间的情味”,此语是俞平伯对丰子恺的赞赏;诚然,丰子恺那些既贴近现实,又饱含情感、充满情趣的画作,伴随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2018年是丰子恺诞辰120周年,10月25日至11月4日,中国美术馆以“漫画人间”为主题,与浙江省博物馆、丰子恺家族及个人藏家合作,展出其150余件套作品、手稿及实物,也更为丰富地呈现出丰子恺作为画家、散文家、艺术理论家、音乐教育家、装帧设计家和翻译家的多元身份。恩狗册页(丰子恺)
1898年生于浙江省桐乡市石门镇的丰子恺,青年时期师从李叔同学音乐、绘画,师从夏丏尊学习国文。他的画作大都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简练通俗,没有一点晦涩之感,无论男女老少,文化素养如何都能够看懂;尤其是他的漫画,笔触生动而极富韵味,质朴而率真,时常于细微处探究人生、反映世间百态。他曾在《漫画创作二十年》中记述:“我向来憧憬儿童生活,觉得成人大都失去本性,只有儿童天真烂漫、人格完整,这才是真正的‘人’。于是变成了儿童崇拜者,在随笔中漫画中,处处赞扬儿童。”展览中,一套《给恩狗的画》是丰子恺为幼子丰新枚(小名恩狗)所创作,不仅记录了恩狗日常生活中的种种趣事,还有以用桐乡话记下的家乡童谣……丰子恺对孩子的慈爱充盈笔端,令观众动容。
展览的另一重点是浙江省博物馆的藏品——《护生画集》。此次特别从《护生画集》六册中遴选二十三开原作到北京,这也是浙博入藏《护生画集》以来,首次进京展览。这部创作时间长达46年的画册,更是丰子恺信守半生的承诺。护生画集(丰子恺)
最初,《护生画集》是丰子恺的恩师弘一大师劝他以反对杀生为主题而作,第一集五十幅面世时,恰是弘一大师五十虚岁的寿诞;十年后,丰子恺在客居广西时又作六十幅,以贺恩师寿辰。弘一大师为其配文,成为《续护生画集》,于1940年印行。这期间弘一大师写给他一封信:“朽人七十岁时,请仁者作护生画集第三集,共七十幅;八十岁时,作第四集,共八十幅;九十岁时,作第五集,共九十幅;百岁时,作第六集,共百幅。护生画功德于此圆满。”丰子恺回信说:“世寿所许,定当遵嘱。”约定的第二年,弘一大师便圆寂了。而丰子恺一直信守约定,继续作画。《护生画三集》七十幅,于1950年出版;《四集》八十幅,寄交广洽法师,1961年在新加坡出版;1965年,《五集》九十幅因许多读者催请而提早出版;“文革”中,被批斗、抄家,乃至结核病复发的丰子恺仍常常凌晨起身作画,直至1973年,完成了最后一百幅画稿。两年后,丰子恺因肺癌离世。1978年,广洽法师回国,将第六集手稿随身带到新加坡,后交给香港时代图书有限公司,于1979年出版;这一年,正是弘一法师的百岁冥诞。
谈作《护生画集》的宗旨,丰子恺说:“护生者,护心也。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事。”没有任何宏大的说教,温馨敦厚的《护生画集》中,却满溢着丰子恺对世间万物的爱护之心,与悲天悯人的情怀。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版权,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东方文化杂志(ID:dfwh-hk)

长按识别二维码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