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忆娘亲之三(李跃)

大年三十忆娘亲
5
父亲有个中学同学叫杨光,时任天水市歩兵学校校长,其妻也曾和我妈在一班读过书。此二人善良质朴,每年放假从甘肃回老家,都要来我家访贫问苦。
坐在我们家徒四壁的土炕沿上,杨光夫人总是拉着我妈的手,充满同情和惋惜地说:“玉兰呀,老同学,你是咱班的学习尖子,大家都认为你将来一定会当大干部,谁料想你咋这么命苦,竟窝在农村受可怜,哎? ”惹得我妈眼泪汪汪,此后一段时间,每天都会痛哭流涕。
那天,我们和母亲一同从秦镇卖灯笼回来,我用竹竿扛着几个没有卖掉的灯笼。我们心情愉快,说说笑笑走在河堰上,因为花圈和大部分灯笼已经卖掉。快到家的时候,忽然发现我爸破天荒站在河堰上迎接我们。我爸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嘴里嘟囔着:“杨光来咧!杨光来咧!”同时,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克里麻擦抢过那几个灯笼,不由分说,一更子跑下二道堰,把它们粗暴地塞进急速流淌的河水里??
我可怜的父亲,硬是把尊贵的客人单独留在家里,自己跑出来在河堰上堵截我们,为的只是不让老同学知道他的老婆孩子穷到卖灯笼的地步。爱面子的父亲啊,你怎么不想想,那一刻,看到顺水漂去的惨不忍睹的红红绿绿,我们的心有多疼呢?那是我妈多少个不眠之夜一刀一剪的心血啊!
从那以后,我们打心眼里不希望杨光夫妇再到我们家来了,尽管他们从甘肃带来的白兰瓜和沙枣的确好吃。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6
母亲不仅吃苦耐劳,而且心灵手巧。无论在高机还是低机上,都能熟练地织出图案复杂、色彩艳丽的好布。我们一家人的衣服,都是她亲手纺织、裁剪和缝制的,件件得体。纺线、搓麻绳、纳鞋底、裁鞋样、糊鞋帮等,样样一流。到了后来用缝纫机做活,也是又快又好。村里女人们看了,都啧啧称赞,纷纷向她学习。
我们一家五口人穿的布鞋,都是她亲手做的,每双鞋子都既合脚又耐穿。我们虽然贫困,但从来没有象别人家的孩子那样露过脚指头! 眼看孩子们一天天长大,老屋那间厦房早已容纳不下,盖房已成当务之急。母亲省吃俭用,同时几乎每天都起早贪黑地干活,除了做些纸扎之外,还养了几个鸡……鸡蛋自然舍不得自己吃。有时村民借她巧手帮忙,比如纳双鞋底,或者裁身衣服等等,心里过意不去,也会执意给她少许报酬…
母亲用分分厘厘积攒的钱,一点一点添置着盖房的材料。上个月买一堆旧砖,这个月又买两三根别人旧房拆下来的老椽……
就这样,五、六年下来,竟在村子东头原是涝池的地方,盖起了一间半大房,还在后院建起了一个小厨房。尽管木料细小消薄,人称棍棍房,但比起老屋那间窄小晦暗的厦房,还是宽敞明亮多了。
我们蹦蹦跳跳地搬进新屋那天,母亲用疼爱的眼神盯着我们,少见地笑了。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7
母亲爱美。
每逢过年,母亲总会亲手剪一些红红绿绿的窗花,贴在新糊的窗纸上。其图案或兰草,或菊花,或鱼或鸟,或狗或猫,无不唯妙唯肖,栩栩如生。透过这些精美的手工艺品,不由使人想到:母亲是多么热爱生活,向往美好!另一方面,也不由使人纳闷:对于这样一个天赋卓绝、志向高远、多才多艺的女子,命运是多么的不公!
母亲酷爱整洁。虽然家境贫寒,但我们三个孩子的衣服,都由我妈洗得干干净净,尽管破旧,还有补丁。平时,她把房前屋后、墙壁地面,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每年三十以前,她总会用我们从海子村拉回的白土,把里里外外刷白一遍……
写到这里,我又闻到了水和白土那淸新扑鼻的泥土香味。乡党们交口称赞,说我家的脚地干净得可以晾凉粉。
现在想起来,的确不易,因为当时全是土墙土地,不象砖漫地,更不是现在的瓷砖。
母亲爱花。她常把一些庄稼花、蔬菜花或者野花采摘回来,挂在墙上,別在门脑,或者插在灌了水的玻璃瓶里。大自然色彩斑斓的杰作,使一片土灰的农家小屋和院落有了生机。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