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古观音禅寺吟诵雅集

记古观音禅寺吟诵雅集黎荔
半空中如粉如沙,细雨霏霏,落在发上,肩上,发丝上,面颊上,轻轻触摸,是似有若无的细雪颗粒。这就是小雪的节令了,天地积阴,温则为雨,寒则为雪。小雪,是寒未深而雪未大也。
就在这欲梅欲雪时节,和中华吟诵陕西采录与推广中心——汉吟堂一行40余人,出发前往终南山古观音禅寺,在那棵千年银杏树下,举办“禅脉永续,一门古寺吟梵语;弦歌不绝,千年银杏誦金风——禅诗吟诵会”。还没入寺,那满目金色,已高举如风幡,于空中,飘来荡去,无挂无碍。步入寺内,落叶缤纷,匝地如金,早已是观者盈庭。
终南山古观音禅寺以千年古银杏树之美而名动国中,闻名前往者络绎不绝,小雪过访当日,目测寺内有近万人之众。但见访客迤逦不绝,车车首尾相接,竟排至数公里外。感谢住持悟宣法师慈悲成就,古观音禅寺为汉吟堂开方便之门,欢喜联办一场古雅的禅诗吟诵会。围栏之外,人潮汹涌,围栏之中,我们得以三三两两,蒲团跽坐,一琴清幽,一案书画,太极云手,茶盏传递,红妆汉服,灰袍僧衣,吟诵如山间流水。秋风过处,不时有一两枚扇形叶片,耀黄地飘坠。坐在越积越深的满地黄叶上,瞬间就有种繁华落尽,穿越千年,梦回大唐的感觉。
我们与悟宣法师的弟子们,共同吟诵虚云老和尚1959年120岁圆寂前《辞世诗》:
少小离尘别故乡,天涯云水路茫茫。
百年岁月垂垂老,几度沧桑得得忘。
但教群迷登彼岸,敢辞微命入炉汤。
众生无尽愿无尽,水月光中又一场!
虚云老和尚,是中国历史上第一行脚僧人。其徒步经过的线路、艰险,让了解者无不惊叹!同时,也有说不完的传奇与故事。如果说30年为一度的话,老和尚四度春秋了。老和尚的人生,也可以这样分的:30岁前,60岁前,90岁前,100岁……120岁。他经历了几个朝代的变迁,也经历了灾难战争。得到了许多赞誉,得到了许多艰辛。但是,都可以忘却的,人生本如梦!蝼蚁般的众生太多了,生生世世的痴迷轮回,但是佛子的弘愿是不变的。老和尚辞世前嘱咐他的弟子,把他的骨灰用糖、面揉成团,扔入山河海水中与水族结缘,“冀诸受我身愿供,同证菩提度众生”,他希望在下一场水月光中,乘愿再来。
这首辞世诗吟诵起来,低沉,悠远,缓慢,如同慢慢地走远,行到水尽处,坐看云起时。结尾的平声韵字是拖得最长的,句子中间的平声字也是拖得很长的,似悠悠无尽。人时很短,人世很长,质幻露电,随缘泡水,在告别红尘之时,虚云老和尚悲欣交集,深感“宿债无时了,智浅识业深,愧未成一事,守拙在云门”,一代宗师的生平律己之严、证悟真空的拈花慧命,以及对末法时代众生苦的悲悯,这首诗只要按照格律吟诵一下,就可以把意思读出来,就可以感受到声音之美、之意义,一至于斯。古之诗词曲赋,无不于声音处下功夫,无不用声音作诗。今日之朗诵,不是读诗,只是读字而已,可惜可叹。
当你声入心通做这种斟酌的时候,不是纯粹的理性,是你吟诵的时候结合着声音辨别出来的。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受,所以吟诵才重要。通过吟诵,可以把诗文声音的长短、高低、轻重、缓急都读出来,从而掌握诗文的全部涵义,尤其是隐藏在文字背后的精神、情绪、心理。读诗读不出这个精气神儿,就等于没读,只是在念字而已。学文要是学不到这个精气神儿,就等于没学,见到了皮毛,全不知是虎是豹。
中国古人的修养并不是向外张扬的,古琴、吟诵,在大庭广众的演奏厅都并不合适。中国文化“行有不得反求诸己”,是内向的,是人自身的、正心诚意去修身的,是内在的追求。于是,当下静定,把自己的心灵、感情、意念跟那首诗打成一片,在黄叶飘落如雨的天地舞台。吟诵如山间流水,千年岁月,仿佛在这古树前不过弹指一挥间。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一曲吟罢,如晤虚空。小雪如期而至,一片飞来一片寒。“算得流年无奈处,莫将诗句祝苍华”。在冬藏的季节,清淡地活着,忘记那些还没到手的欲求,沉淀一些虚无出来……那些我们平时所在意的东西,真的那么重要么?物欲横流在时间的长流根本算不上什么。
散漫阴风里,天涯不可收。忽忽身如梦,迢迢日似年。咏叹时间的节奏与生命的韵律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