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入股,150亿融资都不够烧!这家即将IPO新能源车,会是下一个特斯拉?

中国基金报记者 凌云
10天前,中国的蔚来汽车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上市招股书;与此同时,太平洋彼岸的特斯拉却在计划以420美/股的价格私有化。
八年前,马斯克带着特斯拉,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带着易车,成功登陆美股市场。八年后,几乎相同的时间,李斌带着蔚来汽车又来上市了,而马斯克却开启了一场退市大逃亡。
与马斯克相似的人生轨迹
如果一切顺利,这将是李斌亲手打造的第三家上市公司。此前的两家,分别是2010年在美上市的易车网和2017年在港上市的易鑫集团。
很多人都把李斌称为马斯克的“门徒”,因为蔚来汽车一步步走来,总让人看到特斯拉过往的足迹。快速融资、小批量产、上市筹资……连李斌自己也说,“特斯拉打开了一扇门,蔚来要走完它。”
不仅如此,马斯克和李斌,在人生经历上也有几分相似:少年离家读书,中期进行互联网创业,最后都走上了互联网造车之路。
马斯克生于南非,幼时爱好读书,后就读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在入斯坦福读博深造时辍学,转而创业。李斌出生在安徽太湖大别山区,一个太湖县几乎最边远的山村,山里条件艰苦,李斌努力读书进入北大,后来也走上创业之路。
在20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浪潮下,马斯克创立了网络公司Zip2,李斌成立了南极科技,后与几个北大的师兄创立易车网,这是国内最早的汽车电商。
2000年,由互联网泡沫破灭引起的美国股市崩盘,给了李斌的易车网沉重一击,几年后易车网的境况才开始好转;但马斯克却在泡沫顶峰时卖掉了公司,完成套现及财富积累,此后马斯克开始了艰难的“特斯拉之路”。
2010年6月,马斯克一路跌跌撞撞,将还未大规模量产的特斯拉带进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并获得了戴姆勒和丰田各自5000万美元的融资。此前,特斯拉共进行过5轮融资,融资总金额约1.5亿美元。巧合的是,5个月之后,李斌也带着易车网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
3年融资超百亿,明星机构云集
敲钟过后,特斯拉走向了世界,李斌则选择了一条看似不同寻常却又让人觉得熟悉的路——互联网造车。
2014年11月,李斌注册了上海蔚来科技有限公司;次年,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成立。造车很烧钱,怎么办呢?融资。
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在2016年通过前两轮股权融资筹得22.63亿元;2017年,蔚来再通过股权四轮融资一共募资122.26亿元,合18.477亿美元,也就是说股权融资金额总计144.89亿元。
而蔚来汽车的股东阵容可也说是相当华丽了。招股书披露,创始人李斌持股17.2%,腾讯持股15.2%,高瓴资本持股7.5%,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持股1.7%,蔚来北美CEO Padmasree Warrior持股1.4%。机构投资者除了腾讯和高瓴资本外,还有京东、顺为资本、红杉中国、淡马锡、百度、IDG等多家知名机构。
在2016年2月底蔚来推出对标法拉利LaFerrari、迈凯伦P1、保时捷918等老牌超级跑车、造价120万美元/辆的EP9时,首批限量6台,分别由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小米创始人雷军,腾讯创始人马化腾,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和李想、李斌认购。
一轮又一轮资本进场,特斯拉用了5年时间,而蔚来只用了3年时间。乘风而起的蔚来汽车,扩张速度比起当年的特斯拉,有过之而无不及。
融资不够烧,两年半亏损超百亿
然而蔚来汽车这百亿融资的速度,似乎仍然赶不上造车烧钱的速度。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6月,蔚来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0、4599.1万元,2018年才开始产生收入。
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36亿元、-49.85亿元、-33.10亿元,每年净亏损呈逐年扩大之势。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为:-22.02亿元、-45.75亿元、-36.35亿元,现金流的情况仍在继续恶化,不容乐观。过去连续两年没有收入,两年半合计亏损金额达到108.31亿元。照此趋势,如果仅依靠融来的那144.89亿元,蔚来汽车的日常运营也就还能支撑半年。招股书的显示与此推测相当,截至2018年6月30日,蔚来总资产为103亿元,其中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为44.23亿元。
蔚来汽车面临量产困境
与特斯拉一样,蔚来也陷入了“量产”的困境。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7月31日,蔚来汽车交付了481辆ES8,总计拥有超过1.7万个订单,其中大约12000个订单交付了5000元定金。在确认生产之前,用户还需要交付4万元不可退回的“大定”定金。在5-7月,蔚来分别拿到了1401辆、3186辆、4989辆ES8的大定。
ES8是蔚来在2017年12月发布的一款高性能智能电动7座SUV,定位中端电动车,是蔚来真正想推向消费市场的车型。采用“饥饿式”营销,限量1万辆,创始版补贴前售价54.8万元,基准版补贴前售价44.8万元。车主可享受终身免费质保、终身免费车联网服务、终身免费异地加电、终身免费道路救援等4项服务。
上半年,蔚来汽车销售收入4440万元,以44.8万元售价计交付数量不足百辆。如果说截至7月已交付481辆,那么7月又交付了不到400辆。
对于交付困难,李斌解释是由于其预定制的销售模式与传统铺货制不同,预定制是先预定,后产车。在4月北京国际车展上,李斌曾表示,到9月底完成量产万辆,以当前进度来看,可能性几乎为0。
如果量产的承诺不能实现,那么即使现在上市,蔚来又如何说服投资者呢?
自创立以来,蔚来就深深打下了互联网烙印,利用的是所谓互联网思维下的打法——先营销再造车,比如用赛车提升品牌调性和曝光率,首批EP9车型共6辆车只供应给投资人和创始人,用户下单全部通过网上预订……
但投资者并不只会用脚投票,毕竟美国二级市场的风风雨雨让老前辈马斯克都扛不住了,现在特斯拉要从故事里回到现实,而李斌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