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云:冬日,抚慰生命的深处

冬日,抚慰生命的深处
文/李晓云
一星雀影,一茎衰草,走在素简的冬日,疏朗的树枝穿过午后阳光,泥土被积雪覆盖,野猫在西风中抖动身躯……
郁达夫说北方的秋天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我说,北国的冬天,冷冽,悠闲,蕴藉,引人思乡,亦能抚慰生命的深处。
冬天,因为寒冷,所以够劲儿。不冷的冬天,总是不够格局的。
提起冬天,就会想起小时候,奇怪的是,无论是老中青哪一代人,人人都会说小时候的冬天才是真正的冬天,冷得透彻,活得清醒。
我犹记得,穿着泛黄的白色运动鞋故意在积雪上“咯吱咯吱”地踩。脚湿透了,脚冻麻了,踩得却越发起劲儿了,那杂乱纷呈的脚印,是给冬天留下的一个个顽皮活泼的生命痕迹吧。在室外,呼一口气,一道白雾萦绕不散,就像神灵吐出的仙气,几个小伙伴比赛,看谁呼出的气够长并且散得慢。又或者,在雪地上选一块儿较平的地域,来回摩擦几次,制成最简易的溜冰场,比赛打滑叉,看谁溜得最长。我记得,我总是最后一名,因为老害怕摔倒,不过即便是倒数,即便冻得耳朵失去了知觉,我每次都玩得饶有兴致。
越是冷得彻骨,越渴望家的温暖。
在没有暖气和羽绒服的时代,红泥小火炉,是最温馨浪漫的境界。
拉严厚厚的棉窗帘,挂上不小心就会粘破手皮的铁门栓,洗净几枚土豆,放到炉灰里。冬夜很长。母亲织着羊毛围巾,父亲烫一壶老酒。或者全家人听刘兰芳女士的《岳飞传》评书,又或许坐在热热的炕头上打扑克牌,也许,只是坐着,闲聊……西北风刮着院子里的老榆树哗哗作响。土豆熟了,黑着脸膛,用笤帚疙瘩的这一头扫去灰,用另一头擦去黑焦的脸皮,扯上几条腌酸白菜,津津有味地吃起来,宛如在享用生平最美好的佳肴。吃完后,有时还会用黑乎乎的手指故意抹在家人们的脸上,打打闹闹,那无忌的喧嚷声与窗外的寒风声构成严冬独特的旋律,彼此消融,又彼此印证,成为生命深处最华丽的记忆。
长大后的冬天,是忙忙碌碌的,也是令人深味的。放假半日,和朋友跑到壶流河水库看鸟窝,聊人生;外出求学,吃一块儿烤红薯,甜腻一个夜晚;骑车下班,爱人站在昏黄灯光下的街口,搓着手,跺着脚,等我回家……一年四季,冬天的记忆总是最明晰,最难忘。
当你离开家乡,尤其是到了四季如春的南国,最难忘的,恐怕是家乡的冬天吧,“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那踩着积雪“咯吱咯吱”的脚步声,那疼惜你的人轻轻捂热你冻红的手时的悸动,那一家人坐在小板凳上吃东西、拉家常的氛围……抚慰了你多少梦境,多少乡愁。
冬天,是农民们休养生息的季节。这次回村探亲,我又见到墙根下晒太阳的人们,他们三五成群,把手揣在袖口里,或坐或圪蹴或站立,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阳光照在他们红彤彤的脸上,残垣上的积雪白得耀眼。春种,秋收,冬藏,农人们想到地窨里丰盛的大白菜、土豆和苹果,便会有十足的安全感,尽管镇上和村里商店的物质已够丰富,但,有的吃,曾经是人们多么基本多么奢侈的理想啊。
听村人说那只灰白色的野猫昨晚冻死了,这件事让我很在意。
冬天啊,何苦这么极致,这么激烈?昆虫们多已香消玉殒,蛇鼠们安静地冬眠,那些野兔野猫还在与寒冷抗争。人呢?当旷野一片荒芜,当树木只剩下疏朗,当冷冽深深刺入骨髓,我们是瑟瑟发抖,退缩抱怨,还是昂首阔步,迎迓冬天?冬天,真是一个试炼人的季节。
街衢上,“呜呜——”,鼓匠们的大号响着,原来正举行一个老人的葬礼。
于是,又想起父亲。他在几年前的一个冬天去世,葬礼那几天,北风呼啸,雪花飘飞,我老是傻傻地担心他冷,直到下葬的时候,看着那棺椁慢慢放在没有风雪的墓中,我的心竟安定了许多,他有了另一个家,无论魂灵如何自由来去,冬天的土地抚慰了他,也抚慰了我的焦虑与牵念。
命运选择在冬天消亡,或许是最合时宜的。所有的不甘与角逐,都将化作一份静穆和庄严。
如今,随着一个又一个暖冬的到来,人们开始怀念那些滴水成冰的年代。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们,穿着含绒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羽绒服,开着有热风的汽车,走进有恒温地暖的房间,冬意似乎只留存在那隔着双层玻璃窗欣赏的几片雪花里了。
然而,冬天毕竟还是深刻有趣的。吃不到炉灰烧熟的土豆,三五好友聚在一起吃火锅却也别有风情。要一碗现炸辣椒油,两盘羊肉,一盘蔬菜大拼,一盘菌类大拼,一边吃得火热,一边聊得起劲,激烈处,只见汗水与眉梢起飞,和缓时,静看华灯下雪毛儿飘飘洒洒。聚会是不能缺少酒的,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来一杯蔚州老窖,或者长城干红,觥筹交错中,人心去除了坚硬的防御壳,变得柔软而真实,仿佛在生命深处,有一个巢穴,空而满。
冬天,需要有足够的信心等待,但绝对不是消极忍耐。
每到冬至,家家户户就要熬冬,以前是熬豆腐,现在是熬骨头,我觉得,这个“熬”,绝不是日子难熬才熬的,而是正如熬骨头一样,需要慢火熬煮的,香气渐渐飘出,直到充盈整个房间。雪莱说,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我想,春天,并不是真正的目标,冬天本身的价值,值得用整个心灵去感悟。从大时空观去看,不是蛰伏,而是一种沉淀,一种思索,一种新生的蓄势和驱动。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两排高大的白杨树把我的视线拉向皑皑的山峦,心灵似乎也变得深缈。冬日,我在这里,不逃避,不躁烦,只用一种平和与从容的态度接纳它的抚慰和赐予,挺好。
作者简介:李晓云,中文系毕业,高级教师。心理咨询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张家口市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诗词协会会员。微信公众号“晓云原创文学”,起点中文网连载长篇《古雨剑正传》。作品曾获中国第三届“七夕杯”爱情作品大奖。
雪绒花原创文学
关于“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启事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又到冬日,又盼雪飘。身处在冬日里,忙碌的你偶尔偷闲,一定有许多与雪、与寒冷、与冬日有关的感触和记忆,雪绒花原创文学特在这初冬莅临之时发起“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的征文活动,具体要求如下:
1、征文要求:
内容不限,无论是写飘扬的雪花,凛冽的寒风、萧条的冬景……只要是与冬日有关的都可。
字数不限。体裁限散文。稿件必须为原创首发,未在其他微信平台上发表过,(纸媒发表不限),杜绝抄袭,文责自负。
2、征文时间:即日起至12月31日结束,来稿随收随发。
3、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来稿请以word或wps文件,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发送百字内个人简介及清晰个人生活照片一张。)
4、征文评奖:此次征文为有奖征文,活动结束后按评奖规则取前三名,给予一定物质奖励。
5、评奖规则:按阅读量+在看量+评论数+投票数四个内容进行评分,满分100,阅读量和投票数各占40分,在看量和评论数各占10分,以各项第一名为满分,作为计分基础,最终取四项总分前三名。征文结束后,所有征文作品进入投票程序进行投票,投票期暂定十天,投票结束后即根据各人得分情况评定名次,颁发奖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
2019年11月24日
雪绒花同题征文集锦:
同题征文1号作品|李志平:冬 日
同题征文2号作品|刘殿红:冬 夜
同题征文3号作品|杨焕荣:一窗风景
同题征文4号作品|金万泉:雪:让我喜让我忧
同题征文5号作品|孙丽君:冬日随想
同题征文6号作品|赵宏岭:那年雪冬明月行
同题征文7号作品|朱秀萍:冬日赏雪
同题征文8号作品||闫立平:冬日拾趣
同题征文9号作品||王宏海:为了忘却的记忆
同题征文10号作品||赵德忠:冬 日
同题征文11号作品||祁亮:北方的冬天
同题征文12号作品||魏春燕:回家的路有多远
同题征文13号作品||康秀莲:冬日
同题征文14号作品||李占萍:哦,冬雪!
同题征文15号作品||马宏:冬日杂谈
同题征文16号作品||徐欢:冬日,你好
同题征文17号作品||周艳琴:雪 藏
同题征文18号作品||周绍明:寒风中我许下一个心愿
同题征文19号作品||董春兰:冬日里的第一场雪
同题征文20号作品||林素:冬 日
同题征文21号作品||殊筠:冬日里的树
同题征文22号作品||任润刚:冬雪飘飘
同题征文23号作品||小汐:感悟冬天
同题征文24号作品||路福:那年冬至特别冷
同题征文25号作品||张海林:冬日遐思
同题征文26号作品|裴瑞英:冬日
同题征文27号作品||宋美英:2019年的第一场雪
同题征文28号作品||王安霞:冷 冬
同题征文29号作品||赵桂峰:冬日(外一 篇)
同题征文30号作品||郝金才:晨 雪
同题征文31号作品||王兰芳:冬天里的青春童话
同题征文32号作品||韩月莉:冬 日
同题征文33号作品||张颖:温情“暖”冬
同题征文34号作品||李凤梅:今冬的第一场雪
同题征文35号作品||程荣:那时冬天格外冷
同题征文36号作品||田金霞:冬日怀想
同题征文37号作品||岳纪维:踏雪探春
同题征文38号作品||王登伍:用舌尖温暖冬天
同题征文39号作品||西山醉翁:我爱你塞北的雪
同题征文40号作品||海礁:冬日暖阳
同题征文41号作品||刘俊强:那年的马兰,那年的冬
同题征文42号作品||马汉洪:开着冰车去外村看电影
同题征文43号作品||陈善云:留住一份冬日温暖的乡愁
同题征文44号作品||张国民:初雪
同题征文45号作品||杨树红:雪暖柔情
同题征文46号作品||王晓飞:冬日遐想
同题征文47号作品||王素梅:相约在冬季
同题征文48号作品||王雪芳:美在冬季
同题征文49号作品||宋根:冬日说冬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原创文学同题诗会
雪绒花原创文学月度感言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张帅|曹森|刘爱军|吴永利|傅北生|醉仙子|陈 晔|白宝|贺宝贵|邵燕云|周绍明|孟燕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email protected]
诗词:[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