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宪:雪,你见过开花吗

雪,你见过开花吗
——郭振萍散文《又见雪花开》赏读
文/闫宪
雪会开花吗?这个问题对于生活在南方的人想来是一个问题,会说不会,但在北方的人会说会,否则就不叫雪花儿。其实雪花儿与雪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常说的雪看是在什么季节下,是秋末冬初的雪?还是冬天的雪?更可追溯到春天的雪,在坝上偶有六月飞雪。片片雪花飞舞的场景很美,那是在与气温相对下下的雪。而真正的雪花儿不会在寒冷的冬天下,那时的雪不会开花,狂风呼啸而过,只有雪没有花,抽打在脸上生疼生疼,与我们僵硬的身体协调同步。雪与雪花儿两者的差别就在于雪花儿是雪形成后降落的过程中融化再凝固形成的。也就是先有雪,再有雪花儿。雪是凝华形成,雪花儿是融化凝固形成。国际水文协会所属的国际雪冰委员会把大气固态降水分为十种:雪片、星形雪花、柱状雪晶、针状雪晶、多枝状雪晶、轴状雪晶、不规则雪晶、霰、冰粒和雹。前面的七种统称为雪。为什么后面三种不能叫做雪呢?原来由气态的水汽变成固态的水有两个过程,一个是水汽先变成水,然后水再凝结成冰晶;还有一种是水汽不经过水,直接变成冰晶,这种过程叫做水的凝华。所以说雪是天空中的水汽经凝华而来的固态降水。雪花儿发生在冬季,湿空气流在空中遇到寒流会瞬间结晶,那就成了雪花儿。
此时大家知道什么叫雪花儿了。郭振萍散文《又见雪花开》讲述了什么样的故事呢?首先是作者生活在有雪的地方,而且每年可以一半的时间见到雪,与雪是有感情的。其次是可直接参与雪落和雪花儿开的过程。在这篇作品中,作者开门就把雪来约会的时间定义下来。那就是“又逢寒风萧萧的隆冬季节”,有了时间,那就该有地点,那就是“虽然久居坝上但每次见到雪花儿都如与久违的亲人相遇”。冬天的坝上是一个特殊的地理位置。坝,是拦截水的建筑物,或者河工险要处巩固堤防的建筑物。坝在蒙语中是山岭的意思,蒙古人以山为坝,它不同于我们所理解的大坝、堤坝。郭振萍说的坝,是指高原和平原的过渡地带。海拔一般在1300-1600米。到达坝头所处的位置,海拔高度已超过了1600米,这里山高谷深,是连接坝上坝下地区的天然通道,北边是开阔而平坦的内蒙古高原,人称坝上,南面是与坝上落差很大的丘陵谷地,即为坝下。作者的所写的坝正是这个坝。所以我们读郭振萍的散文不需要去急,而是要随着文字的不断更新去深入了解作者对坝上雪和雪花儿的故事。这就是人与自然现象的感情。
在郭振萍的散文中雪花儿是可爱的,值得爱的。“灿烂开放的雪花儿没有夏日的闪电霹雳般的冲动,也没有瓢泼大雨倾盆般的浮燥。”这是温柔的雪花儿,体贴入微的雪花儿,不是那种白毛风吹破天的雪花儿。更不是那种狂暴如青春男女稳不住自己情绪的雪花儿。其实在坝上这种雪花儿很少,雪的性情大多都如那些骑烈马喝烈酒吼二人台的汉子,有情有义,有骄狂,有深爱。
《又见雪花开》那必须是冬了,“冬,就这样着一身素衣缓缓款款而来,没有了繁华”。冬天在坝上草原是一个特殊存在的地方,这里的气候与任何一个地方不同,坝上草原属大陆季风高原气候,冬季漫长,不同于夏季繁花似锦、水草丰茂、“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繁盛之景,而是呈现出一种“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场景。作者说她“喜欢冬天,期待着雪花儿飞舞的时节。”作者写到这里,也正如我们一样期待着雪花儿的到来,仰首望天,举起冻成红萝卜般的双手,去让雪花儿亲吻,感悟那种温馨的浪漫。更想坐在窗前,对着贴着雪花儿剪纸的窗花向外张望,耳边听着音箱里播放的班德瑞的《初雪》,双手捧一杯雪花儿煮烹的清茶,品梦幻色彩境界的滋味。那正是“天籁之音伴随着雪花簌簌落下,仿佛隔绝了尘世的浮躁与喧嚣,只剩下纯净、洁白的世界”。
雪花儿真的如约般的开了,开在了《又见雪花开》里。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大雪覆盖了整个坝上草原的春华秋实,踩在柔软的雪地上,依然能感受到雪层底下土地柔软的呼吸。“山峰,河谷,森林,草地都覆盖着白雪,静谧,纯净到没有一丝丝杂质,眼睛里的美丽和心底的一份欢喜让万树银花一束束的悄悄绽放”,“喜欢雪、最初是挥洒童年的回忆”,“一颗不泯的童心大概就是上苍的恩赐吧”。“就这样一个理由”,“对于坝上人来说,冬天会很冷”,“有雪花就会有你想要的生活,诗意和情趣兼会出现在这个冬天里“,“雪花下的炊烟袅袅,雪花下的红灯摇曳”,“一定还有冰雪美若诗画的故事”。作者运用了立体的语言文字,一步步的雕塑出雪花儿的面目,一层层的让读者身临其境的感受到雪花儿真的开了,开了的雪花好美,好美,美的就是从天而降的天仙。使我们更加坚定一种与其共舞的欲望,“就心生出无数的词语,于雪,于冰,于景,于词”,“看着它一点点化成记忆”。
在《又见雪花开》的那种迷人的魅力后,作者没有忘记这样的美景不可一个人独享,应与朋友一起拥有。正如“好友说、草原的冬季是适合求爱的,因为一句我爱你会随着你的深情呼吸一瞬间冰冻在草原里,纯真,纯粹,纯洁的爱恋在时光的冬季里凝聚演绎”。其实是不用演绎的,坝上人对雪和雪花儿的感情就是“随着雪花的轻轻问候和让你感知。不知远方的你是否会来感受草原爱情的告白和爱意”。这种告白的爱情是雪花人生的大爱,真爱,奉献之爱,体贴之爱,共同拥有之爱。“如同蒙古族善良伟大的额吉一样,母亲的无私,她的善良,她的纯洁,她的豁达和善解人意”之爱。
雪花儿开了,开在了坝上草原的冬天。“雪花洁净了草原,也让尘封已久的人们心情得到升华,那凡尘中的不快和失意,纷争中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悲悲喜喜都随着雪花儿的落下心境也释然了”。雪花儿落下了,那是一种成熟。落下的雪花儿会枯萎,会凋谢,会渗入大地,而后再次涅槃重生,那就是春天了。“经过一个个多变的季节和晨钟暮鼓的岁月“,“面对这又一个雪花翩翩起舞之季,我们又一次感受到了生命中的丝丝美丽和人生的价值”。因为有雪,因为有雪花的开放,“让感受冬天的人们不再责怪它的冷酷和肆啮,因为冬天不仅仅是一种意境,一种感觉,还是一种生命的抗衡和诠释”。我想,这才是作者写《又见雪花开》的目的。
读这篇《又见雪花开》的散文,不但读出了雪与雪花儿开放的那种释放,那种给予,还有那种拟人化的品格。作者将我们到过没有到过,见过没有见过的草原上的雪花儿展现给我们,从而达到一种效果,那就是爱生活,爱自然,爱家园。与自然共存共荣,接受自然给予我们的馈赠,珍惜我们生活的美好时光,把握好每一次前进的机会,收获未来。“因为这个世界不管做什么,“”雪花依然落下,””雪花上面趴着阳光”,“让你甘愿彻底臣服于它”。
雪花儿在这秋高气爽的时候已在做着自己的准备了,那么我们就不要负了雪花儿的美丽,更不要错过读《又见雪花开》这篇散文,雪花儿与文字引着我们在冬天的坝上草原里赏一场雪花儿舞蹈的表演,还有郭振萍为你准备的坝上草原人的豪爽,质朴,热情,坦荡,厚道,善良,无私,无畏,无惧的品格。
雪会开花,你见过吗?我见过,郭振萍见过,而且不是一次,我们会再次与郭振萍一起看到雪花儿开,因此时冬天又将来了。
2020.09.28.悟世斋
作者简介:闫宪,系中国田汉研究会会员,中国田汉戏剧委员会委员,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张家口市作家协会理事,张家口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张家口市诗词协会理事。己公开发表出版小说、诗歌,诗词,散文,散文诗、儿歌,文学评论、戏剧剧本,歌词等文学作品达三百多万字。并先后获得国家,省,市级文学,文艺,文化大奖五十多次。曾荣获:张家口市民委,地区行署,市委,市政府,军分区先进个人。河北省人民政府“民族团结进步模范”,河北省委、河北省人民政府、河北省军区“拥军工作先进个人”。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民族团结进步模范奖章”,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称号”,建国七十周年纪念章等。
雪绒花原创文学专题 :
雪绒花文学阅读感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一)
雪绒花文学同题诗会专辑(二)
雪绒花原创季同题散文《冬日》征文作品
雪绒花原创文学作家推荐:
王殿君|闫立平|孟燕|闫宪|芳草|郭振萍|洋浴海|赵宏岭|邵燕云 |史玉凤|刘少均|张帅|王胜|周绍明
投稿要求:小说、散文限5000字内,优秀稿件可以适当放宽;诗歌要求一次投稿3-5首(或50行)以上;稿件必须原创首发,杜绝抄袭,文责自负。能提供与诗文内容相契合的配图者优先选用;文章请用word或wps文档,以正文+附件的形式发送;图片或照片请用JPG的格式单独以附件的形式发送,同时,请发100字以内的作者简介及个人清晰生活照片一张。投稿请一律按要求格式发到投稿邮箱,同时请加主编微信号(验证时须加注实名并注明“投稿者”字样),微信仅用于发送文章链接,不闲聊,不接受投稿。
微信公众号:xrhycwx
主编微信号:hlys2016
投 稿 邮 箱:
小说散文:xrhycwx@163.com
诗词:xrhycwxsc@163.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