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这世界是如此喧哗,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

马世芳的音乐视频节目《听说》第二季,转眼就更新至第五期。不知有多少朋友和主页菌一样,每期不落?
听得愈多,就愈发佩服,节目里讲到的有不少是我们熟悉的人、熟悉的歌,但马世芳总能找到新角度。比如今天分享的这期,张学友、范晓萱、伍佰、李宗盛、崔健、张楚……你听过从木吉他的角度来谈他们的吗?
听 说
把耳朵借给我
跟着声音去旅行
听六弦来唱歌
「木吉他」下集
识别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
观看完整节目
这世界是如此喧哗
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
以下本文节选自 马世芳[ 听说 ]II第三集
这世界是如此喧哗,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这些人是不能小看的啊,如果你给他一把吉他。——李宗盛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1999年,张学友的这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感动了很多人。
这首歌除了张学友的歌声之外的另外一个主角,就是木吉他。这首歌的吉他手,也是这首歌的编曲人,叫作黄中岳。
黄中岳是我特别佩服的一位台湾的音乐人。
黄中岳
我觉得他总是有办法,在这个主流市场的流行音乐圈子里,找到别出心裁的切入角度,赋予一首歌新鲜的力量。
就拿这首歌来说,它整个的编曲就只有木吉他。然后加上了非常简单的和声。他烘托起张学友,唱这首歌的时候说的故事。
在中间有一段吉他的独奏,这段独奏也完全没有要炫耀的意思,它特别地节制,出来一下下又下去了,就退回去,然后让故事继续往下说。那确实是大师手笔。
黄中岳与雷光夏在马世芳的《音乐五四三》
在台湾的流行乐坛,有这么一小群职业的乐手,这些年台湾流行音乐,即使是在景气最好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唱片,也是由固定的班底去录的,要是你翻开这个唱片的内页,你肯定会看到几个固定出现的名字。
吉他手最常出现的名字有三个,一个是翁孝良,一个是游正彦,还有一个是倪方来。
倪方来在马世芳的《音乐五四三》
倪方来在台湾的乐手圈子里,是备受尊崇的师祖级的人物。
但是乐手的角色是这样,乐手是服务制作人,服务编曲人的,他们都是要来服务这首歌,或者服务这个歌星,所以流行音乐的乐手,不太会变成主角,但是有没有例外呢?
有的。有时候你会在非常意外的地方,听到这个乐手忽然站上了舞台的正中间,打了一扇聚光灯在他的身上,他忽然可以撒开来玩一段。
你的甜蜜
接下来给你听听这首歌,这个名字你一定知道,她叫范晓萱,这甚至是她还没有唱《健康歌》之前,刚出道的时候,还是新人的时候,她唱了这首《你的甜蜜》。
这首歌的作曲人也是一位才女,叫作陈冠蒨,我特别喜欢她的作品。
编曲人是王继康,我想王继康老师,当时可能就在录音室里想,这首歌是很可以发挥的,我们中间就空一段吉他的独奏的空间下来,给倪方来老师来试试看,他能玩出什么吧。
倪方来也果然不负众望,他在这首歌中间,忽然来了一个转调,就给了我们这样的一段音乐。
作为听歌的文艺青年,我们往往会特别看重尊敬那些,自己又能作曲,又能填词,又能演唱,最好还能制作兼编曲,最好还能自己设计封面,最好还能自己做行销的这种全才型的创作歌手……
但是这样的天才,在这个行业里绝对不是常态,唱片或者说流行音乐这个行业,要能够成立必须要靠完备的分工合作的机制,乐手在这个结构里面的角色,就是把自己的专业扮演好,你要我弹什么,我就弹给你,你要有能够马上进到录音室,马上能够上手,马上能够给出你要的东西这样的能耐。
讲到吉他不得不提伍佰
台湾的流行乐坛,有没有出现过明星级的创作歌手,而且又是很厉害的乐手?有的,比方说你会想到周杰伦、 王力宏、陶喆,他们的不只能写能唱,而且乐器技巧也很厉害,但是讲到吉他,我想很多人会想到伍佰。
他作为一个摇滚乐队的主唱兼吉他手,他也是主创人,他背着吉他在台上一边奔跑,一边大汗淋漓地唱歌的那个画面,我想应该是注定会留在历史上的。伍佰当然是技巧很好的吉他手,他也有很多我认为是很张狂的,甚至是很炫耀式的弹奏。
但是假如要我去挑一段,我自己最喜欢的伍佰的吉他弹奏的段落,我心里马上会跳出一两首歌,其中一段是来自他1998年的这张专辑,他的台语摇滚专辑《树枝孤鸟》的这首《断肠诗》。
这首歌的吉他独奏,跟伍佰其他那种比较张狂的弹奏方式,完全背道而驰,这段独奏我甚至认为,他是故意要弹得有点儿傻,故意要压抑所有一切的炫耀的冲动。
乐器的表现是整首歌整体有机的一部分,你不需要特别去声嘶力竭地,跳来跳去地说,嘿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不用,你就老老实实地待着,然后一个一个音,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而每个音都咬在你的心坎上。
这是我认为伍佰在这首歌的木吉他的独奏最厉害的地方。所谓的大匠不工,或者说宁拙勿巧,这首歌让我感受到了这样的功力跟火候。
李宗盛:从匠人到艺术家
当你把一门手艺练到炉火纯青的状态,你可能就会从一个匠人的身份,慢慢地变成人家会叫你老师傅,老师傅也许做到某一个境界,你就会进入艺术家的领域。
讲到流行乐坛弹吉他,从创作歌手的身份,又是一个还不错的吉他手,慢慢历练,到最后有了老师傅的火候,而有了艺术家的功力,我马上会想到李宗盛。
李宗盛他这些年,他是不折不扣的老师傅,因为他自己就在做手工木吉他,他是亲自在打磨这些吉他。
这是李宗盛在2015年的世界巡回的实况,他演唱这首他近期特别经典的作品《山丘》,你听听老李的吉他弹奏的火候,绝对不在他演唱的声腔之下。
我自己听李宗盛弹吉他自弹自唱最感动的经验之一,是在他2005年在台北小巨蛋办的演唱会——“理性与感性”。
他把一些他早年,他的青年时代写的歌,用完全不同的编曲方式重新演绎,一样的旋律、一样的歌词,在经过了这些年的历练之后,重新再唱又展现出完全不同的意义跟力量。
比方说早期的这首情歌《你像个孩子》,你听他二十几岁的时候唱,还是带着点儿那种这个青年的火气在那里,有种不甘愿有种无奈。但是到了2005年的这个现场版,你听他弹木吉他的开放和弦,再听他开口唱这首歌,那里面有的是岁月的沧桑跟无奈。
李宗盛《你像个孩子》(理性与感性演唱会)
?
李宗盛在刚刚创办这个吉他作坊的时候,他写下了这几句话:这世界是如此喧哗,让沉默的人显得有点傻,这些人是不能小看的啊,如果你给他一把吉他。
你知道他跟这个乐器是一往情深的,事实上早在李宗盛刚出道时,1986年出版第一张个人专辑《生命中的精灵》,他就已经显露出对这个乐器的在乎。
当年李宗盛就请他的乐队的贝斯手陈荣贵帮忙采谱,把这张专辑的两首歌《开场白》和《生命中的精灵》采成了六线谱,附在专辑的内页,让买了这张唱片,并且有吉他的听众,也可以跟着练,跟着弹。
在乐器的编制上,李宗盛还开始探讨,木吉他有没有可能站出来,跟主唱一起分庭抗礼,共同成为一首歌的主角,这张专辑的开场曲《开场白》,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块红布
木吉他在摇滚乐里面,可以扮演什么样的作用,一直是我特别感兴趣的。那么在中文摇滚的世界里,我听到让我最感动的摇滚式的木吉他,是来自1990年崔健的一首歌,叫作《一块红布》。
这首歌当然毋庸置疑,是中国摇滚史的旷世经典,1990年的《解决》专辑里面的原始版,在我心里面有一个无可取代的特殊的地位,就是因为他开场的,催泪的木吉他。崔健应该是用一把Martin D28的木吉他,在弹这首歌。
这首歌的前奏,是木吉他跟手风琴。手风琴对大陆比较前一辈的听众来说,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乐器,它跟东欧也好,跟苏联民谣的关系也好,是有着丝丝缕缕的血缘关系。
当年老崔在舞台上唱这首歌,他那时候常常穿着宽宽垮垮的军装,把袖子卷起来。而唱到《一块红布》,他就真的拿出一块红布条,把眼睛蒙上,在唱到中间的独奏,他就会拿起小喇叭,开始吹中间的那个小号的独奏。
崔健1992年演唱会《一块红布》
我从来没有机会亲眼目睹那样的画面,但是光是想象,那眼泪都要掉下来。
一块红布
崔健
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
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
你问我看见了什么
我说我看见了幸福
这个感觉真让我舒服
它让我忘掉我没地儿住
你问我还要去何方
我说要上你的路
看不见你也看不见路
我的手也被你攥住
你问我在想什么
我说我要你做主
我感觉你不是铁
却像铁一样的强和烈
我感觉你身上有血
因为你的手是热呼呼
我感觉这不是荒野
却看见这儿的土地已经干裂
我感觉我要喝点水
可你的嘴将我的嘴堵住
我不能走我也不能哭
因为我的身体现在已经干枯
我要永远这样陪伴着你
因为我最知道你的痛苦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
另外一个中国摇滚历史上,我自己特别喜欢的木吉他,是张楚的专辑《孤独的人是可耻的》里蹦出来的声音,先是一个电吉他的回授的声音,然后就是千军万马的木吉他的刷弦,一层一层地打上来。
那给我的震撼,几乎就等于我在中学的时候,第一次认真地听到罗大佑的《诞生》那个前奏的木吉他,然后我听到张楚开口唱歌,他唱的这首歌叫作《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有这么样的歌名的一首歌,它不可能坏。
它的确在现在,过了这么多年,仍然是中国摇滚历史上不可多得的经典。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歌词节选
张楚
请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粮食顺利通过人民
真的不敢想要能够活着升天
只想能够活下去
正确地浪费剩下的时间
这要经验还要时间
眼泪眼屎 意守丹田
我们也只能这样忍受
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
只求保佑活着的人,别的就不用再问
不保佑太阳按时升起,地上有没有什么战争
保佑工人还有农民,小资产阶级,姑娘和民警
升官的升官,离婚的离婚,无所事事的人
请上苍来保佑这些随时可以出卖自己
随时准备感动,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
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
曹操你别怕
现在再回头讲八九十年代的北京摇滚也好,或者魔岩时代的作品也好,都有一种去古已远的感慨了。那么接下来的新的时代,难道就没有足以相提并论的作品吗?
当然不是的,我觉得这个时代的创作能量,并不比任何一个时代来得差。比方说前几年,我深深地迷上一个来自广东海丰的乐队,叫作五条人。
五条人在马世芳的《音乐五四三》
他们2012年的专辑是两片CD装的,这个非常厉害的,野心很大的作品,叫作《一些风景》。
我听这张唱片的时候,特别让我震撼的是,我听到了不插电的乐器,也能够做出朋克摇滚的力量。他们让我联想到一支,我在少年时代认识的来自美国的地下乐队,这个团叫Violent Femmes。
Violent Femmes
我在五条人的作品里,听到了跟这支八十年代的美国地下乐队,声气相通的精神。我不太知道五条人是不是听过这个团,但是我想放一放这支乐队,给你们听听看。
五条人把木吉他的角色扩大,木吉他不再只是单纯地提供帮衬的打底的功夫,他们甚至于把吉他也变成了节奏乐器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吉他的角色,跟鼓的角色是重叠的了。吉他跟鼓一块儿,创造出整首歌可以驱动着前进的最重要的燃料。
整张专辑没有用到贝斯,所以它的低音的部分,整个就是靠鼓跟木吉他去成立的,我认为这张专辑是我所听到的,在中文世界的摇滚专辑里面,把木吉他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的经典。
我特别喜欢这样的音乐展现出来的力量,包括他们用他们的母语海丰话,唱出来的这种,那种无赖腔调。
五条人专辑《一些风景》封面
听到吉他英雄这四个字,比方说流行乐坛,有很多所谓神级的吉他手,或者神级的乐手。我们想到的都是弹电吉他的英雄好汉,我们很少想到弹木吉他的吉他英雄。
木吉他这个乐器,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常常也是比较吃亏的。比方说一个乐队,又有键盘,又有鼓,又有贝斯,又有电吉他,要是还加上管乐跟弦乐,木吉他的声音很容易就被吃掉,就被盖掉了。
但是今天听了这几首歌,我相信你会重新听到,这个乐器的可能性,它不见得要弹得特别炫耀。
所以下次你去看演唱会,记得睁大了眼睛,看看在舞台旁边,那个抱着木吉他的乐手,竖起耳朵仔细听听那个声音,它不见得是最炫耀的乐器,但是它非常重要,它当然值得你给它更多更多的掌声。
(以上内容为节目文本节选,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收看完整节目
▽点击阅读原文/ 扫描二维码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chenteng@imaginist.com.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