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亮:马蜂

来呀!来呀!关注我吧!!

马蜂
陈金亮
马蜂,一个小小的生灵,小时候没少和它们打交道。
马蜂是一个大家族。按体形大小分,我见过的大概有这几种:体形最小的当属土蜂和狗屎吊。它们的体形比蜜蜂还小。这种土蜂不是会酿蜂蜜的土蜂。我说的土蜂是把巢穴建在地下,它不会酿蜜。只会繁殖后代。狗屎吊喜欢把窝建在能避雨的地方。窝成长条形,最大的有四指宽二尺来长,一边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六角形的格子,每个格子里都育有一只幼蜂并只用一次,这个幼蜂从出生到长成需一个月。在老蜂的辛勤喂养下,一个月后会从这里走出去,一旦出去,这个巢会弃之不用。它们会再建新巢并产幼仔,所以它的窝会不断地变长变宽。这两种马蜂蜇住人并不是太疼。
还有一种马蜂叫长腿Iao,它比土蜂大的多,全身金黄,因有六条一寸长的腿而得名。它的窝像个扣着的碗。这种马蜂根据窝的颜色也分两种:一种是白色的,一种是黄绿色的,老人们说这种绿蜂窝是一种中药。这种马蜂毒性大,一旦被蜇,会特别疼,我曾领教过它的威力,一周后还有个玉米籽大的伤口,痒疼痒疼的。
比长腿|ao大的马蜂就是人们谈蜂色变的胡蜂了。
胡蜂全身黑中有黄,呈黑褐色。它们做的窝呈椭圆形,所以我们那里的人称这种马蜂叫葫芦包。葫芦包根据窝的颜色也可分两种:一种是灰白色的,一种是红色的。这种窝是红色的马蜂的毒性更大。
还有一种比胡蜂体形还大的马蜂,也是黄褐色。它们喜欢把窝建在中空的树洞里。因此被人们取名树贤子。这种马蜂毒性更大,但数量不多。最近二十年我没有和它们打过招面了。
马蜂家族中的老大叫地雷子。一听这名字你可想象它有多厉害。它不愧为老大,看体形,四指多长,比成人的一大拇指还粗。看颜色,黑褐色丶黑中加着红条甚是威武。嗡嗡嗡的声音多像一架战斗机的声响,足以让你震撼。
它们把房子建在一米多深的地下或石缝里。如果你站在它的出口处,不但能听到嗡嗡的声音,还能感觉到脚底下有徽微的振动。这种马蜂也是数十年没见过了。
以上这几种马蜂都喜欢群居。一大家子住在一起。还有一种叫黑斗牛的马蜂则喜欢独居。
山里人喜欢用竹子搭个草棚,玉米笼之类的小建筑,这里的竹子便成了黑斗牛建房的首选。它用结实的嘴把竹子咬开一个仅能容身的圆洞,钻进去就在里头安家了。
这种马蜂通身漆黑,和胡蜂差不多大小,但比胡蜂要毒得多。俗话说“黑斗牛,蜇死牛”,绝不是空穴来风。
第一次见证胡蜂的厉害是在七岁那年的秋天。我家房后的山沟里有几棵大柿树,柿子红了,一个个挂在枝头像红灯笼似的十分诱人。
有一天下午,我和我二姐去那里摘菜,来到那棵树下,二姐说停一下,我上树摘几个红柿吃。树上正好有个箩筐大的马蜂窝,我很害怕不让她上树,二姐说不上那个树枝。谁知她上到别的树枝上也惊到马蜂了。只见一群马蜂倾巢而出,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二姐非快从树上哧溜下来,但为时已晚,一群马蜂已追上来了,无论她怎么跑都摆脱不了。我也不知道能为她干点什么,吓跑了。也不知道二姐是怎么逃离那危险的境地,只知道晚上二姐没吃饭,妈妈从二姐的头上找到十八个被蜇的洞。所幸二姐挺过来了。
在后来的几年里,就把捣毁马蜂窝当成一种正义的行为。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石梯沟那一次。
那条沟里被人们开过荒地,很适合放牛。恰好沟底有个石壳(石洞),雨天,我们几个放牛娃经常在里面避雨。
这一年的夏天又去放牛时,却发现马蜂已经捷足先登,在里面筑了个箩筐大的窝。于是我们几个小伙伴就把捣毁它当成一个任务。于是我们就拾来石块,站在远处往石壳里扔石块。无论怎样都伤不到它,就近一点,再近一点,近到连马蜂振翅都看得清清楚楚了。这时有个叫改林的一石头便把马蜂窝的壳砸下来一大半,能清楚地看见里边有五层。我当即可吓跑了,可他们几个不肯走,说是要看个究竟,结果倾巢出动的蜂群把他们都蜇得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哭爹喊娘地回家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没有以前那么狂了。不会主动地捅马蜂窝了。尤其是有一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我在三潭庙沟放牛时,看到有好多熟透的猛子(学名叫覆盆子),就去摘着吃,只顾摘猛子,没注意,只听见嗡嗡嗡的声音,猛一抬头,我的妈呀,一个斗大的葫芦包窝离头顶只有一拃远。所有的马蜂都在振翅,这是向我发出警告:再往前别怪我们不客气!我吓得腿都软了,连忙悄悄地住后退,后退。太悬了,再往前走半步还不知是啥结果。好在它们并没追我。
回想这事,再想想以前的做法,我得出一个结论;马蜂不主动攻击人,是人招惹了它们。从此以后,再也不捅马蜂窝了。
后来当了教师,就反复向我的学生说:对这些小生灵要有敬畏之心,不要去招惹它们,要和它们和平共处。我的学生们很少有被马蜂蜇伤的。
细想想马蜂一生真不容易:一个冬天的严寒,一百只马蜂好了有一只能死里逃生。到四五月份,这只马蜂开始出来生活,它找一个自己觉得合适的地方开始搭窝。它要飞很远的地方去啃树皮,一嘴一嘴噙来,和着自己的唾液把它粘上去。先做五个格,每个格里产一个幼虫,(山里人叫它马蜂儿子。)接下来它要找吃的喂养这五个儿子。两三周时间,它的儿子都长成了。身子笋白,不会动,它就把格子外边的口封住了。儿子在里面由白变黑。两周后,这五个儿子就出世了。
接下来这父子六个又忙碌一个月,又有十几只马蜂出生。窝也做得更大些。
这些马蜂到农历八月达到顶峰。长腿|ao的窝有一个搪瓷碗那么大,胡蜂的窝有大有小,小的有竹篮那么大,我见过最大的一窝马蜂把窝做得有两米高,两个人能合抱住。这种特大号的平生只见过一次。
随着天气变冷,它们都不出来活动,大部分被冻死。只有极个别不知在哪里躲过这一劫,在来年的四五月份又出来活动了。
马蜂是蜜蜂的天敌。养蜜蜂要充分做好防马蜂的工作。除了这一点,其实它还是农民的朋友。它的主要食物是虫子,据报道一亩地的棉花,只要有五六窝长腿Iao马蜂就足以把害虫吃光,不用打农药。
马蜂的特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人们被马蜂蜇,要么是误撞了人家的窝,要么就是有意去捅丶烧人家的窝,难怪人家和你拼命。想想七十年前的抗日战争,不是这样吗?面对小日本的烧杀抢掠,我们不也是全民抗战吗?
我不招惹它们,所以从九○年到九九年十年间,马蜂多次在我家屋檐下筑巢。
我老家的门楼上有个长腿丨ao窝,从一只马蜂发展到一百多只,窝有碗口大。厢房的屋檐下有个狗屎吊,也是窝做到一二尺多长,主房的屋檐下有个胡蜂窝,最后有竹篮大小。我和它们从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闲得无聊时看看它们怎么干活,也是一种乐趣。
油炸马蜂儿子不但吃着味美,而且营养丰富。成了餐桌上的一道名菜,价格不菲。所以自打我记事起,每年的七八月份,总有人去烧葫芦包。总要爆发人蜂大战的事。也总有人付出沉重的代价,不是被蜇得掉下树,就是送了命。但人们为了嘴上的痛快,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依然前赴后继,乐此不疲。
善良的人们,请你们放过小小的马蜂吧!放过所有的野生动物吧!经过今年这场席卷全球的疫情,难道我们还不应该警醒吗?
作者简介:陈金亮 男,生于1954年,镇平县高丘镇黑虎庙人,1972年毕业于村办初中,1978年9月参加工作,2014年退休,小学高级教师,2016年返聘在黑虎庙小学教学。
总 编:孙宗信曹向辉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
马龙珠 梁铁牛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来稿要求:
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
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