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干得漂亮!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论语·里仁》篇
大家好,我是张蜗牛。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是天津人,老婆是一名医护人员,同时我也有不少医务人员朋友,也有在疫情一线奋战的医护朋友,所以对疫情期间的天津,还是了解一些的。
然而,天津是一座神奇的城市。疫情以来,先有河南硬核治理、有山东掏空家底式援助等等等等;后有“我们欠某某城市一个热搜”,综上所述都值得学习和敬佩。唯独天津,这个以相声著称的地方,却突然异常低调。
接下来这篇文章,就看看这座城市都干了些什么,发生了什么,是学渣还是学霸。
1.1月19日,一位60岁女性出现发热情况,当日立即被收治入院隔离,经诊断,已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天津首例感染者。此时,距离武汉封城还有4天的时间。我的媒体人朋友“三哥”,是一名在武汉工作的天津人,在封城之前,他接到了两个来自家乡的劝说电话,他说:其实在封城之前,我准备回家过年的。但是接到了老家(天津)村委会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开会决定了,“不建议”让我回家过年。又过了一会,又接到电话说镇派出所决定了,“不建议”我回去。我说要是回去咋办?他们说回去的话,先“抓”起来给我隔离了,找个“号儿房”啥的,关上十天半个月的再放出来。我心说我这要是回家,一下子就算是“蹲拘留”了。最终他决定在武汉过年,上述言辞中不免有些用词不当,但仍难掩住出口就是“相声”的幽默感。想必,我的这位朋友并不是孤例,他是许多有同样经历的人的缩影。这种在武汉封城前就电话通知“不建议回津”的动作,以至于为今后防止疫情扩散起了不小的作用。提前预警、防范,使得疫情早期的结果就是:浅色的天津,被深红色包围。武汉封城后,1月28日,天津第一个启动战时机制。这一天,天津市卫生健康委二级巡视员王增田,因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严重失职失责,被问责,给予政务撤职处分。这一天,天津累计确诊病例为:24例。不可谓不严格。三天后,有位日本官员负责撤侨工作时,因工作不力,自杀身亡。此举在网络上引起一时轰动。要知道,天津与其他省市相比,疫情并不最严重的情况下,是第一个做出对较高级别官员进行问责的城市,谁不行就撤掉谁。(虽然和自杀这种事不能相提并论,但确实比日本官员的自杀谢罪早上三天)同时,在积极应对疫情中,全市的小区、村庄,纷纷行动起来了。虽然一些村落和小区的宣传上没有河南那般硬核,但看到天津某村的通知后,真是忍不住笑出声。“相声”基因看来是抹也抹不掉的。2月3日这天,天津某村庄在禁止外来人员和车辆走亲访友的通知中,还加上了:“包括本村姑奶奶”(已嫁到村外的本村女子)。一句话,到位了。同一天,天津宣布,再备3座“小汤山”,提升接诊能力,床位达2130张。当时全国似乎除湖北之外,很少有四座“小汤山”的城市。然而,此时的天津累计确诊病例为:60例。介揍似未雨绸缪。正所谓,兵未到,粮草先行。2.这座城市的特别之处,还在于不让英雄们盲目牺牲。天津海河医院在非典时期立下了汗马功劳,也是这次抗击疫情的指定医院,确诊病人都会送到这家医院进行治疗。恰巧,我朋友KK的老婆LL,恰巧是这家医院的护士。在天津出现首例确诊病人后,自然是要冲上去的,并穿上了隔离衣。
蜗牛志 独家发布这时候,距大年三十还有5天。春节来临,和朋友LL一样奋战在一线的所有医护人员都错过了2020年的除夕团圆饭。他们在这天面对的不是餐桌上的饺子,而是患者和病毒。除夕夜休息时间,LL想儿子,便拨通了视频电话,屏幕前的儿子很少见到这个戴着口罩的妈妈,但仍然很开心。此时LL的眼圈是红的,不知是累的,还是想孩子时的湿润。
蜗牛志 独家发布儿子除了看不到妈妈的脸,也看不到全身。或许是LL不想让孩子看到。因为,脱下最外层隔离衣时,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或许她不希望儿子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母爱的伟大在于细节、润物细无声)
蜗牛志 独家发布这便是现实中,最真实的医务人员。2月3日,大年初十,LL被要求回家休息(休整)。他们一家终于可以坐在一起吃上一顿团圆饭了,虽然是迟来的团圆。好友KK在朋友圈说“今天我们家团圆啦,我们家今天过年啦”。看到这,我是泪奔的。大年初十,他们家在过年。
蜗牛志 独家发布有人会问,你说这些和这篇文章有什么关系吗?当然有!要知道,疫情以来,病倒、累倒在防疫工作中的医护人员、警察、志愿者们不在少数。科学防治,不只是科学的治疗。还包括科学的管理医务人员,一线战士们需要休息,需要合理的规划时间,而不是让他们24小时连轴转,直到病倒、累倒,这样反而造成效率的下降。在这方面,天津早在2月初就已经做到了,让医务人员得以休息、休整、喘息。毕竟,我们不需要英雄牺牲。我们需要他们凯旋归来。我们需要英雄们活着。3.其实,天津还有一件令人拍手称奇的事,但却少为人知。不仅低调,而且办事的速度让一些媒体都没跟上。被称为“魔鬼邮轮”的钻石公主号,截至2月23日,邮轮上至少有691人被感染,其中有3人去世。具体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就不再提了。但在此之前,同样有一艘游轮上出现疑似,但被迅速妥善处理了。却少有人知,在人民日报1月28日02版右下角处的不起眼处,有一则相关新闻:《天津多部门启动应急预案,有序处理游客发热事件——3700位邮轮乘客的24小时》邮轮:歌诗达赛琳娜号停靠地:天津
前方高能!
1月20日:“歌诗达号”满载3706名游客和1100名船员,从天津国际邮轮母港出发至日本,23日停靠在日本佐世保港。不料,在返回天津途中,邮轮上出现了15人发热情况。1月24日:天津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接到“紧急报告”。1月25日:凌晨1点左右,天津指挥部发出指令:“歌诗达号”停驻锚地暂不进港,并立即组织专家和医务人员登船采样。凌晨3点,派出18名工作人员来到邮轮母港,为登船取样检测做准备。与此同时,滨海新区做出了“双预案”:第一,紧急调度了54辆大巴车提供接送服务,目的是为做好游客下船的准备;第二,一旦确认疫情,做好全船人员隔离准备,包括调派护卫艇补给生活用品。凌晨5点半:确认了有17名发热游客和船员。随后,登船的工作人员对17名发热游客和船员进行采样。此时在船外,有护航船只,如果解除疫情,可迅速护航邮轮进港。早晨7点左右,一架直升机飞来,观察邮轮及周边海面情况,并判断情况良好,可以执行空中接力送样。10点15分:直升机再次巡视后,飞向临近的货船甲板,等待指令。10点45分:直升机第三次升空,三分钟后抵达“歌诗达号”处,降落在甲板上,17分检测样本在黄色标本箱内,以悬吊方式缓缓升空,飞向海岸。12点左右:检测样本送达天津市疾控中心。15点左右:17分样本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20点30分左右:游客开始有序下船。22点30分之后,3706名游客全部下船。游客分别有被被旅行社安排接走的,有乘坐先前调集的大巴车离开的,还有被家人朋友接走。其中,有35名湖北籍游客因疫情影响无法返乡,由相关部门安置到招待所,并每天早上检测体温。1月26日零点15分,天津官方宣布“歌诗达赛琳娜号”邮轮紧急处置工作全部结束。疫情解除!此时,距天津指挥部发出指令,不到24小时。不幸的是,天津市滨海新区政协副主席单玉厚,在这24小时生死时速的工作中,因劳累过度牺牲,倒下了,享年58岁。平心而论,天津该不该上热搜,该不该被忽略或遗忘?
真的是太低调了,低调的讷于言而敏于行。
写在最后:天津从初期的紧急科学防疫、24小时处理邮轮、问责工作不利官员、民间配合防疫,之后,从2月21日的累计确诊病例135例至今,已有5天零感染。同时,截至发稿前,天津已派出13批医疗队赴湖北支援。此外,在解决疫情大后方的情况下,还有许多预备队伍,随时准备奔赴湖北。蜗牛的老婆也早就递交了”请战书“,时刻准备着。
PS:没有疫苗、特效药的时候,治理能力是唯一可以依仗的防疫力量。看到微博上有网友说,什么是高智商政府,特点是能够有效针对治理问题,根据问题的快速时变,而迅速调整对策、技术和机制工具的组合使用策略。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白居易
天津做到了。
内容转载自:蜗牛志,作者是天津人老编辑”张三四“。
你离天津的距离,只差一个公众号
加入天津人自个儿的微信圈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
商业合作微信请加:tiehua555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疫情期间,天津一美女给老公做饭,惨不忍睹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