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晗:忆写诗的日子

忆写诗的日子文/王晗
小时候,最崇拜的就是那些诗人,细细揣摩那些整齐的诗句,一看便是一整天。我的童年几乎是与诗相伴的。这可能是我日后喜欢写诗的重要因素之一吧。
那时候最喜欢的诗是古诗。喜欢它的押韵美,也喜欢它的意境绵长。儿时总感觉,一首诗就像一次旅行,读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时,我仿佛看到了波澜壮阔的瀑布一泻千里的情景;读到“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我又好似来到了秀丽的江南水乡;读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圆”时,我感觉自己正领悟着雄浑的大漠风光。诗里有李白的少年轻狂,有杜甫的仕途不顺,还有苏轼月夜对家人的思念。那时候我,曾执意地认为,有诗就有了全世界。
后来,我开始写诗。说来可笑,不懂那些平平仄仄的押韵,却去固执的追求颔联、颈联的对仗工整。那时的诗,多少花残月缺的伤感,或是月下花前的男女情长。写的多了,就感觉没什么意思了。原因很现实,多半都是因为自己感觉良好而格律不正规,诗刊不接受。于是,在试卷上一次次地出现红叉叉,我渐渐罢了笔。
那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再写诗。诗似乎是被遗忘在了漫漫人生路上。再次拾笔,写的已经成了现代诗。
写古诗的那些时候,心里很是瞧不起现代诗的,觉得它们没有古诗的对称美,诗句长短不齐,也不押韵,就连意境也抵不上古诗的半分。心中很是不喜。直到一次偶然,书店赠送了我一本《林徽因诗集》。于是,我便随手翻看了几页。我发现–我被现代诗深深的吸引了,原来现代的诗歌也一样可以美。当我读到“催一阵急雨,抹一天云霞,月亮”时,整个人都恍如站在了九霄天边,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幻化的轮回。
渐渐的,我了解了现代诗的形式格律, 它是文坛上的一颗新星,它并不拘泥于格式,更多的是情感的外露,或对景色的直白描写,清新而又不失意境。
至此,现代诗推开了我生活的另一扇大门。它更适合生活。感慨些苦恼忙碌,景色风情,既不做作,又不深奥,更容易打动生活。那以后,我的现代诗渐渐多了起来,内容不再是歌颂卿卿我我的爱情,而是抒发生活的如意不如意。当丢去了那些华丽的词藻,整首诗都显得那般朴素自然。正如李白说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颇有些返璞归真的意味。
这大概才是真正的诗词吧,不需要你刻意的去寻找某一种意境,而是真实的写出现在所处的生活,这种感情更直接更真挚,连笔下的文字也多了几分饱满细腻。每一笔画都是顺从自己的内心,连心也就会温和上几分。写诗的过程是一种享受,读诗的心情是一种怅惘,这便是时光流逝带来的感慨吧!光阴不负我,我不负岁月。往后余生,诗会伴我长长久久,直到生命的尽头。
作者简介:王晗,05后的小萝莉,在诗词中看风花雪月,在散文中捕清新自然。喜欢在生活中写文字,在文字中观生活。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苏立敏|赵合|何凤山|苏正南|徐欢|王路梅|周绍明|解成宝|王胜|李连贵|张瑞|闫志梅|闫宪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