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蓬/嘉陵古道探源记


点击关注 | 文学依然神圣
作家专栏栏
1-嘉陵江源

编者按:日前,陕西作家王蓬历时三十年寻叩古道, 完成《从长安到罗马》《从长安到拉萨》《从长安到川滇》丝路系列作品,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三部六本力作,共1644页, 182万字。这套丝路系列作品是陕西省委宣传部推出的重大文化精品项目。一经出版便被新华社、人民网、华夏经纬网、文化艺术网、中国图书网、陕西传媒网、中国甘肃网等多家媒体重头推出,仅新华网浏览量近50万。《中华读书报》也刊发书评,引发读者广泛关注,为让读者感受到三条历史悠久的古道百科全书式的独特景观,欣赏到古道沿途引人入胜的风俗长卷,和“一带一路”新丝路日新月异的壮阔变迁。浅海文苑将以每周一篇刊出,以飨读者。
嘉陵古道探源记
文/王蓬

古代道路的开辟常伴水而行,看似简单,却是古代先民长期探索,自然发现与自然踩踏的结果,体现着对自然规律的尊重,闪烁着古人智慧。最浅显的道理是,几乎所有河流的形成,都经历了滴水穿石,如丝如缕、九曲回肠、汇纳百川的漫长岁月,硬是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势,在崇山峻岭间冲刷出条条幽深狭长的河谷。河谷平缓无攀登之险,所以不仅古人选道常缘河谷,就是今天修筑铁道、公路也常缘河谷,称为沿溪线。
古老的蜀道需要翻越秦巴大山,发源于此的河流包括秦岭北坡的渭河流域,秦岭南坡的汉水、嘉陵江流域的众多河谷脉流,几乎全被古人利用。我在对汉水河谷古道考察清楚以后,又曾几次对嘉陵河谷的古道进行过探访寻踪。
从历史典籍看,《尚书·禹贡》《水经注》认定秦岭南麓的嘉陵谷即为嘉陵江水正源,但北宋的《元丰九域志》却认为嘉陵江有东西二源,东源即秦岭南麓嘉陵谷,西源出自秦岭西部甘肃天水南镇阳坡村,称西汉水,流至陕西的略阳县境内两水相汇。
2-嘉陵江下游
略阳类似重庆,系由嘉陵江、八渡河交汇形成的山城。早在新石器时期,就有古代先民在河谷的二级阶地采摘渔猎,繁衍生息。先秦时代略阳为氐羌民族的游牧耕作之地,还曾在略阳建立过地方割据政权武兴国。至今耸立略阳县城,嘉陵江畔的江神庙还保特着氐羌民族的特色,规模如此宏阔,特色如此鲜明,在全国也不多见。略阳自西汉元鼎六年始设沮县,历代设州制县,宋开禧三年命名略阳至到今日。
略阳嘉陵河谷自古为蜀道必经,东汉时镌刻于嘉陵江畔的《郙阁颂》是我国珍贵的汉隶八分刻石,为历代书法家、金石学家所推崇,是研究我国的文字、书法和八分书变化发展的实物资料。唐代大诗人李白在千古名篇《蜀道难》中写下的“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其青泥岭便横卧于略阳嘉陵河畔。
唐时,古人在略阳嘉陵河谷还在依据山形,巧夺天工,修下一座灵崖寺,据说其时正在广元的武则天还曾来灵崖寺游玩,並留下一段造字的佳话
略阳历史上有许多可歌可泣的史诗,南宋时秦岭成为抗金前线,爱国将领吳玠、吳璘曾在略阳仙人关大破进犯的蒙古铁骑,使其30余年不敢轻举妄动。略阳由于有嘉陵江的浸润滋养而文明昌盛;更由于有嘉陵江的穿越而倍添壮美。上世纪五十年代,国画大师李可染随正修建中的宝成铁路来到略阳,创作出《雄山秀水略阳城》等佳作。
汉水与嘉陵江作为共同发源于秦岭南麓两条姐妹河,在她们顽皮的童年,嬉笑打闹,互抢河道,发生“袭夺”是很自然的事情。1978年7期《地理杂志》,便刊载地理学家李建超的文章《车过代家坝》,文章认为历史上汉水与嘉陵江发生“袭夺”之地便在宁强代家坝。这种地理现象学界学术讨论,百家争鸣,应该提倡。但並不影响汉水与嘉陵江分别于武汉和重庆汇入长江完成奔流到海不复还的历史使命。
3-嘉陵江边道栈孔
有趣的是汉中人巧夺天工,利用了一处自然奇观,堵塞一处暗河,建成一座无坝水库,成功地把嘉陵江水调进汉水,为南水北调在上游做了初步的水量储备。西流河是嘉陵江二级支流,发源于汉中米仓山南麓,上世纪抗战时节,农学家安汉曾利用西流河水在黎坪垦殖,安顿数万难民. 西流河在南郑与宁强交界的峡谷流淌时,在数百米深的峡谷间流淌时, 鬼斧神工,竞然冲开宽达200米的山梁,形成一条暗洞,河水夺洞奔流,造就一座巨大的山岭桥,被当地人称为天生桥.
上世纪40年代,宁强籍水利学家黎琴南发现这一自然奇观,提出堵塞暗河,造无坝水库,发电灌溉,造福一方构想。这个构想在世纪之交变成现实。如今二郎坝三级电站所发电量可供拥有11县区,380万人口的汉中市农村用电量一半, 二郎坝电站也是全陕西唯一的标准化电站。

历史上,多种典籍上都有祭祀江河的记载,在古人眼中,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这是天之大道,必须尊崇敬畏。即便贵为九五之尊的皇帝,也只敢称上天的儿子,也就是天子。既然是儿子,就必须对上天敬畏。所以历代王朝都建有天坛、地坛、农坛。每年春分、谷雨要祭拜天地,祈祷丰年。对于大江大河更不敢马虎,常派遣朝廷要员重臣祭祀江河,比如清初文豪王渔洋便曾奉祭祀岷江使命,三次往返秦蜀古道,途经汉中。著有《蜀道驿程记》,还写有大量咏叹蜀道的诗歌。
“江河淮汉”既然在古人眼中,汉水是与长江、黄河一样重要的大河,那么祭祀活动也就必不可少。事实上,对汉水的祭祀代不绝书,司马迁在<史记.封禅书>就明确记载,秦始皇统一天下后,曾到过名山大川进行封禅祭祀,四大名川为黄河、沔水、湫渊、长江.这里所说的名川也就是著名的江河,沔水也即汉水。每年都要求地方官员春秋祭祀两次。既为祭祀,就会有一整套程序和礼仪,比如摆放供品,宣读祭文、鸣奏礼乐等,古人正是通过这种礼仪形式,表达出对江河的崇拜和敬畏。尤其是在那些干旱少雨的地方,人们对保护水源有十分严格的规定。比如清代坐镇甘肃的提督苏阿宁已注意到生态是个系统环境,对河西走廊赖以为生的祁连雪山十分关注,视祁连山的森林为“甘人养命之源”,立碑公示“砍树与杀人同罪”。嘉陵江畔略阳观音寺则有清同治年所立“乡禁碑”一通:砍耳棒违约,凡多砍不上报,罚演戏三天,献肥猪一头。
4-二郎坝电站
正是由于我们的祖先对江河的崇拜和对自然的敬畏,才为我们留下赖以为生的土地江河,华夏民族才得以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直到上世纪初,许多江河还保持着水草丰腴、蜿蜒长流的自然风貌。尤其居住在汉水边的人们还能看到晋人左思所描绘的“嘉魚出于丙穴,良木攒于褒谷”的上古情景。
嘉陵江发源于秦岭南麓山岭,从陕甘交界的莽莽山岭间汇纳百条涧溪,一路百折不挠,从海拔三千余米的崇山峻岭飞流直下、劈山斩谷,经秦岭腹地的凤县、徽县、略阳,再进入巴山丛中的广元、昭化、苍溪、阆中,后又穿行于南部、蓬安、武胜、合川等丘陵与盆地之间,至重庆汇入长江,沿途催红生绿,滋润了一片片绿洲与盆地,养育了一座座名城与名地,劈斩出清风峡与明月峡这样的绝景奇观,造就了灵崖寺和千佛崖等蜀道瑰宝;流至古城昭化,汇流了从青藏高原边缘奔流而下的白龙江,成为浩浩荡荡一江大水,在广阔丰美的四川盆地舒展身手,加入滋养天府之国的大合奏,蜿蜒曲折、柔媚婀娜,滋养万顷良田,千里沃野;至合川又接纳涪江、渠江两大脉流,水量顿时充沛,波浪顿时汹涌,以雷霆万钧之力,直赴重庆汇入长江,完成了长驱两千余里,历经陕西、甘肃、四川、重庆四省市数十县市,最终奔流到海不复回的历史使命。

首次探访嘉陵江源,可追溯至1992年前,那时正拍摄《栈道》,车辆方便,器材皆备,晨由古城汉中出发,沿古褒谷,经留坝、越柴关岭,踏进凤县境,便由汉水流域进入了嘉陵江流域。凤县虽在秦岭腹地,但由于嘉陵江亿万斯年的奔流冲积,形成长约百余公里宽阔河谷,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和五十年代,第一条穿越秦岭的川陕公路和宝成铁路都利用了嘉陵河谷。我们探访嘉陵江源头,便行驰在当年修筑的川陕公路上。此道最初为沙石公路,等级不高,但在抗战时期发挥了巨大作用,不仅前苏联支援中国的大批抗战物资经新疆、甘肃,沿用此线运往四川腹地,北京、天津高校在汉中组建西北联大,故宫七千箱国宝,也都利用这条抗战交通命脉转移。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公路变化不大,汽车翻越秦岭还需两天时间。近年不断拓宽改造,已达到国家二级公路标准,穿越秦岭仅用四个多小时。
5-秦岭牛群
我们沿途拍摄,是在午后赶到秦岭的分水岭,此处距八百里秦川西部重镇宝鸡市区仅40公里,距陕南汉中却达200余公里。离开川陕公路,沿着条简易公路行驶十余公里,便到了秦岭南侧一条幽深坦荡的山谷——嘉陵谷,嘉陵江即从此谷发源,也因此谷得名。嘉陵谷由于在秦岭南侧,海拔近3000米的主峰阻挡了北边风沙寒流,也滞留住南方雨云,所以植被茂密,山坡有高大的松树、栎树、麻柳、白桦构成森林,山谷盆地则漫生着荆棘类灌木丛,还有大片的高山草甸,对水源的涵养十分有利。山涧树丛到处淌着淙淙溪流,脚下踩踏的落叶苔藓也厚可盈尺,能踩出水来,头顶树木蔽日,高大的桦树支撑开如伞的枝杈,生满肥阔的绿叶,缕缕光柱从树叶间透出,树林中弥漫着一种湿漉漉的气息,粗壮的树干下部生满苔藓,呈现出年深月久的原生状态。
正是由于秦岭生态良好,也成为野生动物的乐园,尤其近年来,随着禁伐、禁猎,退耕还林,秦岭野生动物种群有了明显的恢复与增多,佛坪一带国家自然保护区内,大熊猫分布的密度每平方公里可达3只左右,远远超过四川卧龙保护区,范围也在不断扩大,距嘉陵河谷不远的留坝境内近年也发现了大熊猫,有一只竟然跑到农家院落,被取名“留留”送归了山林。再是美丽的金丝猴,毛冠鹿,珍贵的林麝,机警的猞猁,成群的野猪,憨头憨脑的狗熊都常在这一带出没。我们一路就惊飞起几只拖着美丽长尾的锦鸡……
那个初秋艳阳高照的午后,我们凭着辆越野三菱,在早年伐木留下的林区简易公路顺路而行,一直探访到嘉陵山谷的尽头,沿途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山谷,有的深不可测,也许蜿蜒到了秦岭主峰下的某座峰峦。有些则仅是一些大山的褶皱,可以一眼望穿。但山谷无论大小都有或大或小、或深或浅的溪水流出,尽皆明净清冽,清澈见底,那缕缕碧水便在麻雀蛋大小的鹅卵石上流淌,煞是爱人,让人忍不住脱下鞋袜,在溪水中徜徉,但那水又冰得渗骨,毕竟“太白积雪六月天”,这淙淙流淌的溪水全是秦岭千山万岭间冰雪融化而来的啊。
6-嘉陵江畔的灵崖寺
我们发现的溪水大大小小有几十条之多,全都从山峰涧谷流出,由北向南,由高向低,朝嘉陵主干谷道出口处汇聚。即便如此,毕竟是在江源地段,整体河床宽不盈丈,溪水虽清冽汹涌,某些段落甚至可与九寨沟溪水媲美,但也丝毫没有江河的水势与风采,甚至令同行的伙伴有些失望。我想起曾在画报上见过俄罗斯母亲河伏尔加河,入海口时河宽达几十公里,但源头不过一条小溪,一步就能跨过。细想,世界上再伟大的江河源头也如同人类的婴儿时期,探源寻踪的意义不也正在这里。
初秋,漫山遍岭间,仍是浓浓淡淡的绿色,离“霜叶红于二月天”的美景还有一段时日,但山林中已有成熟野果,我们在一处山洼发现一株梨树,挂满绿中带黄的山梨,于是钻荆棘,爬崖石,弄的满身狼狈,摘下大捧山梨,甜中带酸,水分很足,咬一口果汁顺嘴流淌。刺丛中蔓长的八月瓜,一种拳头大小的绿果微带芳香,吃进嘴里别有滋味。再是核桃,虽未完全成熟,但已经成形,山谷中的核桃树粗壮高大,只能捡石块砸下,弄的满手满嘴紫黑……
那天,离开嘉陵谷时,太阳已临近落山,满天的彩霞给偌大的山林镀上一层黄澄澄的金辉,山谷间大大小小的溪水在若明若暗中淙淙欢歌,极目之间,整个秦岭南麓的山岭河谷都成为童话世界。我们感叹这油画般的景致足以和世界上任何山林媲美,可惜不曾像九寨沟那样被发现、保护和利用。那晚,我们就借宿于宝成铁路秦岭车站附近一处旅馆,直到深夜嘉陵河谷的秀丽景色还伴着火车长长的鸣笛让人久久不能入眠。
7-嘉陵河谷羌人民居

有趣的是探访嘉陵河源还让我们看清了秦岭不愧是我国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线,黄河流域与长江流域的分水岭。与嘉陵谷仅一岭之隔的大散谷,千山万岭的溪水都流进了渭水,汇入了黄河。秦岭北麓,放眼望去,八百里秦川,黄土高原,房舍也皆为北方四合院落,房檐短促,无出山遮雨,屋顶只盖阳瓦,且有了窑洞。田野里小麦、棉花、玉米、大豆,成排的白杨耸立,一派北国气象。嘉陵谷水愈向南流,景色就愈秀丽,有了毛竹、棕榈,有了池塘农舍,房屋样式起了变化,由于雨水增多,屋檐也就增长,瓦则需盖阴阳两层。河谷坝子栽种了水稻,山坡上还栽种桔柑与茶树,山妹子穿红着绿,讲话拖了长长的尾音,明显带上了川调,大自然是多么神奇的区分东西南北,真正“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之后,但凡驱车经过秦岭,总难忘探访嘉陵江源的感动,总想再去看看。还真去过一次,2000年盛夏,从西安返回,一路顺利,到达秦岭梁顶,见天色尚早,便调转车头,直赴嘉陵源头。近年这一带已被列入国家级森林公园,修筑牌坊,收取门票,山谷中度假村,餐饮部皆有,红色屋顶散落绿色山谷之中,虽也是种景致,但怎么也寻找不回初探嘉陵江源时留于心底的那份野趣野味了,但愿保护区能把这嘉陵江水源头山林真正保护起来。

附录: 略阳赋
秦岭巍峨 嘉陵浩荡
汉武拓土 元鼎封疆
五山环绕 丹凤求凰
三江汇流 水韵略阳
北出秦陇 天水陈仓
南下川滇 蜀道悠长
三省交会 沟通四方
仇池武兴 亘古名扬
氐羌游牧 农耕初尚
民族融合 文明发祥
临江摩崖 郙阁流芳
灵崖洞窟 千年佛光
青泥盘盘 李杜吟唱
仪址令碑 南宋华章
紫云宫阙 斗拱挑梁
江神羌庙 名列国榜
先烈奋斗 山城解放
除旧布新 建我家邦
宝成铁路 汽笛鸣响
嘉陵航运 风帆撸樯
珍稀矿种 百炼成钢
高炉屹立 发电并网
辛酉洪灾 水漫略阳
军民携手 励志图强
汶川地震 山崩楼伤
群情激奋 灾难共抗
重规藍图 换颜更装
天津支援 壮举共襄
重整山河 金狮银象
玉带八渡 园林广埸
环境优雅 宜居城乡
继往开来 共赴小康
略阳县人民政府
王蓬撰文 宋宏书丹

二○一三年四月二十日
文中图片均为作者王蓬老师提供
作者简介
(说明:王蓬和他的著作)
王蓬,国家一级作家二级岗位(二级教授)曾任陕西作协副主席、汉中市文联主席、作协主席。創作40余年,结集50余部。曾获国家图书奖、冰心散文奖、柳青文学奖、全国首届徐霞客游记奖等多项奖励,并有多种著述翻译国外。系国务院享受特殊津贴专家、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

欢迎投稿至邮箱:[email protected]
如有疑问可在后台留言询问
欢迎关注“浅海文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