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醉翁:我和隐星云喝酒

我和隐星云喝酒
文/西山醉翁
冬日的一个傍晚,天阴沉沉的,夜幕很快就降落下来。在暖暖和和的小楼里,我置两碟小菜和一个白水煮豆腐,满了一杯陈年黃酒,放在热水里温着。此景此情,不禁令我想起我最喜爱的白居易问刘十九的那首小诗: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于是,我便给我的老友隐星埋名(网名) 发去-则短信:
陈年老黄酒,
白水煮豆腐。
日暮天欲雪,
能饮一杯否
不知他是未及时看到短信,还是错领会了我的意思,没有回音。于是,我只好就着小菜和白水煮豆腐另加一道必不可少的老伴的“唠叨” ,独酌慢饮起来。
我边喝边想,白乐天邀刘十九同饮,在古代,交通闭塞,信息不灵,除非是近邻,否则大概肯定是不成的。乾隆八十大寿在紫禁城摆千叟宴,海南岛的老翁接到请帖,提前动身,磨磨蹭蹭走上一年。吃完这顿大酒,回去又走一年。如今,现代化的交通和通讯,使世界越变越小。那一年,我从美国回国,真格是“朝辞纽约白雲云间,万里归程一日还”。那一年的大年初三,隐星老弟大概也是心血来潮,上午十一时,打电话邀我中午到宣化得月楼同他饮酒。接到电话,我风风火火,立即登车前往,十二点二十分,我便坐到了酒桌前,一杯复一杯地喝了个不亦乐乎。那一年我在北京与隐星相遇,他问我:体验过高铁没有?我说,还没有。他立马拉我到永定门乘高铁到天津,仅用半小时,我俩便坐在了“狗不理”饭馆,喝开了小酒。今儿,我给他发去“能饮一杯否”的短伩,他没有回音,必然是或未及时看到,或错领会了短信精神。
又过了几天,中午时分,我置了一碟如孔乙已的茴香豆似的五香腌豆和一颗一切四半的咸鸦蛋,另熬一锅烩菜,取出了-小瓶蔚州黄酒。我又想起了隐星老弟,我何不再试邀他与我同饮-杯呢这回,我打开微信,直按视频通话。叮铃铃,叮铃玲,铃声响起。嘿,来了,隐星老弟的笑脸立即浮现在我的面前。我意欲喝酒的场景必定也呈现在他的面前。他高兴地说:“嘿,咋地想喝酒了,还挺精神的。”他知道我已长时间不恋酒了。我问他:“前几天,我给你发出一短信, 你收到了吗” 他说:“ 好象看了,我正玩牌呢!”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陪我喝一杯吧!” 只听他高声叫他的少夫人:快, 拿酒来, 我陪老槐喝一杯。于是,我俩相隔一百多公里,竞然面对面喝将起来。
我俩边喝边聊,我说:这样的场景,古人想都想不到,白居易似乎或许只能意想到而实难能享受得到,如今是信息社会,智能时代,有什么不能想到便做到的呢 他说:活在当今真格好,再过若许年,说不定真能登上月亮去喝酒呢!咱们好好活着,不到九十九,谁也不能走。
我俩各在各家,虽相隔百里,却面对面喝酒话旧。又想起了五十多年前,我俩半夜起来酱油下酒等好多故事。落花无奈水流去,往事只能靠回味。其实无须感叹水流去,人活到老更有味。如今,我们老了,活到老真好,虽不当官,但早就当上了老爷。虽不富贵,但不愁吃喝。一粥,一菜,一杯酒,与一人相守,还有几位老友,足矣! 有谁生活不平庸择一事成癖,择一喜好终老,喝点小酒,写点闲文,也是一乐也!
这篇小文,不小心被外孙看到了,说:“姥爷还和老友云喝酒哩”!于是,我把这篇小文的原来的题目“视频饮酒话流年”, 改成了现在这个题目。
作者简介:
西山醉翁,平生较喜好,饮酒与作文。常爬格子里,兴在一杯中。人到中年时,笔停酒更胜;古稀年未至,停杯复笔耕;饮酒不讲菜,作文少正论;近又聊闲话,语浅内涵深。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刘富琴|刘晓艳|何凤山|海礁|苏正南|闫宪|孙宝山|紫晶|孟祥东|张宝梅|苏立敏|王路梅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