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黄梅 两寺禅风

“爱美悟禅,应该都不是一件高冷的、难以企及的事。

黄梅四祖寺和五祖寺,一座位于黄梅西山,一座位于黄梅东山,是中国佛教禅宗四祖道信和五祖弘忍的传法地,也是六祖慧能在此修行并得到五祖弘忍传授衣钵的历史现场。凡是看过电影《木棉袈裟》和书籍《六祖坛经》的,对这里可谓是如雷贯耳。
这两座群山环抱、松竹掩映的禅宗古寺,我却一直没有亲临。五一期间,我慕名专往两处旅游。在驱车前往的途中,我就默默想,有些地方无论是远是近,都注定会与我们的生命相遇,这就是缘分。
五祖寺
沿着导航的指引,我们一路奔向东山五祖寺。到了游客中心,我们决沿着东山古道牌楼那条上山古道步行上山。此古道是北宋宣和四年所建,全长5公里,古道由长短不一的石板铺砌而成,有的地方直接利用巨大石头山体为路。岁月为古道用青苔和蔓草裹上了一层岁月的包浆。
古道并不是台阶,而是铺成斜坡,需匍匐小心行走。不一会,我们就气喘吁吁起来,好在山中古树甚多,林下凉风习习,空气中泛着一股甜香。在爬行休息的间隙,散布于山野石间的小花小草香气馥郁,解人疲累。
走到二天门,山涧横出其间,上建小石桥,桥上筑亭,亭内山风送爽,里面有人在小憩,可听到潺潺流水声,可以体会“鸟鸣云间树,泉流涧底滩”的清幽意境。短暂停留,继续上爬,陆续经过释迦多宝来佛塔、三千佛塔、七宗禅园,终于到了五祖寺的古山门。

从古山门进去,最引人注目的是就是“飞虹桥”,在高大树木和竹林掩映下,古朴自然,桥下还有五只麻鸭戏水寻食。“飞虹桥”桥上有元代的过路亭,门额上题着清代文人王万彭所书:“放下着”、“莫错过”横批,书法潇洒,笔力苍劲。
转过一个广场,就是新山门了。山门对联“上接达摩一脉,下传能秀两家”,山门两侧刻着著名的偈子。神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惠能: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仔细读了一遍,等于重温了一遍禅宗史。
走进山门,拾级而上就是古寺的主建筑大雄宝殿,殿前树有“天下祖庭”石碑,为这座寺庙平添了无限庄严之气;另一边有一株三五个人合抱的青檀古树,是这座寺庙中最古老的见证。
再往上是毗卢殿,又叫麻城殿,是当初麻城县善男信女穿山越岭,将本地生产的砖瓦,一块一块、一片一片地背到200余公里外的东山修建的,于是此殿被命名为麻城殿,以资纪念。
毗卢殿两侧的观音殿和圣母殿与麻城殿一起组成一个整体,圣母殿西侧,从白莲峰上潺潺而下的一股清泉,昼夜悠悠流淌,清脆悦耳,北宋著名文学家苏轼在此留有“流响”石刻手迹,晚清昆曲行家钟谷在此书有隶书“法泉”二字。
再转过一道门,门上偈语“挑水砍柴无非妙道,行住坐卧皆是道场”,挺有意思。后面就是真身殿,原停放五祖弘忍真身,民国年间真身被毁,现在只供奉弘忍塑像。大殿飞檐斗拱,雕梁画栋,两侧辅以雕花砖,精美绝伦。其中神座部分是唯一具有古寺特色的宋代建筑。
穿过真身殿后有一道通天门,直达东山主峰白莲峰。“通天路”在两边的竹林掩映下,台阶非常陡峭,还有的地方就是山体原来的石体上开凿的小坑,十分难走。好在竹影扶阶,微风拂面,走走歇歇,也不甚累。
穿过大满禅师石塔和祖师殿,继续上行十余台阶,便是当年弘忍大师及历代住持僧讲经说法的遗址“讲经台”。置身讲经台上,视野开阔,犹如置身天境。
由讲经台攀登而上,直达白莲峰顶。崖悬壁陡,道路狭窄陡峭,有时需侧身而行。这里就是东山寺的最高处,远看层岚叠翠,暮春的山野,深深浅浅的绿色交织在一起;俯视山底,阡陌纵横,田园如画,城镇村舍,尽收眼底。
俯瞰山下寺庙,亭台楼阁、殿宇僧舍皆为绿树翠竹所遮掩,彼此有重门相通,小路相连,是典型的廊院式布局,极富中式园林趣味。想起唐代诗人张祜游历黄梅东山时的“寒色苍苍老柏风,石苔清滑露光融;半夜四山钟馨静,水晶宫殿月玲珑。”如果月夜前来,估计景色和禅趣更佳吧!
四祖寺
从五祖寺下山后,我们马上驱车赶往30里外的四祖寺。四祖寺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没有其它寺庙浓重的红尘气息,香客不是那么多,来的人都是认真参观或是真心求佛的人,会让人少一份浮躁,多一份虔诚。
进得四祖寺山门,就是一座大殿,外匾悬“四祖正觉禅寺”,内匾悬“重兴祖庭”。绕过门庭,里面豁然开朗,两排笔挺的塔松拥着一条宽阔的台阶。
沿38级拾级而上,过天王殿上行,就到了大雄宝殿。大雄宝殿右边廊柱边还有一个青年和尚在面壁静思冥想,夕阳余晖照在身上,有种静谧感。大雄宝殿广场右边钟楼前有一株1300余年树龄的圆柏,形状特别,在蓝天的映衬下别具一种沧桑美。

大雄宝殿侧面墙上是寺庙的文宣墙,其中重点介绍了生活禅。 “在生活中修行,在修行中生活,在尽责中满足,在义务中求心安,在奉献中求幸福,在无我中求进取,在生活中透禅机,在保证中证解脱”。读了一遍后,觉得非常有道理。
再往上就是四祖殿,台阶上碰到一个认真击锣的和尚。殿内供奉着四祖道信的画像和履历简介,两边壁上陈列着禅宗六个祖师的画像,以及本寺历代大德高僧的画像。殿前左右场地上各立一块石碑,右碑为清康熙六年本寺方丈晦山戒显撰文的《双峰山赋》,左碑勒记为《本焕禅师中兴四祖寺记》。
殿前广场右边是一株特别高大的古银杏树和一株稍小的银杏树,如果秋天来,银杏叶黄,将特别壮美;左边是一株800年的圆柏,树顶只剩半边伞状;两边庭院绿植,有圆柏和簇生的毛竹,特别有“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境。
再往后是藏经楼法堂。法堂左边是一株树干很粗的含笑树,树冠如巨大的伞,上面满树含笑花开;右边是一株桂花树,树干也是一样形状。
四祖寺里吸引我的除了庙宇楼堂,还有很大部分是这里的庭院设计、树木种养,还有遍布各院的各种盆景或者小绿植:有很多莲花缸,有一盆盛开的几朵红莲,在夕阳的照耀下,灿烂如霞,也有出污泥而不染的洁白莲花;有玫红、粉色、紫色等各色长寿花;有好多盆兰草、多肉植物、月季花、三角梅,甚至还有草莓……想来这里僧众一定有不少是喜爱园艺花草之人。
在四祖寺,最大的印象是僧人们的修行,宁静虔诚。从法堂往山下返回时,远远就传来颂经声。大雄宝殿之前紧闭的窗户已经洞开,亮堂不少。大堂满满地站着僧侣和信徒,手持经书诵读吟唱,他们神情都肃穆认真,让人生出敬意。
出四祖寺往左边山道往上走。首先穿过的是写着“慈云之塔”的石牌坊,沿着几百级台阶一路爬行,终于看到耸立着一座砖石结构的正方形的古塔,其名毗卢塔,又名慈云塔、真身塔。该塔建于唐永徽二年(651年),距今也有1300多年历史,是我国现存唯一砖造四门塔。
此塔造型别致,一层四面,半圆封顶,东南西扇面各设有一个塔门。据《坛经》所载,这座石塔乃道信法师葬身之处,是其弟子五代祖师弘忍所建造的。
转过毗卢塔,从四祖寺左边山道盘旋而上,摸索向上走,绕过山梁,看到一处绿树翠竹掩映、碧水清潭环伺的道场,这便是芦花庵。
芦花庵门前水声淙淙,树木高大,鸟儿轻啼,声声清明,很是宁静幽美。进入庵内,更吸引我的是一排摆放于走道的多肉,有很多老桩,还有的在大树挖的容器拼盘,真正的大师级别。
参观中,听到一位女士申请“挂单”。第一次听到“挂单”这个词,查询得知是指到寺院投宿,这么僻静清幽的地方“挂单”几日,不问世事,只给一点时间置身于自然之间,排除平常忧思杂念,呼吸富含氧离子的空气,清晨再见识一下云雾缭绕的仙境,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依依不舍芦花庵下山来,在停车场边发现一座廊桥,黑瓦木柱,是名“灵润桥”,又名“花桥”。色彩斑驳的墙体和木椅,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格外古朴。灵润桥始建于元代,桥两端保存完好的徽派建筑风格的马头墙。采用一主两辅三檐格局,每檐三重,简约而不简单,丰富而不繁杂,两端马头墙面均题有古诗,更显传统文化气息。
灵润桥建在一块整体石基上,是一个石拱桥,拱高、宽约6米许,仰面上看,见桥拱大石磊落,有藤萝垂下,随风披拂。桥下石刻从唐朝到清代,有几十处。其中以唐代书法家柳公权书“碧玉流”石刻和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破额山前碧玉流”诗刻最为珍贵。在桥上看桥下溪水哗哗流淌,周围满山翠绿,山下金色田块铺开,间或镶嵌红顶小楼房,分外清新养眼。
回顾这一天走过的两座寺庙,如两颗熠熠生辉的宝石,是我们接触美好事物的一次机会。古老的寺庙,是一个个盛装中国古典文化的容器。信仰共产主义的我们去往佛门盛地,不为参拜,只为多接触美好的事物、美好的景象,感受自然之美,建筑之美、诗词之美、音乐之美、绘画之美、文化之美等,相信这种对美的感知和享受却会藏在我们的脸上,浸润我们的内心,在我们的生命里发出光芒。
—欢迎转发—
之前的游记:
我踏青竟然闯进了一座供奉莫扎特的佛寺
微信号:俞仓塆
感谢关注以文会友
来去是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