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麦客(每小平)

远去的麦客
每小 平
“麦黄一晌,杏黄一时。”
“算黄算割、算黄算割!”清晨睡梦中的人们被鸟鸣声催醒,少陵原上田野中一望无际金黄色麦子在烈日曝晒下成熟咧!
麦客就是在三夏大忙时节,用劳动和汗水帮着别人辛勤收割小麦的劳动者。麦客多是商洛、宁夏、甘肃等地麦田少、或是收割晚且家中有劳力者、生活困难的家庭外出打工,挣些辛苦钱以补贴家用。麦客外出都是结伴而行,相互有个照应。有的是父子、兄弟、叔侄,有的是乡亲,还有的是夫妻。此外,麦客必须干活麻利,若慢腾腾一天割不到1亩麦子,主人家即会辞退。毕竟,收割小麦是龙口夺食,麦子不尽快收割拉运,碾打晾晒入仓,坏到地里就是最大的损失!
迁徙候鸟随气候变化而南来北往,能掐会算的是麦客,每当长安大地麦子收割前,他们嗅着麦香从商洛背着铺盖、手持长柄木镰、戴着草帽身着黑衣服的青壮年、也有个别身体好的老者也随着麦客人流从四面八方涌到长安各乡村,参加割麦并挣些辛苦钱,割完后又乘麦浪到他乡再去割麦子。
中国是传统农业大国,夏季割麦都是各家割自家的麦子。新中国建立前,地主、富农等拥有大量田地的人才雇用长工或短工,集中收割和碾打播种,付给钱财或粮食。
新中国建立后,实行集体化合作化道路,每个村、每个生产队都是自收自种自碾打,粮食晒干扬净后上交公购粮后,再给群众分配,并预留粮种、饲料粮等。
改革开放后,土地分到千家万户。有的人家缺少精壮男劳力,割麦就成了令人头疼的事情。有的在外一头沉干部职工、有的家庭男劳出外打工,有的家庭男劳患病……
市场经济缺什么,就有什么!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真正的麦客才出现!每年来长安的麦客不计其数,有的直奔各乡镇农村,也有相当一部分麦客聚积到韦曲,在长安饭店、百货大楼、银行、商场等楼道上三五成群等候着割麦人来请。麦客多是黝黑干瘦,身体强壮有力的中青年。身背用蛇皮袋子装的薄被、布兜、衣服等,穿着黑布鞋、手里拿着镰刀干粮等三五成群顺着麦黄一路从东向西、从南向北一路割来,随着麦茬又向前走!
只要割麦,就有饭吃!急性子的人就直接到各村各户上门联系,谈好地亩、价格和管饭等事项后,先吃饭,吃饱喝足有力气后再割麦。1982年割一亩麦子大约10元钱,84至85年12至15元、86至88年20至30元、90年前后1亩地大约50至60元。以后,收割机驶进麦地,由初始1亩地25至30元上涨到现在50至60元不等……
通常是主家指引到地头,指明长短宽窄地亩,不能少割也不能多割邻家的麦子,避免矛盾的发生。老麦客脚下就是尺子,来回一走地亩就出来咧!经验不足者,先看准邻界地头朝前直走一道印,也有边走边将数个麦穗挽个疙瘩,以防割到人家地里。
暑气炎热似蒸笼,头悬烈日割麦中。当麦客首先要能吃苦耐劳,其次要掌握割麦技窍。包括长柄麦镰、刃片锋利、麦子干黄度等因素。若麦镰晃动不牢靠、刃片不锋利,麦秆青绿不干脆……都影响进度。麦客割麦子大都是踢着割(走着割、跑镰),这套技术一般人不会,大都是用麦镰围着割。麦客一天能割1亩多麦,好把式能割1.5亩甚至2亩。这与麦田麦子的稀稠、麦秆的粗细高矮长势好坏有关。割麦最好在热死黄天、炎阳高照晌午进行,太阳把麦秆照晒得干脆,麦镰由外向内用力割来,干麦秆易断,割麦速度加快。骄阳似火,毒辣辣的太阳能晒脱人身上的皮,晌午曝晒的太阳把人晒得浑身流汗、汗水满面、口干舌燥,灰头土脸,再加上一镰一镰不停的左右挥舞,一般人可下不了这个势、吃不了这个苦。
若早晚趁凉割麦,但麦秆易返潮,既费力又费镰片。真正的麦客甘愿在太阳地里顶着烈日割麦,多数人穿着耐脏的黑衣服,脊背上汗渍湿了又干,白道道盐渍一圈圈“地图”在不断变大、加深……
喜看稻菽千重浪,金黄麦穗人欢畅。麦客割麦多由2人搭伙,把式在前弯腰割一摆并缚?,后边人弓腰割一摆带捆,地上没有麦秆麦穗遗存。头戴旧草帽,长袖扎紧,以防麦茬和麦芒扎破手。伴随着镰刀嚓嚓声,半月形麦子倒下、往前挪步又是嚓嚓声,身后的土地裸露出了黄色。割到地头再从另一侧往回割,当辛辛苦苦、汗流浃背割到地尽头后才伸直腰长出一口气,用毛巾擦去脸上、脖颈的汗水尘土,用草帽来回扇风,再端起凉水罐饮牛似的猛饮一气。
主人家给麦客一天管三顿饭、尽管吃饱。麦客的饭量大,面条和馍是主食,其次是稀麦仁汤、米汤或稀苞谷糁就菜;当时生活水平低,很少炒菜,多是熬菜。早饭和晚饭在家吃,午饭送到地头,麦客也不挑拣,狼吞虎咽吃完便在阴凉处歇息一会。磨镰片、修整镰把等用具,略作休整,又持镰割麦去!
邻家雇的俩麦客穿着一身黑衣服,老者约56岁是个“老把式”、健谈、带着商洛口音,负责用脚量地亩、谈价钱;活路干的好来年再雇。年青的约21岁,话少、只顾低头吃饭。由于干一天管一天饭,因而麦客总是想方设法偷藏锅盔馍,有时藏在衣服里、有时藏在布兜里、被褥里,甚至藏在麦秸里。这是因为明天不雇用、或是明天下雨到那里去吃饭?当时乡村没有食堂,吃饭成了首要问题。晚上休息,主人家若有空房还好说,没有空房就在空场院铺层麦秸躺卧而眠。若遭遇连阴雨,就在他人房檐下铺上麦秸蜷缩着睡觉。白天过于劳累,席地而躺就能打起鼾来、进入梦乡。
记得有年夏季,麦客遭遇五六天连阴雨,在韦曲正街等待天晴割麦的麦客遭咧罪,没收入、吃不好、睡不好、还熬煎咋回老家?每人只吃2两粮票、5分钱1个的蒸馍、喝些水,也有的吃碗2两粮票、9分钱1碗带汤的素面条。这也是十多年少遇的现象,待晴天麦客陆续被雇主请去,返回时每人口袋多少都装有辛苦割麦挣下的钱。
社会在发展,科技变成生产力。土地被开发利用,种小麦田地逐年在减少;收割机的出现,替代了原始的手工割麦,也省去了光场、收麦、拉麦、碾打、扬场等一系列环节……麦客也逐渐从麦田间远去消失、退出了割麦的历史舞台,成为人们一个时期的难忘记忆。
图片来源于网络,谢之!
作者简介:每小平 ( 笔名每牧每文长安区作协理事民俗委员会副主任西安市作协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 省柳青文学研究会会员省唐诗与杜甫研究会理事长安区政协委员区政协特聘文史员民盟长安区工委副主委兼韦曲支部主委人文地理方言习俗文化研究者)
赐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责任编辑:成 鹏 小编个人微信:chengpeng430
欢迎关注文学基地——“京兆文学”
温馨提示京兆文学
非常感谢您关注@京兆文学!如果您有好的诗词、散文、小说等原创作品,请直接添加微信到:chengpeng430,或者发邮件到[email protected]进行投稿,您可以附上您的个人简历、照片及个人要求(是否署上真实姓名等特别要求)
投稿须知 1、未在公众号、网站发表的原创散文、随笔、文学评论,附100字以内作者简介及照片,投稿必须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文学作品,文责自负。
2、注明投稿(京兆文学),注明作者微信名,微信号,便于联系。投稿五天内没有采用,请另投它处。
3、赞赏金额60%作为作者的稿费,20天内以微信红包形式派发,赞赏总金额低于20元(含20元)的作为平台维护费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