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永华:斯人虽逝音容在长天遥祭二月河——写在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一周年之际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哦!!
斯人虽逝音容在长天遥祭二月河
——写在著名作家二月河逝世一周年之际
牛永华
1
2018年12月15日,著名作家二月河驾鹤仙去,中华文坛痛失一级,人们纷纷表示遗憾、惋惜、哀痛……初闻二月河仙逝,是在我赴深圳参加笔会的旅途中,刚一得到这个消息我先是诧异和愕然,继而是痛苦和哀伤,并为不能送先生最后一程而感到深深的愧疚和不安——他就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心底,久久难以释怀……
我与先生的交往虽然说不上渊源深厚,但在有限的交集中,先生却给我带来很大的帮助,使我终生难忘——他是我尊敬的师长,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
一次友人聚会,我和张晓钟、张晓军两位乡贤在一起餐叙,闲谈间,我不经意说了句,想请二位尊长为我正准备出版的拙著《笑咏风华》作序。不曾想,当时二位尊长不仅没有回绝我,而是爽快地答应下来——我知道这包含着二位尊长对晚辈真诚的支持抬爱提携之情。
最后二位尊长商议还是请二月河为我的诗集作序为妥——我知道张氏兄弟跟二月河是至交。
能找二月河——凌解放为著作作序,这是很多作者梦寐以求的愿望,这对我更是可望不可求的奢望。原本我想席间随口说的话过了也就过了,那曾想,稍过一些时日,晓军三叔回乡整修老宅,他专程找到我说:“给解放说好了,这次把你的书稿带过去……”
听了三叔的话我喜出望外。我深知二月河是个大忙人,他是全国人大代表,多个领域的领军人物,更兼具省市的各种社会职务,许多人找他帮忙他都一一回绝了,有人说他架子大,其实他太忙了,这一点我非常理解。
能找二月河为著作作序这是多大的面子!
2
过了大概半个月,晓钟大叔把那份署名为《笑咏风雨不言愁 不负年华咏诗章》并附有二月河亲笔署名和个人简介的序文送到我的面前。当我看到文稿的内容,特别是当我听大叔说,二月河是在公务繁忙,抱恙在身的情况下,花了整整两个晚上看完全部文稿,并完成这篇近两千字序文的时候,心情久久难以平静,内心充满感激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安: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抱恙拨冗,挑灯夜战,凝神静思,挥笔疾书的情景一次次在我面前浮现——先生对晚辈的殷殷期许和对年轻作者的支持、抬爱呵护之情跃然纸上:
“……永华的诗在切切实实地打动着我,我欣然答应为《笑咏风华》作序,这也算是对来自家乡年轻作者的提携和关爱……借此,我希望草根作家,乡土诗人牛永华一如既往,再接再厉,以一个作家的道德良知和社会责任感,为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做出自己的独特贡献……”
正因有着二月河先生为拙作作序,这为我的诗集面世增色不少,后来我的诗集《笑咏风华》能作为正能量励志书籍在深圳主流媒体《深圳特区报》强力推出,并以《诗人是世界的回声》为题刊登在2015年10月23日该报的文化副刊“读与思”栏目,在读者中引起不小的反响——这其中二月河功不可没。
(作者和二月河先生的合影)
3
《笑咏风华》出版后,嗅着那散发浓郁书香气息的书卷,再一次阅读二月河先生那字字珠玑,隽永悠长的序文,此时的我萌生了拜会二月河念头。
2015年年底,在一次聚会中,我对晓钟大叔提到想拜会一下二月河,借新书出版之机向先生讨教一些文学问题,并借此答谢为诗集作序的辛劳。晓钟大叔说,解放最近的日程比较紧,可能没空,过了年又参加全国“两会”,还是在春节期间安排个时间吧。
2016年春节过后的某一天,根据事先约定,我和晓钟大叔一同去拜见二月河。
上午十时许,我和大叔来到了卧龙区委大门值班室,按照惯例,工作人员在与二月河电话确认同意并进行登记后才准予放行。
这期间有一个细节还是给我不小的震动:工作人员看我手里提了一只比较考究的手提箱,赶忙拦住说:“所有的礼品一律不能往里拿——这是先生定的规矩!”语言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当我说明是给先生送的书籍后工作人员才准予放行——幸亏这“规矩”此前二位尊长已经告诉过我,我心里想。
进了区委大院,穿过一条约数十米的窄巷,便来到了二月河的寓所——这是一座普通的二层小楼。推开铁门,进入院内迎接我们的是一位慈祥和蔼的阿姨,阿姨始终笑脸相迎。然而,当阿姨看到我手里的手提箱时一脸严肃地说,“箱里装的什么……先生定的规矩你们不知道……”我急忙解释说,门卫已经检查过了,这是刚出版的书籍。一听说是书籍,阿姨笑着说“那就好,那就好,先生最喜欢看书了!”
又是“规矩”,我心里一直在犯嘀咕。
4
接着,阿姨把我们带到一边厢房的茶室——这是先生接待客人的地方。
甫一进屋,只见一位老者正忙着整理桌上的茶具,准备沏茶——好像刚送走了一拨客人。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只见他中等身材,体态微胖,目光如炬,炯炯有神,面庞微白中透着红润,前额有些稀疏的小平头倒也透出几分干练和儒雅之气,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精神,如果不是一旁紧靠墙根的桌子上堆放的各类药物和保健制品,倒真看不出这是个身患多种重疾的老者。
这就是二月河——凌解放!
二月河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二位老者仿佛是久别重逢,平平常常的一声“大哥”,一声“解放”尽显二人交情,兄弟俩他乡遇故知般握手言欢,嘘寒问暖:从各自的身体状况,到年前年后各自的家庭生活情况……二月河特别提到他和二哥张晓阳(天冠集团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新年过后即将召开的全国“两会”的准备情况……
二月河握着我的手亲切地说“你就是永华,那位草根作家,乡土诗人,听说你在南方可是有些名气!”——他的话好像对我很了解的样子……
交谈中,我始终以凌伯伯相称,当“永华”这个名字不时从他口中说出的时候,我还是感到十分亲切和温暖——这种省去了姓而直呼其名的叫法马上拉近了我们的距离。这里没有任何虚妄的客套和应酬,而有的是长辈对晚辈的爱昵和怜惜——爱屋及乌,我知道这完全是基于晓钟大叔的缘由,此前先生已知道大叔和我的父亲是发小,他也了解了父亲早故后我浪迹异乡一路艰辛的成长经历——先生的呵护抬爱之情溢于言表……
我们谈论的内容非常广泛,从历朝历代的官吏腐败到目前的党风廉政建设;从国家对文艺文化事业的重视到南阳作家队伍青黄不接的现状;从他当初的红学研究到帝王系列落霞三部曲……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二位长者似乎意犹未尽,有说不完的话题,正在这时一个电话打过来,是找二月河的,我示意大叔,时间不早了……
二月河礼送我们出门,临走时他对我说,要想成为有成就的作家,必须要有开放的视野,超前的思维,无畏的胆略,过人的勇气,只有这样才能写出接地气,鼓士气,聚人气,扬正气充满正能量的作品,希望能写出大题材有分量的作品来……
随后的日子里,我和二月河保持着经常性的联系,我也多次通过电话等形式,就一些文学和写作方面的问题向先生请益,先生总是耐心解释,从不厌烦。在文学道路上,在我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先生都给我带来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帮助——对此我点滴在心,终生难忘!
……
斯人虽逝音犹在,长天遥祭二月河……
二月河虽然已离我们远去,但对先生的思念之情却如二月冰开的河水波涛汹涌奔流不息。
二月河是文学大家,但他也是一个有温度的人,一个温情的人。虽然他语言不多,不屑空谈,但他的话常常是意味悠长,发人深思,富有哲理。和二月河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至今记忆犹新,历历在目,他的谆谆教诲时刻在耳旁回响,他对晚辈,对年轻作者的扶持、提携和关爱之情使我终生难忘,而这将会成为我终生的一笔财富,鼓励我一路前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定要牢记先生教诲,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写出接地气,鼓士气,聚人气,扬正气的佳作,为南阳的文化事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我想这才是对先生最好的缅怀和报答!

作者简介:牛永华,笔名:牧青 伏牛逸夫(逸夫)。河南省镇平县枣园镇人。深圳市作家协会会员、深圳市新诗研究会会员、镇平县作家协会常务理事、镇平县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合会副会长、南阳市牛氏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有二百余万字理论文章、文学作品、新闻资讯等在省部级以上报刊和著名文学杂志发表。诗作相继入选《当代实力诗人的崛起》一书和当代诗人精品力作《诗乐园典藏卷》(国际华语诗文联合会)。出版文学杂论专辑《浪涯萍踪》和励志诗集《笑咏风华》等。
总 编:孙宗信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